中国文化中的“邪“到底是何方神圣?谁是最大的今邪?

作者:农家苦  于 2019-4-3 08: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水磨坊|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6评论

关键词:说邪, 匡正, 力挺汉字, 锄奸

在人类文明发展史上,有一个常识却被长期忽略了,即没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远远长于有文字记载的历史。后者最长不过几千年,半万年,而前者却长达数百万年。以此估算,文明史占整个人类发展史的份量,不到0.5%。

在漫长的无文字历史发展进程中,老祖宗是靠什么来传递信息、交流思想、表达感情的呢?当然是靠语言,靠声音,靠口耳相传,来完成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交流。语言的历史,几乎与人类的存在历史一样长。是人都要说话,有人的地方就有说话声。文盲,不等于话盲;不识字,不等于不会说话。

有文字的语言,讲究的是约定俗成。而没有文字的说话,尊重的是神定天成。

大家试着想象一下,在没有文字的时代,“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后面,会是神马东西?皇上他说的是什么?聆听的人没有纸笔,没有文字可供记录,他又是靠什么来记住皇上的话的?

我猜想,上古还没有皇帝的时候,甚至还没有部落首领的时候,可能就是靠圣人来传播天道的;民众都是按天道行事,大道盛行于天下。正体字圣人的“聖”,口+耳+壬,意思是“圣人自己用口说出,别人用耳听取,听说完毕,大家一起敬拜上天,表明我说你听的内容自天而来,我口说的正,你耳听的正”。所以,一开始圣人凡事亲力亲为,中间不用传话人。

三皇五帝的帝,皇帝的帝,《说文》:“帝,谛也。王天下之号。从二弟声。”二,古文“上”字。所以,“帝”乃是至高无上的意思。谛,指真谛、真理。最早就是指圣人口中所说的话。

到了后来,民众增多了,事情变繁了,圣人靠一个人不能有效地传播天道了,于是,他就开始征召传话的大臣。从此,传话或传道的准确性便成了大问题。

那时,圣人为了表达对大道、真理或真谛的谨慎戒惧,一是少说、不常说话,尊口少开,大音希声,敏于行而讷于言;二是讲究说话艺术,尽量选用诗化的语言形式,押韵顺口,形象生动,言简意赅,便于记忆和传诵。

如果说,在圣人(帝王)与百姓之间传话的官员(官,管好下达君意和上传民意的两张口,早期的官员都与口,与说话有关),都能把圣人的诗化语言准确无误地下传给百姓,同时又把民众想要上告圣人的心声,准确无误地上达给君王,那么,圣人所传的大道、公道,也就完完全全地留在了民心里面,公道自在人心,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另一方面,圣人传道的形式,也正是民间歌谣的形式,上下统一,和睦谐顺。后来有了文字,官府的政令,常常以顺口溜、打油诗或简短口号等形式出现;诗经时代周天子派人到民间去采集歌谣,以此来了解民间疾苦。这其实都是没有文字时代流传下来的祖宗遗风。

然而,负责上传下达的官员,如果记忆力不好,心术不正,上传下达错了,造成上下不和谐,甚至对立,那他就是邪恶、奸邪和邪佞之人,罪大恶极。中华文化中的一个十分重要的概念——“邪”,原来竟是从此事发端。

由于中国人自古就有祛邪、避邪的文化传统和民间习俗,甚至死了都要在墓室里安放镇墓兽来避邪,现如今,“邪”也不知道被驱赶到哪里去了,就连“邪”字的原字都弄丢了,搞不清“琊、斜、邪、耶、徐、也”中,哪一个才是“邪”字的本尊。

所以,要找回“邪”的真实身份,诠释“邪”的原始定义,简直比关亡招魂还难。幸亏我受了天启,从无字句的上古“想当然”,察今知古,终于找出了“邪”字的本字。

邪,牙+阝。其中,牙,不是牙齿的“牙”。《释文》:“牙,郑读为互。”古牙、互通用(都是鱼部韵)。宋.陆佃《坤雅卷五.释兽.豕》云“‘牙’者,所以畜豮豕之杙也。今东齐海岱之间以杙系豕,谓之‘牙’……畜贤之道,如牿之驻童牛、牙之系豮豕。”

也就是说,邪字中的“牙”,原来是互相的“互”之意。互,指杙,读yì,小木桩。牙互为套在小猪脖子上的箍,海岱地区青州方言把脖子、胳膊、腿上围绕一圈的皮肤纹路叫“牙腰纹”,读音:ya-you(腰纹连读为you),正是从“由牙为互”演变而来。

由此意推知,邪,耳朵被塞进了小木桩,或者两耳被弯曲的木箍给套住了,耳坠上被戴上了耳环等,从而影响到听力,造成偏听,导致王政昏暗不明。

没有文字的时代,口耳相传非常重要,耳朵的功能和修为也十分受人重视,所以,在当时的人们看来,记性就是耳性,没有耳性,就是没有记性。

中国当官的为什么都喜欢听话的下属?中国的父母为什么不停地嘱告儿女要听话?小情侣之间,女孩子为什么总喜欢揪着男朋友的耳朵,责骂他不听话?说到底,这些都是中华古风犹存、古韵还在的例证。

经纪人古称牙子、牙郎、牙侩、牙商、牙行,也是“取牙为互”的原义。可见,“邪”与耳朵,与听觉,与传话有关。听错了原话,又胡乱地篡改原话,并且刻意地挑拨说者和听者之间的矛盾,这就是“邪”的本义。

耶,左右两耳不一样,互相说who are you,听来的和说出去的不是同一内容。在没有文字凭据的时代,耳朵乱了,嘴巴就会跟着乱,心思意念都会大乱。所以。“耶”是“邪”的另一种写法,意思与“邪”相同。

因为没有文字,所以,说者要言为心声,一定要“诚”(说真话);听者呢?则是要“信”,对别人所说的话,一定要信以为真。一言九鼎,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都是那时的古朴民风。

文字流行以后,特别是大道不存,礼崩乐坏以后,巧言令色者众多,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所以,孔子就号召人们要“听其言,观其行”了,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再也恢复不起来了,有文字都还要玩文字游戏哩。

上古没有文字之时,天为古,古为故。古老上人(古人)口中所传讲的大道、天道,都是正道。正,古文是“二”下一“止”,二,古文指上,指天。止,足也。止于天,定于一尊,就是正道。反正为邪,所以,“邪”是“正”的对立面,“邪”,也是一个与“道”相反的义理存在。

由于“正”就是“道”,“道”就叫“是”、叫“yes”,所以,邪不压正,正己正人,悟道得道,永远不犯错,那是很难做到的,因为事无常理,理无常是。尽管有正点、正面和正体的说法,但实际上“正点”只有一秒,稍纵即逝,一偏则邪。所以,“居正”的时候少,“偏斜”的方面多。衍生开来讲,“邪”的范畴几乎到了“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境地。

你看,歪理邪说;歪门邪道;邪教;邪念;中医讲“风邪致病,内生五邪”;道教中避邪的名堂最多,最滑稽。每有科仪法事,则点灯立镜,照妖辟邪,号称“明灯照出千年鬼,业镜照出万年邪”。简直笑死人。

中国人说我从来不信邪。那意思就是,在中国人的生活中,邪的成份太多了,需要祛避的“邪煞”也太多了,债多不愁,虱多不痒,邪多不惧。

在汉字创制方面,也有一个常识被长期忽略了,那就是汉字的形音义是华夏上古没有文字时代先民生活的真实写照,而不是造字者忽发奇想杜撰出来的。换句话说,汉字把上古时代神定的事物名声,神说的语言,百姓抱朴守道的生活方式,都完整地记录了下来。即使是甲骨文,其声符所发的音也是古音。所以,在对待文字创制这件事上,老天和鬼神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淮南子.本经训》:昔者仓颉作书,而天雨粟,鬼夜哭。伯益作井,而龙登玄云,神栖昆仑,能愈多而德愈薄矣。故周鼎著倕,使衔其指,以明大巧之不可为也。

后世书法家和文字学者,都把其中的“天雨粟,鬼夜哭”,说成是汉字创制“惊天地,泣鬼神”的荣耀依据了。殊不知,“天雨粟”是上天的态度,“鬼夜哭”则是鬼神的态度;“惊天地”是一回事,“泣鬼神”是另一回事。两者不能等同看待,更不能“偏意”理解。《淮南子》里这段宣扬的是大巧不可为,但汉字的创制,绝对不是人造大巧,而是受命于天,传神传道。

粟,去皮后称“小米”,是宋代以前中国北方人的主食。汉字的创制完成后,上天下雨落下谷子,天上掉下粮食,怎能说是惩罚呢?显然是奖励嘛。鬼神乃是天地间的小神小祇,它们哭泣是惧怕与沮丧,因为有了汉字的传声作用,上古神定的正声、正义和正道,就会中古、近古地永远延续下去,震慑它们。

汉字有避邪的功能;世界上其他古老文字都灭亡了,唯有汉字还在发扬光大;你能悟出汉字的这两个异禀来,你自然就能颠覆刘安、李煜等人的浅薄认知。

我一再强调,汉字最神奇的地方是她的声音系统(声指原发,音指模拟)。一字一音,不连不混,字正而腔圆(字正实际上是声正)。

.戴侗《六书故.六书通释》:“夫文生于声者也,有声而后形之于文,义与声俱立,非生于文也”,“夫文字之用,莫博于谐声,莫变于假借,因文以求义而不知因声而求义,吾未见其能尽文字之情也”。

后世学人,为了达到“字义明则贯通群籍,理无不明”的古今学问融通境界,都把“因声求义”当作训诂的最有效途径;遵循这一途径的学人成就也最大。

如果我们把没有文字的时代称为“盛世”,而把有文字的时代称为“衰世”,那么,汉字的创制绝对不是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汉字与众不同,其创制也与众不同。她是在大道将隐,盛世不再时,由天下统一的君王或圣人,组织专职官员,按照天意突击创制出来的,目的是为了传扬天声和大道,记录神州上古的生活方式。结绳记事,其实与汉字的创制,没有直接的关系。汉字与古埃及和苏美尔的象形文字,最大的不同即在于此。创制早的,反而代表罪恶;而创制晚的,却负有神圣使命。

那些认为没有文字,即没有文明的史观,在中国就是“科邪”、“史邪”,根本讲不通。汉字比古埃及的圣书字和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晚,不代表华夏文明比他们落后,更不能证明汉字是模仿和抄袭了他们的象形文字。

那些认为中国人的祖先是从非洲闯关东漫游到中国,中华文明是外来文明的奇谈怪论,无疑是中国最大的“今邪”、“考古妖邪”、“文化奸邪”。


天雨粟,鬼夜哭,思念漫太古(我们有些文化学者,还真不如阿信有见识)


参考文献:大畜“豮豕之牙”是指去势之猪的牙齿吗?(文:李守力)

 

2019.4.2

1

高兴

感动

同情
2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1 回复 qxw66 2019-4-3 08:49
不行了,这么长,老眼昏花的。。。东邪!
3 回复 农家苦 2019-4-3 08:53
qxw66: 不行了,这么长,老眼昏花的。。。东邪!
     这篇很容易让人中邪
1 回复 农家苦 2019-4-3 08:56
建议你每次只看一段,这样就不累了。因为我看了很多资料,想了很久,所以,一下子不可能明白我想说的意思。
2 回复 qxw66 2019-4-3 09:11
农家苦:       这篇很容易让人中邪
偶免了。。。太长,不忍淬读   不能寥寥几句说清楚吗
2 回复 农家苦 2019-4-3 09:20
qxw66: 偶免了。。。太长,不忍淬读    不能寥寥几句说清楚吗
看来大帅也喜欢口耳相传。把电话给我,几句话就说清楚了
3 回复 qxw66 2019-4-3 09:57
农家苦: 看来大帅也喜欢口耳相传。把电话给我,几句话就说清楚了
suan了。。。以后有时间慢慢拜读
1 回复 mali50 2019-4-3 12:26
比较深奥。农兄钻研精神可贵。
2 回复 农家苦 2019-4-3 12:30
mali50: 比较深奥。农兄钻研精神可贵。
我是想用正道颠覆邪道。
1 回复 它乡异客 2019-4-3 18:39
正邪观,在国家形成前距今约十至二三万年的旧石器时代中、晚期,远古社会由原始人群阶段进入母系氏族社会就以形成了。由于原始人对自然认知甚少如自然现象(灾害)、流行疾病、生死等,因而产生恐惧谓之“魔”、“邪”。最早可追溯到距今18000年前,北京山顶洞人在埋葬死者时就已知道在尸体上撒赤铁矿粉来“驱魔辟邪”了。
2 回复 秦臻 2019-4-3 20:16
农兄知识了得,佩服!我得反复看几遍。
2 回复 农家苦 2019-4-3 21:16
它乡异客: 正邪观,在国家形成前距今约十至二三万年的旧石器时代中、晚期,远古社会由原始人群阶段进入母系氏族社会就以形成了。由于原始人对自然认知甚少如自然现象(灾害
异老好。口耳相传是没有文字时代的传统,讲的人诚实,听的人确信,所以,流传下来的东西都是真实的。自宋以降,经典考证都是从文字小学入手,从因声求义释疑。

人文有人文的传统,学习人文应尊重研究人文的方法,不能太依赖、太相信科学方法。事实上,自从学界用科学方法考证历史以来,真相不但没有找到,反而增添了假象,制造了乱象。

DNA适用于个体、活体,对整体和死尸并不适用,而且科学早已被铜臭污染,一切都是为了赚钱。它想称霸所有的学科,正象美国人想称霸全球。碳14的误差动辄万年,数万年,相信它有什么意义呢?

复旦那个生命科学研究机构,近年尝试用基因科学来“重温”历史,“关怀”人类,弄出了很多幺蛾子,扰乱视听。就因为他们打着科学的王旗,没有人敢对他们说不。朱大可、王东岳之流,都是受了这些科技虫的蛊惑,瞎掰出很多奇谈怪论,欺世盗名。
1 回复 农家苦 2019-4-3 21:18
秦臻: 农兄知识了得,佩服!我得反复看几遍。
秦兄过奖。有些是以前学过的,有些是最近才感悟出的。我给你在留言板的号码你看见没有?有人想找你合作做自媒体节目。
2 回复 秦臻 2019-4-3 23:00
拉倒吧 我上班时忙里偷闲个一小时四十分钟的写点浅薄文字,做自媒体 我可不行。代我谢过他们。
2 回复 农家苦 2019-4-3 23:18
秦臻: 拉倒吧 我上班时忙里偷闲个一小时四十分钟的写点浅薄文字,做自媒体 我可不行。代我谢过他们。
别可惜了天赐形象。谋生是个低级游戏,别花太多时间为资本家干活。我告诉她们。
3 回复 秦臻 2019-4-4 00:01
农家苦: 别可惜了天赐形象。谋生是个低级游戏,别花太多时间为资本家干活。我告诉她们。
行,我明天就跟老板说辞职。 玩点高级的
4 回复 农家苦 2019-4-4 00:15
秦臻: 行,我明天就跟老板说辞职。 玩点高级的
要得,玩点高级的,开心最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农家苦最受欢迎的博文
  1. 房事以满足女方为主的爷们,笃定早衰 [2018/06]
  2. 当心了,有儿子的移民家长! [2016/10]
  3. 海归回国发展,最好别去山东! [2016/02]
  4. 春游之乐:白泥河捞鱼“大家拿” [2018/05]
  5. 为什么中国人到西方后全变丑了? [2016/08]
  6. 中共将亡于无人,亡于绝嗣 [2018/06]
  7. 习近平将带领中国全面进入“折腾时代” [2017/11]
  8. 你知道海外华人的“十大哭”吗? [2016/12]
  9. 长得好,不怕穿棉袄 [2016/12]
  10. 草原风情(1)——按摩店里的破胆故事 [2017/11]
  11. 十九大后,郭文贵将组建郭家军,杀奔中南海 [2017/10]
  12. 真滑稽,世界上现有六个中国 [2017/04]
  13. 男女交欢,到底是交“器”还是交“气”? [2019/03]
  14. 草原风情(2)——浪漫不用玫瑰,代之以999口炒锅 [2017/11]
  15. 如果中国用这一招,美国将会死的毫无痛感 [2018/09]
  16. 中日结盟,才会让美国精英一夜白头 [2018/09]
  17. 为什么共产党塑造不出良好的中国女人形象? [2017/12]
  18. 习近平的“临门一脚”功夫为什么那么差? [2018/12]
  19. 倒习政变闹剧,一定是美国人编排的 [2018/07]
  20. 戏言莫当真,对中共到底该如何清算? [2017/06]
  21. 中共翘辫子后,中国该叫什么国号? [2017/06]
  22. 世界的下一场革命,一定是武松革命 [2018/09]
  23. 为什么美国一定会放弃民主,走回独裁? [2018/03]
  24. 中共何不顺水推舟,用孟美人与美国“和亲”? [2019/01]
  25. 我的小三,她们都在忙啥? [2016/12]
  26. 统一强大的高丽,对中国更有利 [2018/03]
  27. 生活啊你算老几?修理说,我是你爹 [2017/12]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4-23 07: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