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知识分子的价值

作者:CQ1203  于 2015-12-14 02: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3评论

关键词:知识分子, 价值

        这几天,我在看许纪霖先生的《中国知识分子十论》。
       据他介绍知识分子一词其实最早出现在十九世纪的俄国。当时,俄国社会里有一批本属于上流社会却接受西方教育的人。他们对比西方,观察俄国的专制制度时便深觉不满。“这样一批与主流社会有着疏离感、具有强烈的批判精神、特别是道德批判意识的群体,当时就被称为知识分子。”  
       第二个来源是法国。1894年法国发生了一起著名的德雷福斯事件。德雷福斯上尉由于犹太人的关系遭受诬陷,这引起了包括左拉、雨果等文人的义愤,为德雷福斯辩护。后来,这些批判社会不正义的人士就被他们的敌对者蔑视地称之为“知识分子”。
       我上网查了查,近年在中国推出了一个公共知识分子概念,其标准有三:1.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2.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3.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
       所以,知识分子就应该是接受过较高的教育,并带有一定的批判精神和批判意识的一个群体。
       从区分社会来看,社会可以分为:1.上层社会,2.中层社会,3.底层社会。
       从资产层面来区分:1.富裕,2.中产,3.贫困。
       那么,知识分子怎么着都属于中间那一部分。
       上层社会富裕阶级他们总是利益的受益者。底层社会贫困百姓那就是永远的被动的受剥削和受压迫者,而且他们连如何保护自己的权益都不知道。
      于是,中间阶层的知识分子的作用就尤其显为重要了,他们就要代表着良知、正义和真理,并且为这些的价值而呼吁和干预社会,为底层的老百姓反抗压迫和剥削而进行呼吁和呐喊就变成理所当然了。
   
   一、知识分子与政治权力
   政治权力削弱的时候,知识分子的力量就强;国家政权非常强的时候,知识分子就会变成了很无奈。
   如果知识分子依附于政治权力,依附于政治意识形态,就会丧失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就会产生思想上的浮躁空虚,丧失了批判精神和批判意识。
  如果知识分子不满足于自己研究的狭小领域,想以自己的学识,对社会施加影响,改变社会不合理与不公平的现状。那知识分子的这种行为就会把自己推到极端危险的境地。
         
          二、知识分子与商业经济
       知识分子必须是“为了思想,而不是靠思想而生活的人。”
       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关系是很明显地可以证明到这一点:流亡英国伦敦的马克思一家经常以面包和土豆充饥,过着贫困的生活时,恩格斯就抛开了弃商的念头,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并取得了成功。这样做,为的是能在物质上帮助马克思,从而使朋友的《资本论》得以出版。 
         知识分子一旦与商业经济联系在一起,思想上求真、善、美的力度不足,过多地出现作秀、唱高调、煽情这种追逐时髦的现象,其背后就直接影响了其文章的论点、论据和逻辑思维的严密性,那种优美的词汇,华丽的修辞,是很会吸引别人的眼球的。可其表达的思想灵魂,就很容易出现苍白和空洞无力,自然地结论就会是海市蜃楼般的美丽泡沫,既漂亮又容易破灭。
             
          三、知识分子与底层百姓
        现今的中国底层百姓几乎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特别是农村那一块。毫不夸张地说到了遍地是问题的地步。
       底层老百姓是弱势群体,不仅要得到关注,还要得到特别的帮助,他们是最无助的一群人,而且人口的数量又极其的庞大,他们不知道怎样保护自己,更不知道如何去维权,去争取更大的权益。
       当知识分子依附于政治权力时,他们会得到好的回报,同样,当知识分子与商业经济挂上钩后,就会产生经济效益。何况去帮助底层老百姓不仅不会得到好的回报,也不会产生经济效益,相反可能还会把自己推到危险的境地。
       权衡利弊,有思想的知识分子能留几个下来去关心底层的老百姓,那是微乎其微呀,底层的百姓被遗忘了。
       当知识分子在思考如何能依附于政治权力、依附于政治意识形态的时候,怎能具有批判的精神?同样,当知识分子在思考如何趋附于利益集团、在思考如何帮自己能让自己的知识转变成经济效益最大化的时候,怎会具有批判的意识?
       知识分子彻底的麻木了,这样的社会,问题还是问题。知识分子失去了作用,那其真正的价值也就不复存在了。
                
         四、 知识分子与时代潮流
        知识分子对时代潮流是敏感的,甚至还会比时代领先一步,他们会意识到时代将有可能会有大的变化。

   比尔·盖茨在公司规模日益庞大、员工人数近2万的时候,他却因为“只有不到一半的时间用来思考技术,微软也变得越来越官僚化”而萌生了退意。

   2000年初宣布辞去CEO一职,2006年6月表示将在两年内逐步退出公司的日常事务管理,2008年卸任执行董事长,连“人”带“钱”全部投入自己成立的慈善基金会。

       前后耗时超过8年、为继任者铺路、全心投入新事业,他步步为营、不急不躁,也使得继任者史蒂夫·鲍尔默可以平稳地接过微软的棒子,将日常管理的实权尽数收入囊中。

       思想领域何尝不是要这样的速度来更新换代。老抱着陈腐的、陈旧的、没有新意的陈词滥调,不进行推陈出新,而只是墨守成规,到底是推动社会的进步,还是在继续误导社会?

       条条大路通罗马,守着特定时期、特定阶段、特定环境的思想,这种固步自封,谁知道这样的坚持和坚守能有多大的意义?

      在这速度时代的今天,当知识分子的思想跟不上时代的节拍的时候,他们的思想是引导前行的步伐,还是在拖着前行的后腿?那就很值得深思的问题。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3 个评论)

1 回复 淡淡的米兰 2015-12-14 10:14
中国知识分子是负重前行的一个群体,民众寄希望于成为公众良心,执政者寄希望于成为维持政权之知识工具,而他们自己却是最无可奈何的一个群体!守良知,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不守良知充其量不过是摇旗呐喊的工具,维持独立的人格尚且艰难,更难以形成合力引导社会前行,社会转型时期的中国知识分子现状复杂又多元~
1 回复 CQ1203 2015-12-14 11:33
谢谢!我想过你的问题。我想表达的是:中国知识分子是中国素质最高的一群人,他们现在不觉醒,还要等到何时?
1 回复 淡淡的米兰 2015-12-14 15:11
CQ1203: 谢谢!我想过你的问题。我想表达的是:中国知识分子是中国素质最高的一群人,他们现在不觉醒,还要等到何时?
我明白你的忧患。但是你想过吗,如果沉睡可能名利双收,最起码可以保平安,要是醒来睁开眼睛,或许随时需要付出代价。今日之中国物欲横流,思想禁锢远超改革开放初期,人们信仰缺失,处于这样大环境中,知识分子自身价值观也在变化,这个群体明显缺失上下求索全心全意为国家为民族的胸怀~
1 回复 CQ1203 2015-12-14 23:59
淡淡的米兰: 我明白你的忧患。但是你想过吗,如果沉睡可能名利双收,最起码可以保平安,要是醒来睁开眼睛,或许随时需要付出代价。今日之中国物欲横流,思想禁锢远超改革开放
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去唤醒这一群人的苏醒。我们有有利的条件,我们可以发声、呼吁、呐喊。当然,改革要从那些不太敏感的问题开始。在体制内,慢慢开始。我的个人观点。
1 回复 淡淡的米兰 2015-12-15 03:19
CQ1203: 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去唤醒这一群人的苏醒。我们有有利的条件,我们可以发声、呼吁、呐喊。当然,改革要从那些不太敏感的问题开始。在体制内,慢慢开始。我的个
绝对支持!
对于我们来说,没有别的更好办法,唯有发声、呼吁,希望有一天社会整体自醒~
1 回复 borninheaven 2015-12-16 02:04
当今社会,那“知识分子”一说该淘汰了。知识普及了,只是人的相信不同,利益关系不同而已。
1 回复 CQ1203 2015-12-21 12:09
borninheaven: 当今社会,那“知识分子”一说该淘汰了。知识普及了,只是人的相信不同,利益关系不同而已。
谢谢!
1 回复 whyuask 2015-12-25 03:23
在一个群体意志普遍拒绝普世价值的国度,要从人文和思辨上说点什么也难有基础。在中国当知识分子太难。
1 回复 CQ1203 2015-12-25 12:06
whyuask: 在一个群体意志普遍拒绝普世价值的国度,要从人文和思辨上说点什么也难有基础。在中国当知识分子太难。
你说得对,可中国知识分子是中国素质最高的一群人,他们不觉醒,还能指望谁哪?
1 回复 whyuask 2015-12-25 14:32
CQ1203: 你说得对,可中国知识分子是中国素质最高的一群人,他们不觉醒,还能指望谁哪?
我的意思是说在中国当一个知识分子想传播思辨太难,比如柴静
1 回复 CQ1203 2015-12-25 14:45
whyuask: 我的意思是说在中国当一个知识分子想传播思辨太难,比如柴静
谢谢,我知道您的意思。敏感的大问题要避开,在体制内开始不敏感的问题。象经济改革初期一样。当然政治改革大的问题,知识分子别碰,那是搞政治的人的事。您说柴静的事,是不是指雾霾的问题?如果是,有关改革与环境的问题,挺敏感的问题。我个人的看法。欢迎探讨!
1 回复 whyuask 2015-12-25 15:22
CQ1203: 谢谢,我知道您的意思。敏感的大问题要避开,在体制内开始不敏感的问题。象经济改革初期一样。当然政治改革大的问题,知识分子别碰,那是搞政治的人的事。您说柴
其实呢,比如象柴静谈雾霾,最让人心累的阻碍并非来自政治或官方(因为官府现在对太多事疲于奔命),反而是民间一些头脑不清又自作聪明的人,让人哭笑不得。
1 回复 CQ1203 2015-12-26 00:24
whyuask: 其实呢,比如象柴静谈雾霾,最让人心累的阻碍并非来自政治或官方(因为官府现在对太多事疲于奔命),反而是民间一些头脑不清又自作聪明的人,让人哭笑不得。
谢谢您!对柴静谈雾霾,她的文章我还没有看过,只是听了报道。具体的更不清楚。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6 17: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