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是非

作者:苏小白  于 2015-11-9 12:0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说是非

 

 

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

提笔念此,不禁哑然失笑。这“说是非”的文章,还能做么?忽然又忆起一个掌故:“寺中塑三教像,先儒,次释,后道。道士见之,即移老君于中。僧见,便移释尼于中。士见,乃移孔子于中。三圣自相谓曰:‘我们原是好好的,却被这些人搬来搬去搬坏了。’”于是,便更有些踌躇。

 

然而,人类社会原本就是一个大的是非圈。

身处其中者,没有能够真正摆脱掉是非,也没有能够牢牢把握着是非观的。伟人毛先生曾经大手一挥,斗倒多少他认为“大非”之人呐。孰料,在他身后却也遭受民间奚落。笔者就曾见一笑话,道:“董存瑞死了,董存瑞的母亲在台上做报告:‘存瑞是我的好儿子,也是毛主席的好儿子’。毛主席听罢猛吸了一口烟,低下头问周恩来:‘长征时我们路过她们村了吗?’”《红楼梦》中到栊翠庵带发修行的妙玉,多么高洁一女子,还被我们这些评者嘲为身在槛内心向红尘呢;即使遁世若白云先生,抑或是烟波钓叟者,身前身后也都没能逃脱世人的讪笑哩。

 

所以,在一定意义上,人这一生,无论是谁,大部分时间便是在是是非非之间销磨掉。

是非,是人间魔咒。人的痛苦、无奈与挣扎,大多起缘于此。朱元璋曾有一联:“双手劈开生死路,一刀割断是非根”,虽然是写给阉猪户的,但也从侧面反映出,是非之根乃为生殖器也。这不奇怪的。脑袋是产生思想的,生殖器是产生情感的。情感影响人的思想,思想反过来支配人的情感。是与非的看法,起缘于情感,归拢于思想。有什么样的情感,一定会有什么样的思想,也一定有与之相配的是非观。初级的是非观,便是情感;高级的是非观,一定是思想。

 

一部二十四史,要我看,实乃一部是非争斗史。

是非话语权,则永远为王者拼抢。撑控是与非的标准,也即掌握了权杖。摸准是与非的趋向,也即参透历史发展的方向。大是大非,在世俗社会,是断断含糊不得的。那么,在人间闹世,什么才是、哪个为非呢?民心!得民心者,是;失民心者,非。所以,民心实为千古英雄之共争。项羽何其勇猛,诛义帝,失民心,落败自刎于乌江;庆之何其文弱,抚土卒,得军心,攻城略地气吞万里如虎。一朝一代的民意民心,即为此朝此代的发展方向。顺之则昌,逆之则亡。然而历史上也不乏屑小之人,违民心、背民意,得一时之势,落千古骂名。比较典型的如赵高,混淆是非,颠倒黑白。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设验,持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言马,以阿顺赵高;或言鹿者。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后群臣皆畏高。”高利用手中的权力,依借群小的奉维,己言为是,人言为非,到头来终身死人手。可见在红尘世间,民心不能欺,是非不可违。

 

然而,当下人竟将是非判断误作力量对比,将力量强弱误为权势名头。

因此是非判断,多听信于人,而少酝酿于心。出门处事为人,在家生活学习,要不听权大人的,要不听钱大人的,要不就听那些所谓专家学者的,迷信当道,惟命是从。中国人爱好将人管着,喜欢将安全与幸福缴给别人。男人找份稳定工作,女人找个可靠老公,就踏实;若男人自主创业,哪怕再有钱也觉不安,若女人没个好丈夫,即便很优秀也感自卑。乌乌攘攘,叽叽喳喳,看似热闹,其实性情行为若一个模子刻划出来。这种性情作风,反映在生活上,是因循守旧,墨守成规;反映在文学上,是期刊文章,百人一面;反映在官场上,是惟惟诺诺,畏畏缩缩。

何也?个性得不到施展,人性倍受压抑使然。小时候,父母的话,才是;上学后,老师的话,得听;长大了,领导的话,才对。长此以往,明明是的,人家说非,便跟着叫非;明明非的,别人说是,便跟着是了。是非观,一直在别人手中口中,浑不自信,也不敢自信,只小小心心看人脸儿,胆胆怯怯听人声儿,战战惊惊过日子了。所以,中国人外表温和,内心狂野者多;中国事一管就死,一放就乱者多;中国情一爱就恨,一亲就伤者多。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17 16: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