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穗 (已有 766,493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58289

解放军里的日本兵 (续一)

作者:玉米穗  于 2017-11-6 00: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评论

在北安,士兵们的关心集中在何时可以返回日本这一点上。几个人聚在一起时,大家立即就会说起这个话题。在东北的南部地区,国共两军关系恶化,形势紧张,(日本兵)可能回不了国的传闻甚嚣尘上,大家心里都焦躁不安。这种焦躁不安导致了对军中干部的强烈怨气和怒火。当初败象日益浓厚时,如果他们果断决定,让患者,护士和军人家属们赶紧南下,布置好回国的准备,大家就不至于在冰天雪地中忍受传染病的肆虐,死那么多人。

北安临时医院里的士兵们并没有被当作俘虏对待,他们可以自由行动。但他们需要自谋生路解决生计。除了照顾患者的人,其余的人都去外面寻找工作。穷途末路的浅野他们,几个人组成一个小组,找到了一项工作,是在毁坏的建筑物里挑拣形状完整的砖块,如此勉强可以充饥。那时候,浅野他们面前出现了几个随八路军一起来的看摸样像是原来的日本兵的人,向浅野他们呼吁,让他们与八路军合作。

这些人是“日本人民解放联盟”的成员,日后还将不断出现。他们主要是一些在华北,华东战场上被八路军俘虏的日军将士,被俘后被送到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根据地延安,在那里的“日本工农学校”(校长野坂参三,副校长赵安博)里学习,一九四零年“反战同盟延安支部”(本部在重庆,代表是鹿地亘)成立,向战场上的日军进行反战宣传活动。四三年改变名称为“日本人民解放联盟”,随着日本战败,这些日本人跑去华北,东北地区,在协助促进日本人回国的同时,也帮助他们在回国之前寻找临时工作,并寻找能够为八路军提供协助的日本人。他们还有一项更大的目标,就是要对日本人进行思想改造,使他们知道把日本引向侵略战争的旧体制旧思想的错误,实现日本的民主化。这些人,在日本人群里被称为“民族干事”或者“政治干事”,从事生活指导和思想教育。

可是,浅野他们虽然对于战败的事实不得不承认,对于所谓侵略战争的反省却是完全没有的。他们认为只不过是战争的进行方式不好导致了败战落到如今的田地。聚在一起时他们朗读“军人勅喻”处于悲愤慷慨的精神状态中。所以当他们遇到那些反战士兵时,他们觉得不齿。尽管不敢当面抢白,但私下里,伙伴们聚在一起时就会议论纷纷说:“身为军人,屈膝投降,没骨气的家伙。这种家伙的话能听吗!”

到了一九四六年九月,集结在北安的日本人开始返回日本,病人和老人优先,做为第一拨出发。接着,浅野他们也开始做返回日本的准备,到了下旬,运送第二拨人的列车到达,行将出发前,浅野他们从中国人那里听到消息,说是在东北南部地区国共内战已经爆发,列车将不会开往沈阳方向。又听说,列车将仍然出发,但中途将转向开往有煤矿的地方去。于是,浅野与关系密切的伙伴们商量,决定放弃乘坐这趟列车的机会,暂时留在原地看看情况再说。他们认为日本当时是怎样的情形也不了解,在这样的情况下慌慌张张地冒然坐上开往哪里去都不知道的列车,不是一个好主意。

后来他们得到了消息说,果然那辆列车并没有经过哈尔滨后开向沈阳,而是在到达哈尔滨之前左转开去了鹤岗煤矿。乘坐那辆列车的那些满脑子以为可以回国了的日本人,发现到达的是鹤岗,而且他们将被强制作为煤矿工在那里工作后,感觉上当受骗,陷入愤怒狂暴的情绪之中。在战乱当中,在连判断自己该何去何从的准确情报都无法得到的情况下,浅野他们仅凭着偶然听到的风声,做出判断和决定,而这个判断和决定完全改变了浅野他们之后的生活轨迹。

虽说出于本能的判断,躲过了去煤矿的命运,但浅野他们立刻就面临了生活没有着落的问题。靠收集砖块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这时候,他们头脑中又浮现出了那些反战战士的呼吁。想起他们说过,八路军需要医疗技术者,希望他们能够提供协作。当初他们并没有在意那些呼吁,但现在情形不一样了,虽然对于“共匪”很反感,但当务之急是要生存。于是决定去打听一下“是否还需要人手。”

从前在北安陆军医院的军医大尉麦仓元(出身北海道,回国后在札幌市开设妇产科医院)当时已先在北安西部的克山医院里工作,浅野他们希望能够与他们所尊敬的麦仓一起工作,他们通过麦仓打听工作机会的事情,结果从八路军处得到的答复是:“内战已经爆发,日本人是否能够回国不知道。而我们人才不足,正需要像你们这样富有经验的人,请务必来帮助我们。”这样,由于麦仓的介绍,浅野他们从四六年九月底开始,在克山医院工作了。

这个医院是八路军,也就是东北民主联军西满军区管辖下的军医院。当时一起进这个医院工作的除了浅野,还有青木章(出身东京,现为医生),池田敬(出身新泻,已故),户井田三(出身东京,现为自民党籍议员),野村士(出身东京,现为医生)等五位原陆军卫生下士官。

克山医院,包括炊事人员,后勤人员在内共有五十多人,这里已经先有数名日本妇女(原日军随军护士)在工作。主要工作是抢救治疗那些在松花江周边地区与国民党军作战中负伤的将士们,也治疗传染病患者。浅野他们这些原卫生兵,除了作为麦仓军医的助手,帮助给伤病员做手术以外,也会做些剖腹产手术。克山医院是具有外科,内科,妇产科的“综合医院”。麦仓转往其他医院工作后,同样是军医的宇野泽胜(回国后在千叶县经营医院)来克山医院顶替他的工作。

他们这几个日本人,当时还不会说中文,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语言成为很大障碍,帮助他们沟通的是来自冲绳的HH 是当初日本支配旧满洲时代,协助配合关东军支配满洲的叫做“协和会”的团体的成员,是个在特务机关从事过活动的人物,精通俄语和中文。他当初作为苏军的俘虏被带往西伯利亚,途中发了肺结核,后来就来到了克山医院,与浅野他们一起在克山医院工作。

刚开始在克山医院工作时,浅野他们认为中国人一定会为了使他们变成共产主义者而给他们“洗脑”,在心里做着防范准备。可是来自中国方面的“思想改造”之后也从来未曾发生,而他们当初最神经紧张的就是这一点。他们注意到H很早就在有意使自己的言行向中国方面靠拢,浅野他们认为H因为过去的经历,那样做也是出于无奈,“但H早晚会投靠八路军成为他们的人”,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对他非常小心警戒。

但即使是浅野他们自己,在每日与八路军接触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地也觉得,以往所抱有的“共匪”的印象,逐渐地在被抹淡。当初浅野他们被苏军移交给八路军时,并不知道那就是八路军,但接触之下得到的印象,已使他们刮目相看。现在与八路军朝夕相处更加切身体会到八路军将士的“作风”乃是在从不懈怠地努力学习与实践之中,日积月累培养成的。浅野他们从八路军的干部们那里经常听到“和风细雨”这个说法。这是干部教育时使用的口号,意思是与人接触时要像春风一样和煦,语言要像春雨润泽大地那样才能进入人的内心。八路军干部把这个作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具体实践,每天都在努力实行着。(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0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3 回复 看得开 2017-11-7 13:40
喜欢听这样真实的故事。
3 回复 玉米穗 2017-11-8 01:12
看得开: 喜欢听这样真实的故事。
谢谢博友。问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6-11 06: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