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檐下的大黄蜂

作者:苏小白  于 2016-8-30 01:31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旅美记|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6评论

关键词:大黄蜂

房檐下的大黄蜂

 

 

大概是小时候,跟着祖母背过车鹤田的《声律启蒙》:

“春对夏,秋对冬,暮鼓对晨钟。

  观山对玩水,绿竹对苍松。

  冯妇虎,叶公龙,舞蝶对鸣蛩。

  衔泥双紫燕,课蜜几黄蜂。

春日园中莺恰恰,秋天塞外雁雍雍。”的缘故,一提起大黄蜂来,心里就感到十分的亲切。然而,现在的都市人大略多是不喜欢大黄蜂的,若家里房檐下或后院树上盘结有大黄蜂的巢,定是要想方法去剿灭掉而后以为快事的。我曾说过,中国人的内心与生活愈来愈粗糙,远没古人来得精致与细腻。《红楼梦》中林黛玉是多么娇贵的人,处处见到她对人的刻薄,然而于大燕子她却是倍加爱护的,每每出门林黛玉便回头叫紫鹃道:“把屋子收拾了,撂下一扇纱屉,看那大燕子回来,把帘子放下来,拿狮子倚住。”屋梁间养燕子的古风,大抵在大都市早不复存在,然而我少时,颍河岸边人家盖大瓦房了,还不忘在檐下构筑两或四个鸽房,还是要任由春天燕子来往堂屋啄泥筑巢的。至于对待大黄蜂,更是敬而远之。祖母说,你们小孩子家不要去碰那些大黄蜂,你们好好的,它们不会蜇你。

 

大黄蜂当然会蜇人,当人侵犯它们的时候。

小时候,寨子里就有一个浑小子,天不怕、地不怕,他家长数落他——“一天不挨打,上房子揭瓦”——果然有年秋天,他听说西寨墙一株酸枣树上有个大黄蜂窝,有盘子那般大,他一听到双眼就放光,挑起头来,带领着四五员小童去捅蜂窝。其结果是,被大黄蜂叮咬得鼻青脸肿。其实,说开了,在“蜇人”这一点上,人做得最坏。人与人相处久了,在社会上,或某一团体,或某一社区,甚或某一些家庭,熟人或亲人之间,“你咬我一口,我骂你一句”,相互伤害之事,何其多矣!然而,在蜂之间,他们团结协作,组建家园,多么勤劳亲和,真真愧杀当下文明人!——我乡有句俚语“谁变蝎子,谁蜇人”,意即在故国,谁要是当上官,有点权势了,就多会要去欺负人的。所以,在我看来,人的坏有时是大黄蜂所不及,因为大黄蜂多不会无故去蜇人,而人往往做不到。唐 李商隐曾做诗《二月二日》:“花须柳眼各无赖,紫蝶黄蜂俱有情。”黄蜂是有感情的,而且爱憎分明。一只黄蜂,从远处,迢迢飞来。它降落在自己之爱巢上,一刻也不歇息,辛勤做工,孵育巢卵;它又营营飞去,去到外边寻找补汲。这是多么伟大的母爱!

 

我家房檐下有大黄蜂。

这一好消息,是邻家小孩子悄悄跑到身边告诉我的。其时,我正在前院草坪修草。真的?我当时就颇兴奋,一壁高声吟咏着爱默生的诗句:“健壮的大黄蜂,你嗡嗡歌唱/你在的地方就是我梦想的地方。”一壁携了邻家孩子的手出去到后院。那是暮春天气。天色石蓝里透出些嫩红,邻居与我家这一片满是鸟叫与青草的味道。我顺着他的手指望去,东房木檐下,一个小瓷碗大小的蜂巢,宛然入目。它微微隆起,像盘小小向日葵,又若朵灿然的莲蓬,结在梁间,几只俊俏的黄蜂,或翩翩起飞,若袭着小小绿沙衣的舞者,轻盈飘逸;或停凝于巢上,含首弓腰,宛如哺乳的小妇人,一派静美安慈。我与这位墨西哥小男孩子立在其巢下不动。它们营营飞去。我只动眼睛去看着。一时间,它们纷纷扬扬,像飘落了的茉莉花瓣,从檐下倾落,又扬飞起,带着天籁一般的妙音,擦身而过。夕阳的余晖洒下来,像一场有颜色的雨。它们在或黛青或鹅黄或墨绿的雨中,一只只像披着绿簑衣的小小渔翁渔婆婆,在它们的家门前,忙里忙外。眼看就要下大雨了,我对身边的女同学说,恍恍惚惚间,我已堕进久远的岁月之中去,那也是暮春四月。我们走在大山间。谷里的清润,泠泠作响;一阵隐雷在林梢碾过;一大片云卷走了偏西的太阳。女同学忽然停住,悄悄碰了一下我,道:“你瞧,那边——”我顺指望去,一株大树下悬垂着一盘大如车轮子一样大的蜂巢。从没见过如此大的蜂巢,我顿时惊呆了。这时候,雨哗哗啦啦下起来。女同学扯起我的手,还不赶快避雨去!我们一道逃到了那株大树下,只不过,是背过着那只巨大的蜂巢。树荫外边是雨声;树荫里边是蜂叫,嗡嗡嗡,唰唰唰,一时间,我们仿若坠落于音乐的海洋中,我坐在树根上,她只站着,一只手轻轻让着耳边的湿发。。。。。。不显,捻指算来光阴已过去二十余年了。

 

《风入松》

吴文英

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料峭春寒中酒,交加晓梦啼莺。
西园日日扫林亭,依旧赏新晴。黄蜂频扑秋千索,有当时、纤手香凝。惆怅双鸳不到,幽阶一夜苔生。

 

昨日黄昏,我计划写作以上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刚喝罢一点酒步到后院,我举头望到东房的檐下,猛然发现,一、二、三、四、五,竟然有五樽大小不一的黄蜂底巢,散结其间,在日月或羞红或嫩白底辉映之下,那些蜂巢大似玉盘,小如酒盅。一些蜂,在天光里飞,姿态曼妙,多么自在。

 

 

2016/8/29,磨砚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8-30 02:19
小白兄的情怀,堪比古人的精致和细腻。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6-8-30 11:10
美文。不过蜂群打架跟蚂蚁打架一样酷烈。
1 回复 苏小白 2016-8-31 02:12
徐福男儿: 小白兄的情怀,堪比古人的精致和细腻。
徐师笑话偶啦,也只能在文章中怀旧一番罢了。
1 回复 苏小白 2016-8-31 02:13
秋收冬藏: 美文。不过蜂群打架跟蚂蚁打架一样酷烈。
谢谢。没见过黄蜂打架哦。他们果真能打架么?哈哈。
1 回复 sissycampbell 2016-8-31 11:50
问好小白,精致文字,生动语言。
1 回复 苏小白 2016-8-31 12:17
sissycampbell: 问好小白,精致文字,生动语言。
也向您问好,再谢雅赏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9-29 01: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