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赏画》之四十五:读洛夫的《金龙禅寺》

作者:苏小白  于 2016-10-25 21:5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读书赏画|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关键词:金龙

读洛夫的《金龙禅寺》

 

 

晚钟
是游客下山的小路
羊齿植物
沿着白色的石阶
一路嚼了下去

如果此处降雪
而只见
一只惊起的灰蝉
把山中的灯火
一盏盏地
点燃——《金龙禅寺》

 

先看最近一则新闻:

洛杉矶“复兴快乐庙会”带你回到中世纪

在洛杉矶的Irwindale,正举办为期近2个月的Renaissance Pleasure Faire,在这里,顾客和店主多数都装扮成中世纪的样子,让人感到回到了400多年前。这个活动起始于1963年,每年在全美几个城市举行。今年的活动到520日结束。

 

美国,这个本没有多久历史的国家,却总是似乎在强调它的文化源渊。其实何只美国,世界上其它国家,比如英、法、德诸国,皆对自己的古建筑与古传统,倍加珍重。甚至,连上韩国,也将本不属他们的文化传统比如端午节,申请为世遗加以保护。有一年到洛阳,听人谈起白居易墓来,让人吃惊与倍感凄楚的是,每每清明时节去扫墓的,竟多是日本游客!

 

然后,回转头看看国内。我们一直在宣称我们有五千年的文明,然而,我们现在的文学作品里,诗歌里,还有多少中国的东西。先不说,我们的汉字已改得面目全非了,——前不大久,网上流传一个“段子”,现照录如下:“親不見,愛無心,產不生,廠空空,麵無麥,運無車,導無道,兒無首,佇無腳,飛單翼,湧無力,有雲無雨,開關無門,鄉里無郎,義成凶,魔仍然是魔。”拿这些简体字,对照一下当下大陆现实,真唏嘘不已。然后,再放眼望一下当下国内诗坛上的那些什么“梨花诗”、“乌青体”,竟真是恨不能将“汉诗”变成人人掩鼻而去不罢体呵。还有一部分写诗的,整天介去翻译堆里寻意象找灵感,生吞活剥些西洋人的东西,拼凑一起便也叫做“写诗”哩,并且还自诩为这门那派!

 

据我粗略看看,这些个诗人,一无一点中国传统文化的根基,二又不大真正懂得西洋文字,于是还写诗,便直如张爱玲说的“胡说”一番了。这些“胡说”,连他本人都不懂,却要拿出来示人,见别的人不懂又一脸漠然装起来高深了。这,或多或少大略是中国大陆某些诗人的脾性罢。

 

然后,我们来浅浅赏析一下台湾诗人洛夫的这首《金龙禅寺》,也许会从中得到些许汉诗到底该怎么写的体会与收获。“晚钟/是游客下山的小路”,这一句诗,很有可能是化李元洛先生的话“酒,是黄昏还乡的小路”而来,与古诗“夜半钟声到客船”,都有些文化的源渊,并不是空穴来风,一开笔便见作者传统汲养。中国诗有一传统是讲,句句用典的,此之一谓也。晚钟,这一意象的运用,也是尽得古句之妙,给整首诗定下了空灵、玄妙的意境基调。“羊齿植物/沿着白色的石阶/一路嚼了下去”其间一“嚼”字,炼字到臻境,不能不为之击节。这一节中的两句诗,皆为“特写”,为拍摄中的“近镜头”。两个“镜头”,互为衬铺,最终化二为一,达到“物我同化”的另一番意趣。“如果此处降雪/而只见/一只惊起的灰蝉/把山中的灯火一盏盏地/点燃”。这一节诗中,一“降”一“升”将静境激活,降的是雪,是白的;升的是蝉,是灰的。二种颜色浸润,两种意象叠加,更见一“惊”字,是静境写动,愈见其寂幽。然而,色调是冷。这时,又见一盏盏灯火点燃,冷境处见温暖,整首诗明亮起来。真真是“其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这,就是中国诗。


2012
洛杉矶。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4-13 11: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