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穗 (已有 766,493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58289

解放军里的日本兵 (续八)

作者:玉米穗  于 2017-11-13 01:05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2评论

 说到渡江,浅野原本以为直接渡到对岸的,可是乘了四五百吨的汽船渡河后上岸的地方是离开汉口很远的江西省的九江。这简直是渡海的感觉。浅野对长江的宏大有了实感。此时已经没有遭受空袭的危险,可以悠然放心地渡江。江面上这里那里地有触礁沉船的残骸,激战过的痕迹依然残留着。

 由九江开始重新步行行军,沿着赣江向南昌前进。此时“人民民主专政”的口号开始经常听到,浅野他们不懂意思,向中国士兵们打听,回答是:“人民专政”。简单地说,就是为了不让旧统治阶级重新夺回政权,人民必须将他们完全置于统治之下。浅野他们对于“人民专政”的实际情形无法预见,“原来共产主义也还是要独裁呀,那与日本军部独裁有什么不一样呢?”心里萌生出了这样的疑问。

 到达南昌后,军队的教育活动,特别是以干部阶层为对象的学习会频繁地举行。排级干部,连级干部等等,按照级别分开重点学习。与浅野他们外国人也参加的一般的学习活动不同,似乎是带有特别目的的学习。对于浅野他们日本人来说,依然情报缺乏,中国国内的形势发展如何,他们依然不甚了了。然而尽管按命令向南部深入前进着,不知是否敌军已被扫除,像样的战斗几乎没有过。途中虽说遭遇过一次国民党军的空袭,也不过两架飞机而已。浅野他们由这些情况大致推测出,战争的胜利已经归于共产党军。此外传说干部学习会的内容,似乎也是以做好革命胜利后的准备和对应方法等为主的。

 由于有了上述推测,到了这个时期,浅野他们对于中国正在发展变化着的形势的关心一下子变得越发强烈起来。可是从周围士兵那里得到的讯息,正确与否也不知道,不要说最新消息了,他们连地图也没有,去哪里?怎样去?甚至连自己所在的位置都无法确认。此外,浅野他们连钟也没有。在“北满”手表被苏军搜走之后,他们判断时间靠的是每天到点吃饭时的“开饭啦”的叫声和哨子声,夜里的点名,还有就是日头。

 渡过长江进入华南以来,浅野他们医疗部队突然变得忙了起来。不是为了治疗伤兵,而是为了治疗疟疾患者。

 到达九江时,每个人都被发给了单人蚊帐,知道是进入了疟疾的危险地区,但浅野他们没怎么当回事。可是,三十多度的高温天气连续多日,加上超过预想的疟疾的肆虐,从“北满”开始行军已经走了三千几百公里的浅野他们也终于筋疲力尽,感觉支撑不住了似地。九江和南昌周围到处是湖泊和沼泽,是蚊子最好的滋生地。受到困扰的并不只是日本人,部队的大半士兵是东北人,他们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经历这样的酷暑和蚊子的攻击,感觉像是到了异国他乡,异常困惑。

 浅野他们医生组的成员也终于感染上了疟疾,但医生的医疗活动无法停止。忍受着恶寒,治疗患者。幸亏,部队不知从哪里搞到了充足的奎宁,浅野他们一边看医学书,一边按照书本上所说忙着治疗。

 疟疾本身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病,但因副作用引起的脑症比较麻烦。浅野他们帮患者退了烧后好容易睡下休息时,又经常被叫起来去看患者。脑症是被白血球杀死的疟疾原虫留下的残渣被血液带进脑细胞的毛细血管后,引起血行障碍而产生的一种幻觉症状。过一段时间后会痊愈,但患者常常因惊慌大呼小叫找医生。睡眠中突然被唤起,浅野他们有时还以为是“敌人攻来了”。

南北流向横贯江西省中心的赣江是一条相当大的河,走啊走,走啊走,河的宽度也不变窄。部队沿着赣江向南昌,吉安,泰和,赣州,以广州为目标南下。这个沿着赣江的路线,位于当年(一九二七年秋天)毛泽东率领的工农红军初创的革命根据地井冈山的东面。一九二九年一月工农红军从井冈山向江西省南部进攻,终于建立了以瑞金为中心的规模更大的革命根据地,在那里成立了临时革命政府,成为各地的游击部队和革命根据地的存在中心。那之后,直到三四年十月开始的“万里长征”的转战为止,工农红军与无论在装备上还是数量上都压到自己的国民党军展开激烈战斗,成功地生存了下来。

在物质和数量上都处于劣势的工农红军,之所以能够在这里长达数年地维持“独立王国”,并使之成为革命斗争的存在中心,是与人民大众,特别是农民们的支持分不开的。共产党和红军教育培养农民,农民们支持党和军队。他们既是农民也是士兵,既是士兵又是农民。中央革命根据地的这种军民关系的经验,后来在延安被总结和弘扬,成为共产党与红军=八路军=人民解放军的基石。

经过泰和,将要到达某个小村的时候,浅野的眼前出现了让他终生难忘的情景:农民们交相呼喊着,沿着道路跑了出来欢迎解放军。碗里倒了开水,送给一个个行军的士兵们喝。人数众多的农民们蜂拥而来,浅野起初还以为是村子里有什么庆典活动,后来回过神来才知道原来是来欢迎解放军的。随着人群跑近,渐渐听清了他们的呼喊声,他们喊的是:“我们的队伍回来了”“我们的队伍回来了”。脸上都洋溢着兴高采烈的表情。

之前在漫长的行军过程中,并未见过这样的情景。民众对军队带着警戒的表情远远地冷眼旁观的情形反而是经常遇到的。对于饱受军阀,日本军等欺凌的民众来说,那是理所当然的。那种情形行军到了这里后,一下子完全改变了,这是为什么呢?那天夜里,浅野又像以往经常做的那样,向中国士兵们请教。

在东北人居多的部队里,偶尔也有几个江苏省出身的士兵。这些士兵们向对于共产党和红军的历史一无所知的浅野做了说明和解释,告诉浅野井冈山以来红军走过的路程,尤其是红军在江西省南部的游击活动和农民斗争的情况。虽然他们的说明只是极其粗略的断片,但对于浅野他们而言,要理解现在部队正在对于中国革命而言多么具有意义的地区行军而言已经足够了。红军二十多年前播下的“革命的种子”,成功地开花结果了。

如此被大众爱戴和信赖的军队,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军队呢?蚊帐里的浅野凝视着星空,体验到了一种无以名状的感动。自“北满”出发以来的各种体验,好像渐渐凝结到了一点。为什么老百姓会那样心甘情愿地支持帮助解放军?士兵们常说“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这是为什么呢——之前一直觉得似乎可以理解又似乎不那么容易理解的谜,到了这时终于觉得解开了。“原来这就是人民解放军呀”,从这一天开始,“共匪”这个印象就从浅野的头脑中彻底消失了。

从这一天之后,再往前走,同样的场面不断出现。随着这种场面重复出现,其他的日本人似乎也都有了与浅野同样的感慨。之后到达广州驻扎于当地时,浅野他们去参观了早期共产党的干部们创立的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旧址,在那里听说了毛泽东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对于共产党和红军在江西南部的活动进行了较为深入的了解和学习。当时浅野脑子里浮现出的就是农民们欢迎解放军时的表情。(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5 回复 566 2017-11-13 02:35
谢谢您转载这么有价值的历史文献资料。
4 回复 玉米穗 2017-11-13 03:44
566: 谢谢您转载这么有价值的历史文献资料。
谢谢博友。问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8-6-11 06:1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