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趣味

作者:苏小白  于 2015-11-15 10:3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1评论

说趣味

 

 

其实每个人都有趣味。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便是趣味各异。在饮食上,川人爱辣、杭人嗜甜、豫人喝汤、秦人吃面,各有偏好,无可厚非;在穿戴上,南人著丝、北人穿棉、国人唐装、洋人西服,各有钟情,也是自然。农家俗语:“五根手指头伸出来还不一般齐”呢,做人或做文的趣味,何必非要整齐划一?

 

当然,一个时代会有一个时代的“主流趣味”。

比若美人,汉唐以天足为美,明清以小脚为秀;比若衣裳,宋代男子著罗衫,元朝男人穿比甲;比若颜色,满清皇帝著黄袍,共和国旗是红色,各个不同,自有倚重。不同的趣味,反映出不同的价值观。不同价值观,造就不同的社会。汉唐女人,天足来去,所受禁忌便少,女人可自由恋爱,也可入朝做官,妇女地位相对较高;明清女人缠上小脚,行动就不便,拘束严紧,养在深宅,地位自然可叹。宋男子穿著罗衫,自是风流儒雅,所以宋时文章诗词与书画艺术便发展得好;元代男人穿上皮比甲,长于骑马射箭,自然威武勇猛,因此元人崇武力、善征战。满清以黄色为尊贵,是因黄为土,土在五行居中,因此封建社会是中央集权制;当下以红为国旗,烈士血染成,工农当家作主人。

 

常言说:“闻香识女人”。

不同的女人,趣味不一,当然喜欢的香气就不同;而不同的香气,就会有不一样的女子。喜欢富贵的女人,爱热闹,喜交际,牡丹花香是她爱。清雅的女子,喜欢莲,一股清气在心田,出没的就不俗。其实,男子何尝不也如此?爱酒肉香的,一定是名利之辈;爱笔墨香的,一定是清雅之流。趣味不同,人定各异。成语:“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脾气与趣味使然。鲁迅有话:“焦大是不爱林妹妹”的,也是这意思。农家妇女笑言:“狗皮袜子没反正”可见“臭味相投”的厉害。趣味,反映在人生上,是不同的作派;反映在文学上,是不同的流派;反映在政治上,是不同的党派。不一样的趣味,一定会有不一样的处事风格。雷厉风行者,趣味在豪气上,看不得那些婆婆妈妈;辗转思虑者,趣味在缜密上,看不得那些马马虎虎。不一样的趣味,定会有不一样的文学。柳永偎红依翠,词句就婉约;东坡惊涛骇浪,词章就豪放。“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直见李白飘逸;“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可想杜甫沉郁。不一样的趣味,便有不一样嗜好;不一样的嗜好,便有不一样志向;不一样志向的人聚集在一起,便形成不一样的党派。大社会,就是小案板,油盐醬醋茶,五味杂陈。“治大国如烹小鲜”,此言信然。

 

一个成熟的社会,与性格健全的人,定是要容得下不同趣味的。

反之,便不成熟或者叫偏执。偏执社会如十年浩劫的文革时期,坚决消灭“资产阶级的低级趣味”,割尽资本主义尾巴,“不爱红妆爱武装”、“全国上下一盘棋”,将社会与社会中的人,单一化,甚至要做到模糊性别起来,危害是有目共睹的。一个性格偏执的人,比如尼采,最后发了疯;比如梵高,割下耳朵并自杀,虽然留下了哲学与艺术,但也不能不说是惨痛。真正的和谐社会,与和谐人,一定是人间至美。不是么?庄子是和谐的,看得惯万物,与万物共生,便得逍遥自在。与大自然和谐共处,不破坏自然,便得自然庇护;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中国古代的杞人忧天,决不是一个浅简的笑话!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0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6-4-27 06:11
哲学上的东西,很难说清。总体我是很同意你的观点。但事物好像总是在两极之间摇摆。从和谐,到中庸,到激烈,又反回去。周而复始。历史如此、经济如此、社会如此。可以期望,却不由人控制。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3:3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