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反对仇恨亚裔时,到底在反对什么?

作者:songmenglaw  于 2021-3-23 03: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2评论

关键词:menglawgroup, 孟小洁, 律师, 亚裔, 仇恨

据媒体报道,自从新冠疫情以来,针对亚裔的犯罪增多。多名亚裔老人被袭击致伤或致死。319日发生的亚特兰大按摩店枪击案,其被害人数之多,伤亡惨重的程度,让在美亚裔社区尤为愤怒和惊恐。不仅在社交媒体上,掀起了StopAsianHate的运动,本周末在全美各地都举行了反歧视亚裔的大游行。


虽然目前警方仍然在对案件调查中,尚未确定也未排除该案为种族仇恨犯罪,但由于8名被害人中,有6名是亚裔女性并且犯案地点都是亚裔的店铺,目前的舆论中,普遍认为这是一起种族主义驱动的犯罪。

这不是第一起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案件,很有可能,也不是最后一起。通过这篇文章,想和大家一起就这次事件,进一步讨论一下以下这几个问题:


·         为什么说StopAsianHateBLM情况不同?复杂性更高?

·         StopAsianHate是向谁在喊话?政府、施暴者、还是路人?

·         政府在这样的仇恨犯罪和气候中,究竟能做什么?

·         历史上谁是仇恨犯罪的主要受害者?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         当前美国的极端化政治氛围,到底应该怪谁?川普吗?

 

01

反亚裔仇恨的复杂性:为什么说这不是BLM的亚裔版?

 

在亚特兰大事件发生后,网络上一时间掀起了Asian Lives Matter的呼声,但是很快被组织者紧急叫停。

 

叫停的原因是Black Lives Matter的活动者对Asian Lives Matter的叫法非常不满,认为这样的叫法抄袭了他们的运动口号,削弱了他们的运动主张:这本是两个不同的运动,应当分开使用不同的口号。

 

于是才有了后来的Stop Asian Hate

 

事实上BLM和目前的反亚裔仇恨确实是不同的情况,甚至最后的诉求,还有可能成为对立面

 

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起因,都是警察暴力致死非裔的事件,针对的是警察系统内对非裔的歧视,与过分使用暴力。在几次爆出的事件里,施暴方一是白人,二是警察,完全符合一直以来美国国内种族运动传统叙事:白人掌握的公权力机构压迫黑人和其他有色人种

 

然而,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不是这个套路。

 

首先,施暴者不是公权力,是普通人。从近期媒体曝光的几起事件中,可以看到,不管是袭击老人事件,还是亚特兰大枪击案。

 

其次,施暴者不限于白人。在目前被公众高度关注的两段旧金山地区案件录像中,施暴者均为非裔男子,包括推倒84岁高龄泰国裔老人致其身亡,以及在奥克兰袭击老人后逃逸,吴彦祖和金大贤捐款25美金悬赏的那起事件。

 

在这种情况下,传统的美国种族运动口号失灵了。

 

韩裔作者Jay Caspian Kang在最近的《纽约时报》文章中就犀利指出,种族主义事件中,当施暴者不是白人的时候,美国社会似乎就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了[i]目前如此,在1992年洛杉矶发生黑人社区和韩裔社区冲突的时候,也是如此。

 

当受害者家属要求对施暴者进行严惩的时候,部分亚裔民众和BLM的理念分歧开始加深。

 

一方面,84岁泰裔老人的家属,在得知旧金山警方的调查结果是,“这并不是一起种族主义动机的犯罪行为”时,表示不可接受,要求对施暴者严惩。不少民众也表示,需要加强执法。

 

另一方面,推搡泰裔老人致其死亡的,是一名19岁的非裔青年。BLM运动的组织者表示不满,认为“加强执法”这样的诉求,会进一步加剧警方对非裔社区的迫害。[ii]

 

02

比嫌疑犯更可怕:警方说嫌疑犯“昨天过得很糟”

 

由于不是公权力施暴,政府常常表现出一种爱莫能助的反应。比如这次,拜登总统和Kamala副总统紧急赶往亚特拉大,会见当地亚裔社区领袖,但是谈话更多的是情绪的宣泄,很难落实到具体的举措。

 

但是,政府真的没有什么可以做的吗?

 

并不是。

 

在这样的案件中,哪怕施暴者不是公权力,但是公权力的处理方式是特别值得关注的。公权力一旦消极怠慢,会起到火上浇油的效果,让施暴者更加肆无忌惮,让社区对立情绪进一步恶化。

 

比如,在这次亚特兰大枪击案调查中,原先的警方发言人Jay Baker的影响尤为恶劣。

 

我们可以理解警方调查需要时间,不能在没有彻查以前下结论说这是种族主义动机的犯罪。但是既然没有调查清楚,就请谨慎发言,而不是随口一说“昨天他(嫌疑犯)一天过得很糟,于是就干了这事儿”。[iii]

 

更不可思议的是,明明还在调查中的事情,警方在调查未结束时,直接引用嫌犯的一面之词,说嫌疑犯是性成瘾者,去枪杀这些按摩店是为了“消除诱惑”。

 

这一说法真是“一石二鸟”,不仅为嫌疑犯开脱,还把受害者给抹黑了,暗示其从事性服务行业。

 

虽然目前Jay Baker已经被免去发言人的职位,但是这样的发言,很难让人信服警方在调查中的公正态度。相关人员也值得被追究给受害者带来二次伤害的责任。

 

尽管施暴者不是公权力,但是我们需要非常紧密关注公权力的反应,是不是有偏袒或者袖手旁观的倾向,是不是公权力在做帮凶

 

上一次情况类似的,还要追溯到1982年的陈果仁案(Vincent Chen)。两名底特律汽车行业的白人男子,误将陈果仁当作日本人,因日本车大量进口美国导致其失业迁怒于陈果仁,将其打死。

 

陈果仁案之所以成为亚裔民权的重要案例,不仅仅在于白人男子迁怒打死陈果仁,而在于之后的法院判决。就这样一个无辜亚裔男性被俩白人活活打死的人命案件,首次根据州内刑法判决结果下来,这俩人居然不用服刑,缓刑3年,罚款3000美金就结束了。

 

于是当地以及全国的亚裔社区都愤怒了,民权组织介入,在联邦层面提起民权诉讼。提起这样的诉讼有难度在于,要求证明动机是种族主义。经过各方努力和寻找证人,1984年,施暴者之一被判25年刑期,但是在1986年被脱罪了,因为发现检方在诉讼中有不正当引导证人的情况。

 

后来在民事诉讼中,陈果仁的家属得到了百万美金的民事赔偿判决,但是这俩杀人犯竟从始至终没有坐牢。

 

除了像陈果仁案件这样,在白人对亚裔施暴案件中,公权力匪夷所思的脱罪情况外,在亚裔和其他族裔爆发矛盾时,公权力曾经的袖手旁观,也是非常令人痛心的。

 

其中的典型代表,当属1992年的洛杉矶大暴动。当1992年大量非裔冲击韩裔商铺,韩裔民众被逼得不得不拿枪自卫的时候,警察去哪里了呢?

 

警察在忙着保护旁边毫发无伤的比弗利山庄,无视大量韩裔的911求助电话,压根没有出警。直接对报警者说“我们现在来不了,希望你们有保险,到时候可以找保险公司”。(关于92年事件的详细分析,可以参考之前的文章《从LA暴动到梁警官被诉,亚裔是否真委屈》。)

 

03

仇恨犯罪是最近才有的吗?

 

仇恨犯罪在美国并非新事,只是曾经它伤害的是别人,于是听起来总好像是翻篇的历史。

 

犹太裔在美国长期以来是仇恨犯罪的受害者。全美历史最悠久的反仇恨犯罪组织之一是Anti-Defamation League (ADL),是犹太裔在1913年成立的

 

目前的反仇恨犯罪法律规定,如果因为特定偏见,比如仇视某种族,作为犯罪主要动机的,那么量刑上会加重处理。

 

这样对仇恨犯罪的“加刑”处理方式,始于1993The Hate Crimes Sentencing Enhancement Act。该法案由时任加州参议员的Dianne Feinstein和纽约众议员的Chuck Schumer(是的,就是目前的参议院多数党领袖Schumer)这两位犹太裔议员在国会引入,当年投票通过后生效。

 

犹太裔在移民美国之初,就一直在跟仇恨言论和犯罪做斗争。通过成立机构有组织地诉讼、推动立法等方式进行抗争,取得了如1993年反仇恨加重量刑法这样的里程碑式成果。

 

但是,仍然无法根除反犹的仇恨行为[iv]

 

例如,在不久之前,2019年底犹太教光明节的时候,还爆出了震惊全美发生在纽约的犹太拉比等5人被刺伤的案件。

 

根据ADL2020年公布的统计数据表明,在2019年,反犹犯罪上升了12%,而其中暴力伤害的犯罪,上升了56%[v] 该组织从1979年以来就开始收集相关数据。

 

仇恨犯罪是偏见的极端表现形式。与其说是恨,不如说是一种对不熟悉的事物的极端的无知、恐惧和愤怒。

 

在信息随手可得的今天,尤其是美国,为什么会有人对他人有如此深的偏见?

 

互联网不是应该让世界更“平”吗?

 

为什么在互联网时代,大家好像反而更极端了呢?

 

04

愈加极端化的美国,究竟谁是罪魁祸首?

 

舆论场里的两极分化,这到底怪谁呢?

 

怪川普吗?

 

那如果没有川普是否这一切就不会发生呢?

 

有一部分人认为还真是这样,这种观点认为,美国就是被川普带坏的。

 

而越来越多的人可能意识到,是因为世道变了,才让川普有机会上台的。

 

是先有了极端化,才推举出了川普;而川普的存在,进一步加深了极端化。

 

我认为,极端主义的帮凶有两位:

 

首先,思想上,身份政治愈演愈烈。

 

虽然身份政治的本意,是希望最后能够获得一个包容的社会。但是80年代以来的身份认同政治,已经开始变味。

 

耶鲁教授“虎妈”蔡美儿在2018年出版的《政治部落》一书中,曾经总结道,在80-90年代,当左派发现中性的“不考虑身份”(group-blind)的政策,并没有给一些弱势群体带来实际快速的好处时,改变了策略,不再是仅仅要求要包容接纳这些族群,而是要求承认这些族群的不同

 

Critical Race Theory等理论流行,进一步加速矛盾深化。这些理论认为一切美国的社会制度都是种族压迫的设计,为了维护巩固白人利益。从高校知识界向普通公众舆论渗透,进一步造成了所有政治问题都是种族问题的气氛。

 

于是,美国的政治活动以种族为纲展开了。

 

与此同时,川普作为右翼代表,很巧妙地利用了同样的技巧,打造了白人人口正受到威胁的“身份认同”,填补了种族身份政治认同下,白人的空缺。

 

这似乎是逻辑的必然,如果每个族裔都在拉群结盟,为什么白人不能呢。

 

而且这些媒体会告诉白人,白人人口比例急剧下降,很快就会变成少数族裔了。

 

有别于其他白人至上者,川普打造了“爱国者”的标签,而不是赤裸裸的白人至上,让普通白人更能接受。

 

至此,极端左派看待一切问题都是白人压迫,不符合这套叙述的就忽视,激进改革一切现有秩序;极端右派把一切反对声音标签为不爱国,维护旧秩序不容改变。

 

左右两边分别在各自的身份政治里越陷越深,并且越来越没有交集。

 

其次,技术上,网络算法 (Algorithm)的流行

 

这方面最好的宣传片,当属Netflix去年发布的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该片采访了诸多硅谷社交媒体的前工程师们,以一个普通家庭的故事为例,深度展现了社交媒体是如何操纵人的想法的。

 

说到“操纵”,一般人觉得太夸张,但是算法有多强大,人还真不是算法的对手,哪怕是开发它的人。

 

社交媒体的推送,利用强大的算法,不断推送吸引人的内容,让人上瘾。而一旦发现可以让人上瘾的内容,就会不断推送相似的内容,让人欲罢不能。

 

这样一来,网络用户不断被相似的信息源推送强化,导致因为消息源不同,好似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

 

这次2020年的大选就是一例。你无法说服一个坚定的川粉,没有大规模舞弊;也无法说服一个坚定的川黑,主流媒体有偏见

 

我特地留意了一下这几次事件中的嫌疑人,撇去种族,相同的地方在于,都是20来岁的年轻人。

 

一方面是思维上被身份政治禁锢,无法跳脱种族或标签来讨论任何问题本身,只能简单的二元对立来看问题;另一方面是信息来源被算法禁锢,屏蔽了不同的消息和意见。

 

思想上和技术上的禁锢,相辅相成,不断洗脑。

 

除非自己醒悟跳脱,否则势必在两极化上越走越远。

 

05

结语:在一个混乱的世界里,普通人可以做什么?

 

亚特兰大枪击案,不管最后如何定性,亚裔社区的焦虑,已经切切实实被激发了。

 

当我本已略为悲观地认为,分裂无可挽回的时候,看到一位朋友,分享了一张她邻居给她的暖心卡片。

 

感动之余,提醒自己,生活未必要大道理,未必要口号,在一个看似无序的世界里,在下次不知道谁与谁的冲突里,释放人与人之间的善意,或许就是普通人可以做的改变世界的英雄主义:

 

“请知道我们爱你们。在这个疯狂的环境中,不管你遇上任何人任何事,我们一定挺你”。

 


---End---

 

本文作者:孟小洁律师,坐标洛杉矶,加州执业律师,主要从事美国商业移民法领域业务,Meng Law Group PC主管律师。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转载请注明以下作者和出处:

 

作者:孟小洁律师

出处:“闲话移民”公众号(xianhua_immigration


——————————————————————————

[i] Jay Caspian Kang (2021). ‘We Need to Put a Name to This Violence’, The New York Times, 6 March. Available at https://www.nytimes.com/2021/03/06/opinion/asian-american-violence-race.html (Accessed: 21 March 2021)

[ii] David Nakamura (2021). ‘Amid national attention on bias crimes, Asian American leaders struggle over where to take their movement’, The Washington Post, 20 March. Available a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security/asian-american-violence/2021/03/19/ea373c52-8839-11eb-bfdf-4d36dab83a6d_story.html (Accessed: 21 March 2021)

[iii] Meryl Kornfield and Hannah Knowles (2021). ‘Captain who said spa shootings suspect had ‘bad day’ no longer a spokesman on case, official says’, The Washington Post, 18 March. Available at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2021/03/17/jay-baker-bad-day/ (Accessed: 21 March 2021)

[iv] James Loeffler (2019). ‘An Abandoned Weapon in the Fight Against Hate Speech’, The Atlantic, 16 June. Available at https://www.theatlantic.com/ideas/archive/2019/06/lost-history-jews-and-civil-rights/590929/ (Accessed: 21 March 2021)

[v] ‘Antisemitic Incidents Hit All-Time High in 2019’, ADL, 12 May 2020, Available at https://www.adl.org/news/press-releases/antisemitic-incidents-hit-all-time-high-in-2019 (Accessed: 21 March 202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2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2 个评论)

3 回复 NO_meansNO 2021-3-23 07:13
好文章。深刻冷静有见识,不是见风便是雨的随大流狼群模式。
5 回复 borninheaven 2021-3-23 08:12
美国的主流媒体偏左由来已久,不偏左就不是公正媒体,美国的媒体从来不谈宗教话题,美国的国父先贤都是没封神的神,美国的政客都假装信奉上帝,这些都是美国的政治正确,很难改变
8 回复 8288 2021-3-23 09:27
转发:
不敢面对真正的问题,就不可能解决它。真正的解决方案是立法并严格执法打击犯罪行为,而不是叫嚣反对种族歧视。一面立法prop47,prop57,SB82,规定这种抢劫不是重罪,那种抢劫不是重罪,释放各种罪犯,一面假惺惺地说不许歧视亚裔?亚裔大部分体格小,又让人有一种有钱的感觉,自然是罪犯的目标。谁抢钱还不想找个容易对付又可能有钱的人下手?正是民诛党推行的各种法律陷亚裔于危险境地️
In 85 percent of the physical assault crimes, the victims were Asian and the perpetrators were African American

https://www.sfgate.com/bayarea/nevius/article/Dirty-secret-of-black-on-Asian-violence-is-out-3265760.php
5 回复 西部华人 2021-3-23 10:38
反的就是米国最根本的奴隶主体制。
3 回复 borninheaven 2021-3-23 11:20
左派象庸俗中医,不管伤病就治根!眼睛进沙不舒服,不管眼睛但要补肝;森林大火,不去防治森林火灾,而是宣布15年后不卖车了,就是这么省心省力
3 回复 呐喊丁丁 2021-3-23 23:57
理性思维才有真正的雄辩。顶!
2 回复 呐喊丁丁 2021-3-24 00:07
如果说美国制度存在种族歧视,这个制度内在,外在更歧视亚洲人。在美国无论是上学,就业,。。。最受歧视的是亚洲人。所以,亚洲人反对种族歧视不是没有“对像”,而是要发对这个社会,及其制度对亚裔的歧视。
4 回复 象是一人 2021-3-24 02:42
我个人认为跟川普并没太大关系,背后反而是民主党的影子。把亚特兰大定性为种族仇恨,我觉得是民主党左媒非要把这件事搞成白人歧视亚裔,死者里有两个白人他们可以模糊不谈,重点强调这是白人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事件。这背后一定有动机,虽然暂时这个动机还不是太明确。如果真的跟川普有关,那在他任上应该会更多类似事件,但事实是他任上并没有,反而拜登上台之后突然爆发出了这么多歧视亚裔事件。另外,如果真的跟川普有关,为什么这些事件都以底层黑人袭击亚裔为绝对多数?难道这些人会听川普的吗?而且,黑人伤害了亚裔,媒体绝口不提族裔,只轻描淡写地报道一下事件就算完事,甚至视频里都给凶手打上马赛克。一旦事件中有白人参与,那就大写特写,高清照片贴出来,甚至都快要搞成挺亚裔的运动了,让亚裔有点不适应的节奏。这到底是为什么?背后一定有原因,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我感觉就是为了给川普扣上白人至上帽子,永远阻止他复出。
5 回复 象是一人 2021-3-24 02:59
要真正做到各种族和平相处,唯一的做法就是不要以种族为前提做任何事,比如AA,强调什么学校里亚裔太多,要给非裔等其他族裔更多的机会。这样做本身就是严重的种族歧视。学校就该以成绩录取,就像球队以身高为主要录取依据一样,不该以种族作为录取的元素,这样只会加剧分裂。什么监狱里关的黑人太多了也是谬论。这种事根本不该强调族裔,重点是看这个人因为什么被关进监狱,是不是因为犯罪进监狱,审判过程是不是公平公正,这就可以了。提到族裔的人,本身的标准就是种族,所以就是种族主义者。现在种族主义者太狡猾,打着反歧视的口号搞种族主义就没人敢惹,就像没穿衣服的蠢皇帝,因为他的裁缝是有名的裁缝,大家都不敢有异议,而这个人就可以堂而皇之地把没穿衣服说成穿着华服。这样的寓言故事一直重复上演,从来没有停止过,哪怕是在网络发达的今天也一样。毕竟浑浑噩噩不问世事的人占的比例并不低。
4 回复 SAGFS 2021-3-24 07:29
新闻评论:华裔学生一个动作 触发旧金山政坛地震(图)

我也说几句
已有(40)人发表了评论
    [ 正序查看留言 ]       [ 查看原文 ]

1 回复 举报        编辑        [ 41楼 SAGFS ] 发表于 2021-3-24 07:26
    ===中国70年历史就是一部歧视史,不管在地方单位还是部队连队, 歧视文化不胜枚举哦...美国学区采取另外一种招生政策还谈不上是什么" 歧视 ", 这正说明某些民族的" 小聪明 "根本就无所谓即使得了几个小奖,以后长大了还说不定" 两边拿 "呢 . 至于下面那个大陆小傻鳖鼓吹的1400元也没有什么,不能买房买车,即使给他打飞机也不过十次左右. 远不及那批不劳而获的大陆人哦,这近40年里他们捞到大钱到美国买大房子全家移民享受日子,而且他们大多不在中纪委黑名单上
1 回复 SAGFS 2021-3-25 03:24
上周末的亚裔大游行,一场作秀

作者:解滨  于 2021-3-24 11:31 发表于

SAGFS 2021-3-25 03:22
    ===第二次排华, 即" 隐藏式排华 ", 华者大陆人也 .  不包括台湾人和港人.

    但是, 深受影响面积却波及到整个亚裔层面之广  .
回复 rfw1972 2021-3-25 16:15
白**连日本人都揍,何况狗汉奸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3-25 16: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