脂砚原来是玉妹

作者:苏小白  于 2015-11-17 04:5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读红琐记|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2评论

脂砚原来是玉妹

 

周汝昌先生曾做过一篇研红文章,《脂砚即湘云》。

引动先生做出上述推断的,首先是两条脂批。其一是,“余亦知不觉泪之意,但不能说出。”;其二是,“。。。。。。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今而后惟造化主再造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先生据以上二条脂批,推论出批书人为一女性,当是不错的。

 

随后,先生又依据另一条脂批——“风姐点戏,脂砚执笔,今知者聊聊(廖廖),悲夫”,来推出该女批书人,应是当日在席的女眷。那么,她该是谁呢?先生进行了以下三层次的寻求——

“黛、钗二人,在曹雪芹原著中皆不寿早亡,能悼芹者只有一个可能,即是湘云。一也。

十多条记载证明:原著中结局是宝玉与湘云历经劫难,复得重逢,结为夫妇——正相吻合。二也。

批语中独于贾母谈到幼时家中也有一个如藕香榭竹阁,曾失路落水,即便批注云:在此书以前,已似早有一部《十二钗》的一般了,余则将它补出,岂不又添一部新书!这话大有意趣——贾母幼时即史家姑娘,为史家旧事前尘而补写一部如同《石头记》、《金陵十二钗》式书,除了史家的姑娘史湘云,还有哪个会萌生此想呢?湘云后来诗社中号“枕霞旧友”,就是说贾母幼时史家有此阁名叫“枕霞阁”的缘故。三也。”——于是,先生得出脂砚即湘云的结论了。

 

但这位女性批书人,脂砚,果真会是书中人物史湘云吗?

分两步讨论。

第一步:须首先表明的是,我们肯定周汝昌先生关于脂砚是一女性,且是参加宝钗生日酒戏的贾府女眷,这一论断。

 

第二步:脂砚并非史湘云。原因如下:

1、“风姐点戏,脂砚执笔,今知者聊聊,悲夫”这条脂批,出现在第二十二回书。据书中交待,当时参加宝钗生日宴席的“并无一个外客,只有薛姨妈、史湘云、宝钗是客,馀者皆是自己人。”(注意,此时黛玉并非在场,只是后来将宝玉叫了去的。)因为是宝钗生日,当然要宝姑娘先点戏,其次才是风姐点。风姐点戏,是尽“地主”之谊,执笔者当然不会是“客”。而此刻,史湘云是列为“客”席上的,说是她来执笔,断断是错的。之于,先生所言及“悼芹者只有一个可能,即是湘云。”更是谬误。因为悼芹者,并非独独雪芹之妻妾,也可以是其叔侄姊妹的。虽说批书人是一女性,不可能是叔侄,也还是有其姊妹的。再者,贾母之旧事,也完全不会独湘云一人知晓,贾母那么多孙女,也该知的。因此,周先生上边“一也。二也。三也。”可以说,都并不能说明湘云是脂砚的。倒是根据“一也”,可以推出,脂砚绝非湘云来了。

 

2、甲戌本第十三回书开头在“一日倘或乐极悲生,若应了那句树倒猢狲散的俗语”句上,有朱笔脂批云:“‘树倒猢狲散’之语,全(今)犹在耳,曲(屈)指三十五年矣。伤哉,宁不恸杀!”这一句“树倒猢狲散”正说明此批书人,当是曹家后代。因为,据《隋村先生遗集》卷六《病中杂赋》云:“楝子花开满院香,幽魂夜夜楝亭旁。廿年树倒西堂闭,不待西州泪万行。曹楝亭公时拈佛语对客云:‘树倒猢狲散。’今犹斯言,车轮腹转。”可知,此俗语,也只有曹家后人牢牢记取的了。之于,湘云即便后来当了宝玉媳妇,随笔便能批出曹家祖上的话,相较曹家后人来言,与情与理,还是有点牵强吧。

 

3、若湘云真是脂砚斋,作为一个女性,在诸多书中批湘云的句子里,最其码来言,该有些拘谨,至少不该会大言不惭地去夸自己身材如何凸凹、如何美,如何多才吧。可是,凡这样的批语,在整部书中,比比皆是。比如第四十九回书中,有描写湘云的身材的句子道:“越显得蜂腰猿背,鹤势螂形!”这里有一条脂批——“昔人爱轻捷便俏,闲取一螂,观其仰颈叠胸之势。今四字无出处,却写尽矣!”这不是明摆着夸作者写自己身材骄人吗?比如,第三十八回书,黛玉、宝钗、探春、湘云等一干人吃了酒,吃过螃蟹,要做诗时,有一句脂批道:“真是一幅百美图!”倘批书人真是其中一位,非让人笑话了。又如,蒙古王府本第七十一回书,当南安太妃要召见史湘云、宝钗姊妹、林黛玉还有探春时,众人见过,都齐声夸赞不绝。此处,有一脂批道:“人非草木,见此数人,焉得不垂涎称妙?”——批书人若果真是湘云,批自己的美貌惹人“垂涎”,可真够脸皮厚的惹人呵呵大笑了。戚本第六十二回书后,有批道:“看湘云醉卧青石,满身花影,宛若百十名姝抱云笙,月鼓而簇拥太真者”。湘云若果真是批书人,也真够肉麻的了。

 

因此,我说湘云非脂砚。那么脂砚该是谁呢?

 

第一,还是先从“风姐点戏,脂砚执笔,今知者聊聊,悲夫”这一条脂批上找答案。周汝昌先生说,有些考证,“与其说靠学识,不如说凭悟性。”试想,那么一个喜庆的生日酒宴,主人(风姐)为客人(宝钗)点戏,执笔人当然是笑嬉嬉一顽皮小女孩了。上边,咱说了,执笔者不会是客,即排除了钗、黛与云了。如果脂砚果真是其中点明的女子,迎春、探春与惜春的话,作者与批者该是年龄差距不够大,那么“今知者聊聊,悲夫!”就不对。之所以云“今知者聊聊”,至少在批书时,与作书人相近年纪段的人已经过世了。顺着这一思路,发现:一批书人在此次酒宴中,二批书人年纪要小于迎探惜,三批书人,还要顽皮有些小女孩家家的味道。她该是谁?从此回书中,我们得到参加酒宴的还有“薛姨妈、王夫人等。”这人,就该在这一个“等”字里边里了。那么,这个人是跟着薛姨妈或是王夫人的呢?

 

第二,(1)庚辰本第三十三回书,贾政打宝玉,王夫人说:“既要勒死他,快拿绳子勒死我”一段下,有双行小字脂批云:“未丧母者来细玩,既丧母者来痛哭”。冯其庸先生在《重论庚辰本》一文中说:“可见脂评的立场是站在贾宝玉的一边的。这就明确地表明,脂评的感情是与作者一致的,因为很明显,作者的感情是倾注于贾宝玉一边的。”(2)甲戌本第十三回书末在“这里风姐来至三间一所抱厦内坐了,因想: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这一段文字上有朱笔眉批云:“旧族后辈受此五病者颇多,余家更甚。三十年前事见书于三十年后,今(令)余想(悲)恸,血泪盈”。庚辰本此句后有朱笔脂批云:“读五件事未完,余不禁失声大哭,三十年前作书人在何处耶?”(3)庚辰本第十八回书“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教授了几本书、数千字在腹内了”有朱笔旁批曰:“批书人领过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以上三条,可以推断,脂砚当是贾宝玉一幺妹,比贾宝玉要小好多,一心敬母,也受过先姊贾妃教授,最该是王夫人亲生的。

 

第三,王夫人还有个小女儿。第五十三回书,当史老太太将一件“雀金呢”给了宝玉后,对他说道:“前儿把那一件野鸭子毛的给了你小妹妹。”后边有脂批道:“‘小’字更妙。盖王夫人之末女也。”不但点明了王夫人还有一个小女儿,还用了“‘小’字更妙”四字,其乖乖女儿心态,表露无遗也。

 

综上所述,我们说脂砚当是玉小妹。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2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11-17 08:35
小白兄亦喜歡紅樓夢麼?
2 回复 苏小白 2015-11-17 09:15
徐福男儿: 小白兄亦喜歡紅樓夢麼?
是呀,徐福师,小时候跟祖母曾背诵过一段时日,不过我的背功不好,几乎忘净了。
1 回复 shen fuen 2015-11-17 09:50
有道理
2 回复 病枕轭 2015-11-17 10:15
有意思
1 回复 苏小白 2015-11-17 11:00
shen fuen: 有道理
感 谢支持。

读红评红的多矣,偶只是想发出一些自己的声音或浅薄的看法。
1 回复 苏小白 2015-11-17 11:00
病枕轭: 有意思
谢谢雅赏。
2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1-17 23:36
真是文人。记得亦舒讲不和没读过红楼梦的人说话,原来人以群分的标杆是一部红楼梦
2 回复 苏小白 2015-11-18 01:57
秋收冬藏: 真是文人。记得亦舒讲不和没读过红楼梦的人说话,原来人以群分的标杆是一部红楼梦
当然 。读小说不读红楼梦等于吃饭不吃正餐。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5-11-18 11:00
苏小白: 当然 。读小说不读红楼梦等于吃饭不吃正餐。
您难道就不嗑瓜子儿吗?零食可比正餐好吃多了。

前阵子有个念头,想写喝汤的汤的汤,如同读书的评的评,捷径
1 回复 苏小白 2015-11-18 11:07
秋收冬藏: 您难道就不嗑瓜子儿吗?零食可比正餐好吃多了。

前阵子有个念头,想写喝汤的汤的汤,如同读书的评的评,捷径
哈哈
2 回复 苏小白 2015-11-18 11:10
秋收冬藏: 您难道就不嗑瓜子儿吗?零食可比正餐好吃多了。

前阵子有个念头,想写喝汤的汤的汤,如同读书的评的评,捷径
期待大作
2 回复 曾经以为的凝视 2016-4-27 06:38
太专业了。我看的是连环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11-30 16:1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