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独酌

作者:苏小白  于 2016-8-19 22:3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旅美记|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评论

黄昏独酌

 

 

我大抵是不大喝酒的,近些年尤甚,然而对于饮酒的气氛还是颇喜欢,所以多年来也曾写过些关于酒的诗或文章。前些日子,因为是忙乱,好像我不忙且乱的日子几乎没有,虽然实际上在别人看来倒也闲着,细想却是想做些的事情总是没做出来的缘故了吧,于是不大有好心情去喝酒的。忽然这一天傍晚,我去读文章,见到丰子恺与郑振铎湖畔饮酒的旧事,一时兴致来到,便也就独到厨房内做了几样菜,无非是油炸花生米一碟、卤肉一碟、卤豆腐一碟,外加一碟姜丝拌皮蛋而已,取出陈旧二锅头一瓶,坐下来慢喝。

 

我之喝酒,当然甚是艳羡三五朋友乱乱坐着,一壁狼吞虎咽,一壁大声猜枚的那种豪兴,然而到底现在是不能,一来自己生性别扭,实在心里边念叨的事去做时倒颇踌躇,二来是人在海外,环顾四周,连个华裔都难找得到,便也就只得独酌去。细想四十年来,我之喝酒,除却早些年间那些公务应酬,实在是不大多的。然而每喝必要做些文字来,于是便很有一些好像很能喝的样子,其实大不然,断断是没有丰子恺先生一斤的酒量,几盅而已,甚尔有时是不须用酒杯子的,只取酒瓶盖子倒八分满,轻轻嘬一口,领略其酒兴罢了。比如现在,虽说一不小心竟将酒盖子倒了个“汽车灯”,手指上也沾满了酒的,仍是不要速喝,心情却早已是有了酒意了的,花梨木椅子上一坐,撒眼望去,这时,窗外天色已是有点紫,忽然灰黯下来。百叶窗虽然一直是垂掩着的,然而仍旧能透过细缝儿见到外边摇曳的荻草,这一点,颇似隔着窗棂子窥美人,有酒一小盅复一小盅端着喝,一眼一眼去看着,就很有些享乐。

 

人寂寞时真是应该喝些酒,原先我一直不大认为确,总觉得年来老大,再扯淡孤寂是件有点丢脸的事。然而五年多来,这种飒然而至的孤单,像游泳的人茫然四顾不见夹岸,也如秋空下浪荡的独雁,刹那儿会有些惶惑。若此时,再一个人在房里,且拿酒出来。酒,也真是好,一杯端着,抿去一口,小菜吃着,吃喝得意,自是舒服。一时间,那些乡愁别绪,天涯孤旅的单落便也会是别一种甚可品尝的况味,来得竟然别致。当然,喝酒是须要一点点喝到半醉,最妙。忽然窗外的鸟啁啾,一声一声透进来,如书童梦呓,侍女浅语,就要觉得是一个旧时不弟的秀才在破庙里等他的娘子。这种想象是颇好的。虽然醒过来,会很难为情,然一时的矫情却也是羁客们托寄情感的小小寓所,喝罢酒似关上门,那一座小小空间便也就要丢落在魂灵的极深处,不能轻易去碰到。

 

一盅在手,捻着,慢嘬着,心里头便要做些诗。当然古体的妙,新近的自由体诗不适宜独酌时做,独酌原是有古意,这时就要去揭开百叶窗子,一瞥眼正遇廊角又痴又肥的月亮,便也就随口哼出以下三首:

 

杂诗题忆

 

少小心存报国志,

亦曾宦游亦报人。

可笑中原多鬼事,

拂袖而去到京门。

闲会清客忙读书,

日行黄老夜著文。

十年展眼一大梦,

烟水茫茫寄浮身。

 

杂诗一首忆旧

 

少读歧黄西窗下,

柳停翠鸟篱停鸭。

邻家小女攀枝笑,

谩掷槐花香透纱。

一别朝雨似青丝,

再顾暮云胜灰发。

捻指不觉四十年,

人困酒乏卧天涯。

 

 

古诗一首

 

竹锁蓬门月锁城,

一行归鸟衔花行。

旧朝公子今浪子,

酒困不闻马嘶鸣。

 

 

2016/8/19晨做于磨砚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3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8-20 00:12
有嫂夫人陪着,酒便喝出滋味了,何来孤寂二字?   
3 回复 苏小白 2016-8-20 02:56
徐福男儿: 有嫂夫人陪着,酒便喝出滋味了,何来孤寂二字?    
徐师玩笑。一时半会儿,偶还断不了天涯孤旅的异国他乡的感觉啊。哈哈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0-17 14:1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