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几个“黑户口”朋友 (下)(东京往事)

作者:玉米穗  于 2017-6-21 04:4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6评论

除了上述朱排长和小B以外,当初在东京还认识几位黑户口朋友。比较熟悉的是H君和被小B称之为“刘先生”(刘老师意)的刘君,他们分别是C君的妹夫和妻舅。C君是我打小一起玩耍的同学和朋友,我们前后相差不久去的东京。C君去日本后,将他老婆,妻舅刘君和妹夫H君,后来还有刘君的老婆都办去了东京。刘君H君还有稍后去东京的刘君老婆,都与小B走的是同一条革命道路:到东京后不久就毫不犹豫地做了黑户口。

C君的妹夫H君,与我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我们去日本之前就熟悉。H君当年一表人才,酷似老牌影星梁波罗。他姐姐与C君妈早前是工厂同事,某次大概取出弟弟相片给C君妈展示,C君妈一眼相中了相片上的小梁波罗,说家有小女一枚,提议叫小梁波罗来家看看。结果就把小梁波罗看成了女婿,C君也便有了妹夫。

H君话不多,脾气好。听他老婆说每当她发脾气时,H君不争执,却也不哄她,没事人一样哼哼着小曲儿,该干什么干什么。事后她问H君为何不知道哄她,H君恍然大悟似地说:啊,你不开心了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听着有趣,笑问H君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他笑着说:哪能会得不晓得(怎会不知道)?H君与刘君虽沾亲带故,但话不投机,但他与小B是很好的朋友。H君在日本打工挣钱,他老婆在上海不工作,在家带孩子。H君在日期间,他父亲在上海过世,当初病重时家里曾想叫他回去见父亲最后一面,但好像他父亲不让叫。后来人走了,是否告知H君,家里又意见不一,但最终还是决定瞒着他。我回国时去C君家知道此情况,回日本后看到H君懵然不知其父与他已经天上人间,心里十分感叹。

 

刘君精力充沛,工打得多,挣得也多。听小B说他没事喜欢盘腿坐在榻榻米上点钞票,取出一叠日圆纸币,手指去嘴里蘸点口水,翻来覆去数几遍。小B问他多数几遍是否就会多出几张来,他大概觉得小B语带嘲讽,说:我就喜欢数着玩,哪能啦(怎么啦)?我“分挺”(钱多意),你看着眼红吧?刘君看不起小B,说小B没文化,他在上海时读过电大,学法律,常对人吹嘘说帮某某名人打过官司之类的。刘君自觉日文比小B好,嘲笑小B日文一窍不通。有一次他与小B 一起去某饭店找工作,谈待遇时想问饭店是否提供员工用餐,但他不知道如何说,便做手势比划:左手做出托碗的样子,举到嘴前,右手叉出两根手指比作筷子,做出向嘴里扒饭的样子,说:“考来,考来”(这个,这个)。小B后来将这情形模仿给我们看,逗得我们哈哈大笑。小B后来经常当面一本正经地点评刘君的日语说:刘先生(刘老师)的日语是没话说的,就是说话时手势多了点。

刘君H君还有另外两三个黑户口住在一起,大家分担租金便宜很多。小B一度似乎也曾住在那里。我与H君小B一同外出时,曾经去过他们那里一次,房间里凌乱不堪,充满难闻的气味,是那种男人的汗味脚臭味与烟味混杂在一起的气味。榻榻米上横七竖八都是铺盖,几乎没有落脚之处。我怀疑夜里起来小解时,懵懂之中,一脚踏到胳膊大腿之类的事是经常发生的吧。刘君的老婆稍晚去日本后,也住在那里,狭小的房间用木框糊纸的拉门隔成内外两间,刘君夫妻住里间,其余的哥几个挤在外间。那纸糊的拉门遮挡视线却不隔音,听小B说到了夜里刘君夫妻鸳鸯戏水时,忘情叫唤,完全无视纸门背面身处“水深火热”中的那哥几个的感受。那哥几个便大声咳嗽以遮盖叫唤声,好容易叫唤声偃旗息鼓了,不久里面又传来一高一低一粗一细此起彼伏连绵不断的鼾声。而那哥几个却火烧火燎辗转反侧唉声叹气彻夜难眠了。

B曾说起有个叫胖子(好像姓王?)的,也是黑户口,与刘君老婆一起打工,渐渐彼此说话比较相投,刘君老婆便对胖子抱怨刘君,说他抠门小气,她打工挣的钱都交给刘君,跟他要点零花钱时却小气得要死。胖子半开玩笑叫她跟刘君分了跟他过算了,刘君老婆说那不行。后来胖子听说小B那里有春药,就跟小B讨要那药,说要去搞定刘君老婆。小B告诉他好像效果不佳,但胖子满怀信心说他有办法。然而之后不久胖子好像就被入管局捉住送回了国,估计春药还没来得及使用。胖子被送回上海后捎信告诉小B千万不要回国,说是百无聊赖度日如年。

C君那里还见过两个黑户口,一个姓朱,一个姓倪。朱君是老三届,那时已经年届四十。他原来从上海去了某个太平洋还是什么洋上的小岛国——国名记不住了,发音类似于“叽哩哇啦”或“哇哩哇啦”之类的,到了那里之后发现“叽哩哇啦”国极其原始落后,根本无钱可挣,于是买了张中途在日本转机的机票回国,在日本可停留24小时,他把那24小时擅自无限延长,就成了黑户口之一员。之后每日去高田马场建筑工地打工,天长日久也存了一笔钱。朱君空时爱去教堂寻找主的庇护,有一次去一个新的教堂,找不到路,居然跑到一个警察亭去问路,警察见他日语不通,要他证件,结果他自投罗网被送回了上海。

倪君是H君在上海时的朋友,他们从前常常一起踢球。倪君看着十分精神精干,给人好感。听H君说倪君老婆原来是个模特儿,倪君去日本时老婆刚生了孩子。倪君成了黑户口后工打得很凶,他后来有了一个女朋友,也是黑户口,两人同居在一起。那女的比较厉害,做偷窃的买卖。具体做法是让顾客到店里看好昂贵物品,她偷出后以便宜价格卖给顾客。据说来钱很快,后来听说倪君也加入了生意,得手多次,但后来听说被捉住也送回国了。

以上是本人在东京时认识或接触过的黑户口,其中有我的朋友如朱排长小BH君,其余的都是萍水相逢的一般相识。离开东京后各奔前程,除了我的几个朋友外,并不知道其余人的下落。9903年我回上海时见过H君,他与C君一起请我吃饭。C君那时在上海搞了一个贸易公司与日本人做生意。C君自任董事长,H君任总经理。我见到H君时,明显感觉他已发福,身体大出一圈,当年的那个小梁波罗变成了仿佛凸面镜中的中年大叔梁波罗。在上海时有一回我打电话去他们贸易公司,接电话的是一个年轻女孩,用标准普通话问我找谁?我说叫C某听电话,那女孩很礼貌地回答说:“C总不在”。我说:那叫H听吧。那女孩说:请您稍等。接着听见电话里女孩的声音说:H总,您的电话。今非昔比,H君如今也已经成了“总”啦。(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6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8 回复 fanlaifuqu 2017-6-21 05:14
初期的艰辛可见一斑!
9 回复 tea2011 2017-6-21 07:37
不容易
5 回复 玉米穗 2017-6-21 09:59
fanlaifuqu: 初期的艰辛可见一斑!
谢谢翻老。当时年轻,苦中作乐倒也不觉得什么,现在回过头去看看,还是蛮辛苦的。呵呵。问好!
7 回复 玉米穗 2017-6-21 10:01
tea2011: 不容易
谢谢茶妹博友。现在想想当时真是挺不容易的,不过那时候年轻,倒也不觉得,还挺开心的感觉。问好!
8 回复 tea2011 2017-6-21 19:52
玉米穗: 谢谢茶妹博友。现在想想当时真是挺不容易的,不过那时候年轻,倒也不觉得,还挺开心的感觉。问好!
是的,我12岁时一个人坐了二十多小时的火车,一点也不紧张⋯⋯现在倒是觉得那个时候的我比现在勇敢
7 回复 西郡 2017-6-26 15:00
不容易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7:1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