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射来的子弹

作者:Nanshanke  于 2016-12-16 01:5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往事回眸|通用分类:政经军事|已有6评论

关键词:六四, 死难学生, 民主运动, 屠夫, 天安门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晚七时左右,天安门广场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那位男高音严厉的警告声:你们必须离开广场,否则生命安全不能得到保证。
八点左右,我骑着自行车从广场向木樨地方向撤离。经复兴门立交桥时,一位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声称是中国青年报社记者,她要我带她去木樨地,那里是学生堵军车的前沿。我让她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我一边骑车一边跟她聊当前的形势。我问她:目前报纸上的导向全变,你们为什么不再写有关学生请愿抗议的文章?她说写还是写,只是不让发表。
临近木樨地,我们听到零乱清脆的枪声划破夜空。女记者跳下自行车说她要去采访,我自己继续骑着自行车向木樨地奔去。
我将自行车停在木樨地路口的东北角,看见一辆熊熊燃烧的公交车横停在木樨桥上,桥东边是大专院校(中央民族学院为主)的学生挥舞着旗帜,桥西边是倚仗坦克等重型武器的军人。学生一边的路两旁挤满了愤怒的市民,不断有人用三轮车将满身血污的伤员载离现场,叫骂声、哭声、枪声、机械声混在一起,路旁的树枝上有人不停地用石块砸向对面荷枪实弹的军人。人们撬开路面的水泥板作为抗争的武器,传给隐蔽在树枝上的人。而军人则躲在坦克后面向着桥东路两边的人群射击。
当时情绪极度冲动,只有愤怒,没有惧怕,个人生死已经被置之度外,不顾一切,捡起地上的石块奋力扔向对面的敌人。
突然鼻子受到一阵强烈刺激,接着是眼泪控制不住。敌方施放了摧泪瓦斯,人群失去秩序,我推着自行车离开了现场。
回到单位后,领导下令封锁院门,任何人不得离开大院,那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了。
六月四、五日连着两天去木樨地一带寻找失踪的同学,多次路过现场,见到许多斑斑血迹的自行车散落在长安街两旁,上面还有人留言:你静静地离去了,你的自行车却留在这世界。
来美多年,一值惦记着那位勇敢年轻女记者的安危,但愿她平安脱险,长命百岁。

高兴
1

感动

同情

搞笑
4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7 回复 琴瑟 2016-12-16 13:34
佩服你的勇敢!不过,从广场去木樨地是往西走,不过建国门,对等的位置上应该是复兴门。
6 回复 Nanshanke 2016-12-16 14:01
琴瑟: 佩服你的勇敢!不过,从广场去木樨地是往西走,不过建国门,对等的位置上应该是复兴门。
你可能是对的。二十七年前的地名已经有些模糊了。谢谢。
8 回复 leeliu 2016-12-17 11:20
当时我校一个研究生枪击死。两个学生受伤。对政府也很不满。后来到美国,发现那些所谓的学生领袖和严家其之流都给自己留了后路,跑来美国。才知上当。他们才是真正的罪人,要为六四死难者们复仇。那个什么柴玲,吃了血馒头,到美国发了财,不说给天安门死难者们,天安门母亲们建立个基金。却拿来给自己打官司。可耻。老天要报应这些手上沾满学生血的罪人。
6 回复 Nanshanke 2016-12-17 11:25
leeliu: 当时我校一个研究生枪击死。两个学生受伤。对政府也很不满。后来到美国,发现那些所谓的学生领袖和严家其之流都给自己留了后路,跑来美国。才知上当。他们才是真
人民的正义要求不会因为个别人的品质不好而变得不正义。这是两码事。
7 回复 ryu 2016-12-18 10:37
Nanshanke: 人民的正义要求不会因为个别人的品质不好而变得不正义。这是两码事。
有理。
9 回复 Nanshanke 2016-12-18 11:15
ryu:    有理。
谢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7: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