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许强和他的白玫瑰

作者:苏小白  于 2016-5-4 08:1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小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关键词:白玫瑰, 电脑, 清茶

许强和他的白玫瑰


也许刚忙完工作或独自家里枯坐,您沏上一杯清茶,打开电脑。点击Internet--explorer页面正展开中,您磕出一支烟点上,淡白的烟和袅袅茶雾里,您吐出一个烟圈又抿上一小口茶。

 

此时,您看到她从北大校门口出来。

她戴着一顶玫瑰红绒线帽,围着一条大大的白色围巾,她坏坏冲他挤一下眼睛跑过来。
雪,下得密密麻麻。像杨絮像芦花像那天楼顶上撒落的传单。他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她拽住他的胳膊,下巴往前一指。他们在大雪里,纷纷扬扬的大雪里,紧挨着往前走。雪,掩映他们的背影。

“我俩一直走到长城。”
“不到长城非好汉。” --------白茫茫大街上,空撂下了他们的声音。
她叫汪珊。
他叫许强。

汪珊是北大中文的,许强是人大新闻系的。他们都是学生会干部。

他们相识是因为光头葛小飞。

那是某年春天。

中午。

“八大金钢”有三人沉浸酒后的酣眠,一人沦落于尼采狂想,而另外四人正在猛扇扑克。许强和上铺葛小飞坐对门。葛小飞指鼻子摸眉毛暗示许强放什么牌。江少男楼下大喊:
“葛小飞,葛小飞!”
“不行,我要下楼。”葛小飞将手中扑克往桌上打出的扑克里一合,可怜的样子像要小便。
“下楼搞女人?!”
他嘿嘿一笑。
大家伙蜂涌而上将这厮摁爬在他,一人摸了一下他那锃亮的光头,然后放他一马。江少男是北大的,据葛小飞后来招供:他俩高中就是老同学,不过,江少男当时不是葛小飞的女朋友,而是葛小飞朋友的女朋友。他三人常在一处看电影,溜旱冰,谁知玩着玩着,江少男竟与他玩上了。大家伙听了都羡慕。江少男是个美女。公认的美女,有人这样说。一棵好白菜叫猪给拱了。葛小飞狂饮一听啤酒满脸不屑:我有秘方。
同寝室的常浩整天跟葛小飞屁股后要他传勾妞秘方。

这时候出事了。

出的是件好事。
由于葛小飞与江少男的好,人大的八号男寝室便和北大的三号女寝室好上了,八号男寝室的八位男生便和三号女寝室的八位女生好上了,许强和汪珊自然也好上了。且不是一般的好。是一见面就拥抱接吻的好,自然这是经过了一段过程。这过程从一杯酒开始,到一杯咖啡结束。

三月十八日。

江少男生日。

早几天前,葛小飞就已将口头请柬送达各位。

这天十点不到,他便开始张罗。他吆喝常浩将本是靠窗的四方桌拉到室中央,吆喝小克将他的臭袜子、球鞋泡进盆里放到铺底下,说是不能让自己的女人闻到别的男人的气味,又吆喝各位将铺子收拾干将整洁,说谁弄得好就跟谁介绍北大美女。北大产美女哇,尤其是中文系与外语系,听说个挺个的标致。大家都被他鼓动的热血沸腾,殷切祈盼江少男带领北大美女群大驾光临。这一刻,这一刻,大家都闭眼作幻想状,“硼硼硼”敲门的来了,全室雅雀无声。个个屏息而望。
“热烈欢迎北大三号室全体女士!”葛小飞很绅士将门一拉,很有弧度将胳膊一甩,“请----”。全寝室男生顿时傻眼。为啥?两个原因:一是门外只站着江少男和另一位女生,没大家希望的来那么多;二是江少男后面跟的那位女生简直太美了,美得跟不是肉人似的。
“这位汪珊。我的室友。”
“大家好。”
“汪珊好,汪珊好。”
许强却一言不发。恰恰一言不发的许强偏受到了汪珊的青睐。因为一圈男生喝酒,汪珊只替许强喝了一杯酒。事后,光头葛小飞拍拍光头不得不服气直冲许强竖大拇指。

许强是小县城人。
许强爸妈都是实诚的工人。
汪珊不一样,汪珊是北京的,爸是某部司长,妈是某部处长。
“哎,那天在你寝室喝酒,咋总不看我?”
“不看你,会替我喝酒吗?”
“正因不看我,才替你喝酒呢。”
“没有别的了?”
“没有啊”
汪珊喝着一杯橙汁,拿眼直睃许强。许强端起咖啡,一阵小慌乱。汪珊便笑了,笑呀笑。
然后站起身来说:“天不早了,送我回去!”
春的夜,微微有点甜味。街灯像一粒粒奶糖,被薄薄的风裹了,月牙呢如一瓣桔,流淌着
蜜汁。
转到某部大门口,他们站定了。
“你回去吧,我看着你回去。”
汪珊却站那儿不动。好一会儿,好一会儿,说:“我来送送你吧。”
许强一笑。
他们就沿着来路往回走。走着走着,汪珊“噢哟”一声,歪倒在许强身上。
“咋着哩?”
“头有些晕。”汪珊白许强一眼。
以后汪珊常眩晕。许强总笑她。是不是一见我就幸福得晕眩了。去你的,汪珊总说。

“让我看看是不是脚崴了?”许强低下身,撩汪珊的厚裙子。
“还不是为送你。”
“我背你回去?”
“背呗-----”汪珊伸起了胳膊。
许强背起汪珊,又勾回头一步步往汪珊家走。
以后许强常这样背汪珊回家,在汪珊每次幸福得晕眩的时候。背我是便宜你,汪珊眼一闭,晕眩得不行。

“你在想什么?”汪珊对许强耳朵说。
“受着压迫我还能想什么,解放啊。”
“啾。”汪珊给许强了一个吻。马路上,大小车辆奔流不息,像条光河。

一个春天萌芽的爱情,在二个夏天雨水和秋天果香之后,伫立于最后寒冬的野雪里。北京的寒冬。雪,跟疯了样。
“这雪像白色的蝴蝶。”汪珊说。
“这雪像------”许强刚要开口,忽想起昨天汪珊爸找他说的那件事。许强心里一酸,就想掉泪。
光头葛小飞跟了女友江少男去了美国做伴读;常浩那厮跟中央美院一个漂亮美少女画家正打得火热。
八号男寝室的哥们一个个都出息了。许强拥着汪珊一路尽想这些激动人心的好事快事,以免心情不好,影响汪珊的玩兴。

“珊-----”许强紧紧拥起汪珊,紧紧的。
“你说,我们不是要走到长城么?”
“来看看圆明园也挺好,你不能太累。会晕的。”
“没什么,走呀。”
汪珊从许强怀里脱出来,跑进雪花深处。红色的绒帽像一朵梅花。她就是一株梅花。许强忍不住直往肚里咽泪。他要自己笑。像往常一样坏笑。可他终还是流下一行泪。泪,滚下来,燃烧着雪窝。
“哎-----许强,过来-------”汪珊在雪里冲他挥手,样子很模糊。
许强迎着风走过走。
“瞧,我送你一颗大大的雪心。”
汪珊指着她在雪地里画得一颗心,歪着头微笑。
“干吗是雪心?”许强心里一抖。
“你看我一眼,我便融化在你的生命里。”

“珊。。。。。。”许强又一次拥起汪珊。汪珊,在一阵突然昏厥中被抬进医院。许强知道,这次汪珊也许会好好的出院,也许就再也回不来。

——因为,她得的是脑瘤。

 

风雪,淹没京城,甚至时间。

又是一年春好处。电脑前的您是否认得许强?若见到他,一定要告诉她,听,您窗外的风雨就是每夜每夜她走来的足音。噢,忘对您说了——许强,高高的个子,一九九四年人大毕业生,那年冬季一别,她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1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1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6-5-4 11:25
是悲剧。。。生命如此脆弱。抓住每一幸福时刻去享受吧。。。
1 回复 苏小白 2016-5-5 01:56
sissycampbell: 是悲剧。。。生命如此脆弱。抓住每一幸福时刻去享受吧。。。
是呀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21 11:2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