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穗 (已有 766,493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58289

解放军里的日本兵

作者:玉米穗  于 2017-11-5 01: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说明: 本文翻自古川万太郎所著《中国残留日本兵的记录》。翻译时在不影响原意的前提下,略有删节。

十多年前,我的三弟在中国驻福冈领事馆工作。他那时候曾经对我说起过一件事,使我印象深刻。他告诉我,每逢中国节日,特别是国庆节,领馆里举行庆祝会时,会有一些日本老人受邀参加。这些老人对中国怀有异常深厚的感情,他们里面有些还带着在中国解放战争中获得的军功章,穿着褪了色的很旧的解放军军装。当中国国歌奏响时,老人会跟着大声唱,有的甚至热泪盈眶,大声呼喊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这些日本老人为什么会这样呢?听我三弟说当时领事馆里的一些年轻的中国馆员颇觉得不可思议。但我想,看了古川万太郎的这本书,大概就可以得到答案了。

日本战败投降之后,大约有八千到一万左右的日本兵参加解放战争和新中国的建设。其中三千人左右加入解放军,活跃于前线和后方的各个领域。这本书挑选了一些较为典型的事例描述了这些解放军里的日本兵在当时中国特定历史环境里的生活和战斗情形,他们的经历给后世的人们提供了一个不可多得的了解当时历史的窗口。

 

第一章 我们的队伍回来了

 彷徨北满 

 浅野芳男,一九一六年(大正五年)出生于东京人形町一个纺织业主家庭,长子。一九三二年从商业学校毕业后,听从父亲的劝告去大阪丸红系列下的店里实习,学习从商。在此期间,取得了“能率技师”资格。

 当时日本已经引发了“满洲事变”(九一八事件),在中国东北地区建立了傀儡国“满洲国”,不仅如此,日本并且侵略野心大增,觊觎华北,当时整个日本为军国主义所笼罩。

一九四一年(昭和十六年)七月下旬的一天,人在大阪的浅野突然接到一封来自东京的“召集令状”,命令他于“某月某日之前到某部队去报道”,这就是命令入伍的所谓“赤纸”。一星期后,浅野去东京九段的近卫师团报道,立即被分配去做卫生兵,这样他就成了一名“陆军二等卫生兵”。

浅野被编入屯驻在“北满”旧黑河省(现在的黑龙江省)的第一师团,那时候为了准备对付与假想敌苏联的战事,急需增设野战医院。八月五日,在本乡(地名)的东京大学校内编成第一师团第二野战医院(约三百人),立即出发向西到神户,由神户港坐船出海。船开向哪里士兵们无从知晓,当时法属殖民地的越南战事扩大,大家猜想可能去南方。可是,船到达的是大连,由此察觉到目的地是“北满”,而目的是对苏联作战。从大连坐满洲铁路的军用列车北上,一路摇摇晃晃,五天后总算到达目的地,是中苏边境附近的孙吴。

可是,对苏联的战事并没有发生,军部把矛头指向了美英。被大量投入“北满”的军队,终于逐渐被送往战事扩大的中国大陆战场或者太平洋战场。不过,幸运的是,浅野没有被派往南方,而是被派到北安的陆军医院,直到战败为止,四年间并没有遭遇战事,得以平安度过岁月,这对当时的军队来说是非常少见的情况。

日常主要工作,是在伤寒,疟疾,肺结核等传染病楼栋里勤务,有时也会去治疗在与反满抗日游击队战斗中负伤的日本军士兵。浅野常常充当外科手术军医的助手,在此过程中,学会了类似于盲肠手术之类的医疗技术。后来,因关东军部队扩大的需要,下士官增员,拥有中学学历的浅野,并没有申请却被任命为下士官,到战败那年,他已经被提升为陆军卫生军曹,四年里升了四级。

浅野的好运,到了一九四五年(昭和二十年)便到头了。那年八月九日苏联对日宣战,出兵“满洲”,此后受难的日子开始了。浅野所在的部队,既没有与苏军作战,也没有向“南满”转移,“军部首脑的指示完全不得要领,干部们像无头苍蝇进退失据,停留在北安不知所措”。

九月初,苏军到达,立即解除了他们的武装,医院被接受,置于苏军管理之下。在此过程中,就如总是发生的那样,苏军士兵掠夺财物并对妇女施暴,浅野自己的手表和所持有的其他值钱什物也一概被夺走。

但当时最严峻最重大的问题是:如何方能保护陆军医院里的众多护士,使她们能够免于苏军士兵的凌辱。躲不过兽性发作的苏联士兵,当时日本军的干部把跑到北安来避难的,以日本军和民间百姓为性交易对象的所谓“慰安妇”都交了出去。对于浅野来说,腐败堕落的苏联士兵的所作所为,使他日后赞赏军纪严明的八路军,并成了他决心为八路军效力之后,将两者进行比较的材料。

浅野他们所属的北安的陆军医院,吸收了分散在孙吴等北部地区的陆军医院里的要员,包括护士在内,共有三百人左右。战败后的临时医院,在苏军管理之下,主要收容传染病患者。在败战后的混乱中,传染病,特别是伤寒,疟疾等发病状况猖獗,士兵与民间百姓每天都有几十人死亡,十分悲惨。

十一月中旬,苏军下达命令,要抽调健康的军医和卫生兵共计一百人编成卫生队开赴西伯利亚。原来是被苏军带到那里的日本兵俘虏中传染病扩散,为应付治疗,要送他们去那里。浅野作为其中的一员,向中苏边境的黑河出发。

到了黑河,这里也已经伤寒在日本兵俘虏中蔓延开来,情况恶化难以控制,旧满铁的建筑物都被用作医院,进行抢救和预防,每日忙得焦头烂额,在这样的情形中迎来了一九四六年的新年。

苏军非常害怕传染病,北安医院里的那些让苏军念念不忘的护士们,因为接触照顾伤寒患者的缘故,使他们心有余悸而终于断念。在黑河面临传染病大面积扩散的苏军,到了三月,决定放弃将患病的日本兵俘虏和卫生队送往西伯利亚的计划,将他们移交给到那时才好容易进入黑河地区的中共军队(进入东北地区的八路军与反满抗日游击队合编成的东北民主联军)管理。因祸得福,传染病的猛烈威力,阻止了浅野他们被苏军带往西伯利亚。

浅野他们并不知道这些中国军队就是在日军中被称为“共匪”的“可怕的共产主义军队”,看着那些穿着邹巴巴粗制滥造的军服的士兵们,他们满以为是国民党军。可是过了一些时间,他们首先注意到,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将士们,完全没有像苏军那样要求他们交出钱财和什物,军纪严明,行动敏捷,与传闻中拖沓松垮的国民党军给他们的印象完全不同。另外,那些干部摸样的人们,对日本人说话时的温和的语气和柔软的姿态也使他们感到奇异。日本军的将校们对中国人的态度,完全不是这样的。中国军队的干部们,竟然是这样温和却又纪律严明,讲究礼仪的吗?

卫生队被移交给中方后不久,接到命令让回到原来的北安去。四月初,让病号坐在农民的马车里,浅野他们向南出发回北安,七天后到达了位于司令部旧址的临时医院。在“北满”的数百公里的流浪让人身心疲惫,但终于免于被带往西伯利亚,大家都觉得松了一口气。(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6-11 06: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