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斯加的太阳

作者:晓田  于 2016-5-31 01:1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旅游归来|已有3评论

关键词: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的太陽

                                                                            陳劍平(曉田)

    去年(2015)5月16日下午,我們一家三口在西雅圖港口登上挪威(Norwegian)郵輪公司的寶石(Jewel)號豪華郵輪,開始了七天阿拉斯加一年中融冰後的首航。寶石號就像一座微型的城市,應有盡有。航行時,雖然宛若一葉孤舟,在海上茫然飄泊,但絲毫都不會覺得乏味和無聊。它共15層樓,有8個餐廳、12個酒吧、2個劇場以及賭場、畫廊、藍球場、乒乓房、游泳池、按摩房、圖書館、棋牌室、商店、醫療所等等各類設施一應俱全,我們這次住在9樓帶陽台的套房。
    當郵輪毫無知覺地離岸後,妻女俩開始悠然地開箱掛衣,把房間整理得錯落有致,有家的感覺。我靜靜地坐在陽台上,闻著海腥,聽著海濤,假模假樣地讀著雪萊的詩,看著映紅映紅的太陽緩緩沉入黑色的海中。
    一切都安頓好了,我們便去熟悉了一下環境,然後來到一家上船時就已經預訂好座位的法式餐廳,準備就餐。帶位小姐很有禮貌地把我們引到餐桌旁交給一位舉止得體且笑容可掬的男服務生,他先為我家兩位女士的座椅些微往後移動,請她倆入座,然後對我做了一個請坐的手勢,所有的動作得體大方、不慌不忙。接著他自報姓名叫戴維並說今天的晚餐由他為我們服務,他會在我們需要的任何時候,出現在我們桌旁,希望他的服務能讓我們滿意和有一個愉快的晚餐。
    然後,戴維像是隨意地問我們這次來郵輪度假有什麼特別值得紀念的事情?我和太太面面相覷,一臉錯愕。我們的本意卻是因為女兒在讀MBA,正好署期實習工作前有二周的空檔,她願意隨我們同行,我們覺得機會難得,也求之不得而已。還是女兒腦子快,說:“對,為我父母30周年珍珠婚(Pearl Wedding)紀念而來。”沒想到戴維即刻瞪大眼睛表現出驚訝、誇張、興奮的表情,連說:“太值得紀念了。”轉身他特地送來一瓶法國香檳,為我們三人各斟上一杯後說:“好好慶祝、慢慢享用。”
    當我們盡情享用完了純蟹肉糕、炸魷魚卷作為頭台和正餐香煎奶油雪魚、烤羊排、黃油爝龍蝦後,正準備招呼戴維為我們各人再點一份甜品作為晚餐的尾聲,沒想到他給我們帶來了一份意外的驚喜。戴維正帶領餐廳全體服務生合唱著《Wedding Annierary》英文歌曲,由遠而近緩緩走來,途徑其他正在就餐的遊客也紛紛和著歌聲,鼓起掌來,當服務生們圍在我們的餐桌時,連女兒也跟他們一起邊鼓掌邊唱著起哄,太太頓時羞澀得就像一個初戀中的少女。歌聲落下,戴維將一只精美的蛋糕輕輕放在桌上,說:“這是我們餐廳送你們的,但在切開蛋糕之前,請先生對太太說一句想說而從來沒有說過的話。”我一下覺得不知所措,大家都靜靜地等待著,我知道躲不過,竟對著太太脫口而出:“I would continue to love you for another 30 years。”掌聲又充斥了整個餐廳。這正是一次事先沒有想到,更沒有按排,又十分有意義且難以忘懷的紀念。突然我覺得那一句不經意脫口而出的話,是我對餘下人生的一個承諾,沉甸甸的。
    這家法式餐廳給我們留下了深刻印象,它不僅布置高貴典雅、服務規範熱情,而且菜餚精致可口,就像置身於紐約曼哈頓女兒曾請我們去就餐過的幾家高檔餐廳,所不同的就是這裡就餐的整個過程都是在不緊不慢中進行,讓我們更有安逸舒坦的感覺。在以後的行程中,我們嘗試了各家餐廳,但還是多次來到這家餐廳享用晚餐。
    經過一天二夜的海上航行,清晨6點,郵輪靠岸在此行的第一站--阿拉斯加最南端的城市科奇坎(Ketchikan)。依山徬海的科奇坎是阿拉斯加州所建的第一座城市,也是該州的第三大城市,絕大多數建築都是木制尖頂的,不超過三層,塗著各種不同艷麗的顏色,鑲嵌在蒼翠茂盛的山壁林間,就像童話世界裡的一座鄉村小鎮。她安靜純潔,尤如一個沒被染指的少女。科奇坎因盛產鲑魚,產量冠於世界,所以有鲑魚之都的美名。在碼頭附近沿著科奇坎溪有一條古樸浪漫的聞名小街,叫小溪街(Creek Street),兩旁多是維多利亞鄉下小木屋(Victorian Cottage)。雖然整個城市才一萬四千人,但這裡在50年前卻是紅燈區,夜夜笙歌,漁夫、礦工、水手、伐木工人和市民都來這裡買醉、尋歡作樂。現在這裡由於旅遊業興起,已成商店餐館林立的商業街。遊客不僅可在這裡選購當地的土特產,還可以在這裡享受一頓正宗的阿拉斯加海鮮。
    到了科奇坎,一定要看一場伐木工人競技大賽表演(Lumberjack show),這是由於廿十世紀七十年代,旅遊業興起,伐木業蕭條後,保留下來的一個展現當年伐木工人絕活的節目。參賽二隊分別為美國隊和加拿大隊,用原始斧頭砍樹、鋸子鋸樹、電鋸鋸樹,爬樹競高和浮木奔跑等,參賽者具有嬉劇色彩的表演,緊張好笑,詼諧有趣,值得一看,二隊的勝負並不重要。
    科奇坎圖騰海灣州立歷史公園座落在原始的印第安部落,這裡保存了非常完整的印第安圖騰文化,圖騰是印第安語,為一種精神所向,是記載神的靈魂載體。在圖騰村我們看到29根在參天原木上雕刻著不同圖案的圖騰柱,村內還保留了一間相當完整的圖騰雕刻作坊,我們還觀看了坊間手工藝品制作。最後當地原住民們在一個完全用原木建築的禮堂內表演了歌舞,並邀請遊客上台穿上印第安傳統的民族服裝和他們一起聯歡,女兒參與其中,非常湧躍。置身於原始森林包圍中的原始部落,室內沒有空調、燈光昏暗、說話唱歌不用麥克風、房子不用混凝土,對我們這些出生、成長和生活在大都市的人來說,有一種回歸自然的感覺。現在圖騰文化在大都市也有走向時尚的趨勢,不少年輕人將圖騰文化作為紋身刺青的圖稿。
    郵輪在阿拉斯加海域航行著,說是夜航,其實真正的黑夜十分短暫。晚上九點,我們餐後漫步在甲板上,斜陽依然懸掛,耀眼的霞光撒落在黑色的海面。熱愛酒文化的女兒興致勃勃地帶我們來到有爵士樂隊伴奏的酒吧,聽著優雅的樂曲,品著各式雞尾美酒,看著過往眾人百態,任憑女兒侃言人生夢想。幾分酒意、幾分暈眩,直到一抹斜陽隕落。似乎睡下不久,一覺醒來,掀起厚重的窗簾一角,已是天下大白,一看鐘點,才凌晨三點。阿拉斯加的太陽,早早就將黑夜驅趕。
    郵輪到了第二站--阿拉斯加首府朱諾(Juneau)。此城因1880年發現金礦而興建,以第一位淘金者喬·朱諾(Joe Juneau)的名字命名。雖然朱諾全市人口僅三萬三千人,但它的佔地面積是全美各州首府中最大的,甚至超過特拉華州(Delaware)全州的面積。該市三面環山,一面臨海,風景異常美麗。五月裡,山體已被翠綠覆蓋,但山頂依然皚皚白雪。從冰川中融裂下來的巨型冰塊,順著山體,滑入海灣,經過我們的郵輪,消失在我們的視野,也融入了茫茫大海。一批批浮冰,源源不斷,靜靜地移動,它們是蔚藍色的。近距離觀賞冰川的融裂崩塌是一派令人震撼情景,十分壯觀。在朱諾還有一大觀賞項目是出海看鯨,它一躍而起蹿出海面的巨無霸身軀,它急速鑽入大海,卻依然留著豁口大蒲扇式的尾巴拍打著海面,它偶爾些微露出海面,卻噴射出彌漫的水霧,真是奇觀連連。
    朱諾還有一個奇特的現象,那就是它的公路和鐵路僅在朱諾市的區域內行駛,它和外界的交往只靠飛機和輪船。朱諾的經濟活動主要來自政府、旅遊和漁業。旅遊也僅在每年的5月至9月,但遊客卻逾百萬,在這4個月中,到岸的郵輪便是該城市中最高大豪華的建築。
    此行的最後一站是史凱威(Skagway)小鎮,它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這裡是百年前人們追尋黃金夢的重鎮,其實金礦的開採在很久前即已蕭條停頓,但它卻在鐵路建造史上創立了一個無與倫比奇跡。
    1896年一個叫George Carmack的白人和二個印第安人在加拿大境內的育空(Yukon)地區的克朗代科河(Klondike river)岸發現金子,消息不胫而走,轟動西半球,史凱威小鎮迅速湧入大批淘金者,全盛時光小鎮上即達4萬人,引發了號稱“地球上最後一次偉大冒險”。由於地勢險峻、氣候惡劣,大多數人即便淘到了金子也無法運出,甚至命喪途中。據說前後來此淘金尋夢的人達10萬多人,但到達目的地的只有3萬多人,真正挖到金子且成功帶出的才幾百人,僅少數人發了黃金財。1898年,鐵路承包商麥克·亨利(Michael.Henry)看到了其中巨大的商機,找到英國投資人托馬斯(Thomas Tancrede),二人一拍即合,於是一個由英國人出資、美國人設計、加拿大人負責施工的白隘育空(White Pass & Yukon Route)鐵路公司4月成立,5月動工。一項耗資千萬、動用數萬歐亞勞役的異想天開、且灭絕人性的偉大工程,竟在26個月後的1900年7月奇跡般的在叢山峻嶺中、懸崖峭壁上建成了,這是一條用黃金和白骨鑄成的鐵路。雖然沒多久金礦便已掏空,但鐵路仍然為其它礦業的開採帶來了無窮的運輸價值。1982年,鐵路沿線的礦物業陷入絕境,於是白隘育空鐵路停運。直到1988年重新開運,原全線總長為110哩,但僅開放了從史凱威港口到加拿大境內的卡克路斯(Carcross)的67.5哩,作為觀光之用。
    那天上午,我們在史凱威小鎮上閒逛,對厭倦了都市繁鬧生活的我們來說,更樂於多一點享受帶有18世紀西部小鎮風情的那一份時空倒流的原始味。中午時分,我們在一個老舊的白隘育空鐵路啟始站,登上了設備簡陋、仿制百年前的窄軌火車,開始了為時4小時的尋訪當年的淘金之旅。火車頭是蒸汽機的,車廂內是木質的,座椅是硬木的,沒有電照明,靠自然光,更沒有空調,靠開窗通風,這可能就是當年勞工的待遇吧,但車廂內有免費瓶裝水供應給遊客。
    火車緩緩向前行進,說往上攀爬更準確些。沿途的風景時而秀美、時而壯觀。有時鐵路二旁花草灌木叢生,有時卻置身於高山峻嶺而不知,有時在懸橋上跨越峽谷,有時卻在漆黑中穿過隧道。當在峽谷間突現大片波光粼粼的湖泊,卻分不清是否被淡淡浮雲所漫延,頓時感慨到“高峽出平湖”並不是詩人浪漫主義遐想,而確有真實寫照。火車大多數時間是靠在懸崖峭壁上行駛,有時探出頭往下看,這才明白什麼叫“萬丈深淵”,才真正領悟到“人定勝天”是要用生命來作鋪墊的。
    火車到接近山頂處有一塊藍球場大小,看似平整過的場地,二邊有二棟小木屋,場地的中間有二面升起的美、加國旗,這裡便是美加邊境,二棟小木屋算是邊防所還是海關?看上去沒有人,並沒有辦公功能,也許只是表達國家主權的一種像徵吧。火車繼續前行沒多久便是阿拉斯加山脈的頂端,加拿大一方的育空,這裡也是火車的交匯地,所有遊客允許可下火車,等候火車交匯後回程。同時也可近距離感受一下那碩大耀眼的阿拉斯加的太陽,似乎觸手可及,但卻並沒有覺得那麼焦金爍石般的熾烈,高山頂端的積雪依然沒被融化,一潭潭聖水般的溪流依然蔚藍透徹,以致於不忍心用手去觸摸,阿拉斯加的太陽真是太多地憐惜著這一片尚未開發的處女地。站在這裡,只覺得心曠神怡,內心更是靜如止水。
    晚上,郵輪離開了史凱威港口,開始了它的二天回程航行。晚餐後我們來到甲板上,回望著依然懸掛的阿拉斯加的太陽,扭扭曲曲倒影在海面上,越拉越長,就像要拖住我們的郵輪,直到天和海的分際線完全消失。第二天下午,我們又來到了那個酒吧,圍坐在環繞圓形茶幾的綠色沙發上,望著窗外茫茫大海,耳邊流入愉悅的爵士旋樂,品嘗著各式美酒,原來酒可以是美的,可以被欣賞的,也可以是有品位的,而絕不僅僅是借酒澆愁、醉生夢死的媒介。
   郵輪途徑加拿大的花園城市維多利亞(Victoria)作幾個小時停留後,回到了美國西雅圖港口,整個阿拉斯加7天之旅圓滿結束了。但在以後的幾天裡,阿拉斯加的太陽卻一直盈繞在我的腦際,似乎成了一輪不落的太陽,禁不住以《阿拉斯加的太陽》為題寫下了一首詩來,將它附在此作為此文的結尾————

        夏日的夜 是短暫的
        晚上九點 斜陽依然懸掛
        撒落在萬頃碧波的海面
        是一道扭曲的白色霞光
        還跳躍著點點耀眼的水星
        這是阿拉斯加的傍晚

        清晨三點 世界還在沉睡
        窗簾的背後 已是朝霞盡染
        陽台上的圍欄上
        站著怯生生的海鷗
        為仍在夢寐中的你
        送來了阿拉斯加的早安

        登上1898年木制的簡陋火車
        重溫著百年前的淘金美夢
        驚嘆著掛在懸崖峭壁上
        鑿洞穿石通往雲端的奇跡
        卻也聽見 碾碎在窄軌下
        無數歐亞勞役白骨的哀鳴

        熾白色的太陽 沒能熔化
        緊挨著的 堅硬的冰川
        清澈的 蔚藍色的冰湖
        是一潭未被褻瀆的聖水
        守護著這一片淨土的
        是阿拉斯加的太陽
                  2015年5月於紐約
                       

當年帶掃雪機的火車頭

史凱威鎮一個酒莊前的公車站

在懸崖邊行進的火車

淘金者塑像

.

火車進入隨道

百年前淘金者背簍

百年前的公交車

百年前的火車站延用至今

百年前的市政廳

窄軌火車越過懸橋

美加邊境

高峽出平湖

此文部分內容發表在2016年5月1日《世界周刊》第1676期旅遊版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3 回复 小皮狗 2016-5-31 02:26
罕见美文。
3 回复 晓田 2016-5-31 07:34
小皮狗: 罕见美文。
谢谢
3 回复 wwang33 2016-9-13 20:41
谢谢分享。没有见到蒸汽机车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21:2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