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逛上海南京路 中 (回国杂记)

作者:玉米穗  于 2015-12-24 00:2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回国记录|已有10评论

关键词:奥巴马, 百货公司, 大学生, 普通话, 南京路

  当初,许多顾客不知道自己花钱买东西原来是可以做“上帝”的,结果角色错位,“上帝”反让柜台里的售货员做去了。顾客掏钱买气受的事情是经常发生的。特别是南京路,外地来的顾客多,挤在柜台前的人群里招呼几声售货员而不被理睬的情况时常可见。有的顾客想多看几件货物,比较一下,售货员的脸便会不好看。“你买不买啦?都是一样的东西,多看有啥好看啦?”若顾客不买转身离去,背后也许会送来一句:“晓得伊买不起的,扎啥闹忙(凑什么热闹意)。”如果那顾客不甘受气,回转身来理论,就有可能发生争执。这种争执就像奥巴马想要普京低头认错一样是不会有结果的,所以受气的还是顾客,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不做“上帝”。不过偶尔也有顾客戏谑售货员的。有一回,在南京路浙江路处的第十百货公司的皮鞋柜台前,一个大学生摸样的年轻人挤在顾客里看别人挑皮鞋,忽然满脸认真用带有上海地方口音的普通话对柜台里的售货员说:“师傅,这双皮鞋蛮好的,多少钱一斤啊?”

 让顾客更加头疼无奈的是买到品质质量有问题的货物后,不让退货,甚至想要换同样货物也经常遭到拒绝。“你买的时候怎么不看看清楚呢?”“这不是品质问题,是你使用不当造成的。”售后概不认账,顾客通常只有自认倒霉。不过如果遇到厉害的顾客就是另外的故事了。那时南京东路有家工艺品商店,里面有卖各种景泰蓝花瓶,唐三彩之类的。有一回有个顾客在那店里买了件景泰蓝花瓶,回去细看之下发现花瓶上有小小瑕疵,回店去交涉,想换一件同样的。结果去几次,吵几次,愣是不给换。无奈之下,那顾客便去找了一个姓吴的哥们帮忙。那哥们看上去斯斯文文,却是个厉害角色,打架不要命,具有“与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勇气”,而且有心机,懂得“有理,有利,有节”。那哥们受托之后,有一天背着书包,里面藏着那只有瑕疵的花瓶去到那家店里,看到同样的花瓶放在橱窗里,便和颜悦色地要售货员拿出来看看。仔细看过确认没有瑕疵之后,他旁若无人毫不理会售货员由疑惑变惊讶的表情,直接把那只花瓶装入到书包里去了。然后又从书包里取出原先有瑕疵的那只放在柜台上说:“呶,这只还给你们。”里面售货员反应过来后,恼羞成怒,出来几个围住那哥们不让走,并说要叫警察。那哥们毫无畏惧,双眼圆睁,怒发冲冠(其实头上没戴帽子),理直气壮说:“我有发票(收据),花的是买正品的钱,就要拿正品走,叫警察来又怎样。”边上的顾客齐声叫好,纷纷围上来声援那哥们,最后经理出来息事宁人,只得让那蔺相如似的哥们“完璧归吴”了。

 那时南京东路华侨商店对面有一家颇具规模的医药商店,既卖各种药物,也卖医疗器材。那店里还可以免费领取安全套(那时称呼比较不讲含蓄,直截了当叫做“避孕套”)。有不同尺寸的,每盒好像十来只。然而,那时许多年轻人去领取避孕套时总有些别扭不好意思,对店里售货员意味深长的眼光有些顾忌。不过也有不顾忌的。有一天,有个比柜台高不了多少,系红领巾的小男孩兴冲冲地跑到店里,大模大样对柜台里的售货员说“阿叔,给我两盒避孕套,大号的。”那柜台里的售货员惊讶意外之余,哑然失笑,说:“去去去,小赤佬,你知道什么是避孕套,还要两盒大--号的。”“是我阿哥叫我来拿的”那个小红领巾说。“叫你阿哥自己来拿,这种东西小朋友不好拿的噢,”边上另一个售货员说。小红领巾懵懵懂懂“噢”一声,又兴冲冲原路跑出店去,背后是几个售货员说笑着的议论声:“要两盒,还要大-号的,嘻嘻嘻,哈哈哈”。

 南京路上名家老店多。卖眼镜的吴良材,卖剪刀的张小泉,卖西服的培罗蒙,不一而足。这些店对本人而言虽无多大兴趣,但名字却是常听到的。张小泉剪刀据说不生锈,且锋利无比,本以为大概同杨志杀泼皮无赖牛二的宝刀差不多。家中正巧有一把,拿来试试却也未觉得比普通剪刀锋利到哪里去。

 培罗蒙的西服做工好,那时还是比较牛的。记得当初有个同学常穿着一件粗花呢西服,就是那里买的。那哥们常常显得漫不经心地将衣服掀开,露出里面的口袋给人看,口袋上面绣着“培罗蒙”三个字。

 那时还有一家叫朵云轩的字画店,卖笔砚宣纸,刻图章的石头之类的,店里宽敞明亮,墙上挂着不少名家的书画。有徐悲鸿的各种奔跑姿势不同的马。记得在那里还看到一个叫任政的书法,行云流水,潇洒飘逸,印象很是深刻。可是,后来听几个书法爱好者评论说任政的字俗,我却横竖没看出俗在哪里。又有人说任政有求必应,字写得太多,所以字不值钱。当时觉得不无道理,现在想想又觉得似是而非,值不值钱其实未必在字本身。许多人认人不认字,比如本山大叔的字时价几十万,可如果没有本山大叔的落款在下面,许多人便根本看不出那是谁的字,自然那字也就一钱不值了吧。

 

                  (待续)

1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9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6 回复 sousuo 2015-12-24 00:50
大家都出国去做皇帝了。
5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12-24 02:18
任政是邮电局工作人员出身,因此有些自命清高的所谓“书法家”就有些看不起他。其实起起底牌,那些书法家也不见得有什么学问。任政的字还是不错的,至少看着觉得漂亮。
4 回复 西施 2015-12-24 04:03
售货员都是病态。货物又不是她个人的,闹起来为哪样?
5 回复 玉米穗 2015-12-25 05:08
sousuo: 大家都出国去做皇帝了。
谢谢博友阅读评论。问好。
3 回复 玉米穗 2015-12-25 05:13
徐福男儿: 任政是邮电局工作人员出身,因此有些自命清高的所谓“书法家”就有些看不起他。其实起起底牌,那些书法家也不见得有什么学问。任政的字还是不错的,至少看着觉得
我不懂书法,但还是挺喜欢任政的书法的,行云流水很流畅的感觉。倒是前一段时间马云的那幅画实在不敢恭维,卖了三千万,我觉得三千也不值。马云自然是糊弄人,不过也有很多愿意瞎起哄甘愿被糊弄的人,这世界就是这么有趣。呵呵。
6 回复 玉米穗 2015-12-25 05:16
西施: 售货员都是病态。货物又不是她个人的,闹起来为哪样?
博友一定比较年轻,不知道那时候的情景。现在人看来很可笑,可那时候却是普遍现象。不光售货员,连出租车司机,甚至看门的也常常很拽的。呵呵。圣诞快乐。
3 回复 tea2011 2015-12-25 08:22
玉米穗: 博友一定比较年轻,不知道那时候的情景。现在人看来很可笑,可那时候却是普遍现象。不光售货员,连出租车司机,甚至看门的也常常很拽的。呵呵。圣诞快乐。
   即使是现在,换可以,退也是难的。
5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12-25 10:58
玉米穗: 我不懂书法,但还是挺喜欢任政的书法的,行云流水很流畅的感觉。倒是前一段时间马云的那幅画实在不敢恭维,卖了三千万,我觉得三千也不值。马云自然是糊弄人,不
马云的书法就像他的脸一样,所谓字如其人,诚非虚语。
5 回复 Kalco 2015-12-26 03:33
写的好! 行云流水,历历在目,记忆犹新。
5 回复 前兆 2015-12-26 04:15
写得真好!你的这篇详细描述南京路的文章让我想起小时候跟着大孩子去逛南京路的情景!
圣诞节快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3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