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那里老光景——河流铁道田地(下)

作者:玉米穗  于 2018-11-11 04: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5评论

复旦西面围墙外的河对岸那时是一条窄而长的泥路。最窄的地方两人并排走都觉得局促。路东面是那条河,西面紧挨路边拉着铁丝网,铁丝网里面从前听说是解放军的打靶场,但我从未看到里面有荷枪实弹的解放军,好像也没有听到过枪声。小时候隔着铁丝网曾经看到过里面有猪圈,也看到过穿着绿色卫生衫挽起袖子腰上系着围裙的解放军饲养员在那里给拱来拱去发着“哼哼”声的猪们喂饲料。但后来那猪圈变成了废弃的残垣断壁,猪大概也都变成了一块块给人大快朵颐的红烧肉,那里面变成了一片荒凉不见人影的空地,地面凹凸不平,长满高高低低的荒草,我日后去圆明园游玩时还曾不期然倏忽联想到那里的景象。

那条河边小路平日里人迹稀少,十分幽静。江南雨水多,雨天沿着小路走,听着头顶上雨水淅淅沥沥落在伞面上,边呼吸着清新湿润空气里的负氧离子,边一路看密集的雨线在河面上击出许许多多的小圈,是颇让人流连和怀念的情景。

但天黑之后那小路就很阴森恐怖,两里来长的一条路黑魆魆的只有一两盏昏暗路灯,相隔很远吊在铁丝网边上的木电线杆上。我读小学时曾有一次天黑后从那里走过的经历,夜色笼罩之中远看那昏黄路灯好像一簇鬼火。一路没有行人,从铁丝网边荒草里发出的虫鸣声与河边蛙叫声此起彼伏。我一路加紧脚步连走带跑,心脏仿佛要从嗓子里跳出来,“咚咚咚咚”听得见自己心跳声,感觉那路漫长无际没完没了。

后来那小路上还出过一次人命。大约七十年代前期一个女聋哑人在那河边小路上遇上歹徒被杀害了。被杀害的女子与我住在同一个复旦家属宿舍里,儿时在宿舍里经常遇见。邻居们听说她被害都十分震惊。那段时间那个女子的脸庞常在眼前出现,活生生一个人,年纪轻轻忽然就没有了,而且是那样毫无预兆地死于非命,那事儿对于儿时自己内心的冲击是难以忘记的。

河边小路在河道沿着复旦后墙转弯处分叉,一条沿河通向国定路桥那里去;另一条继续向前延伸,小路尽头是一条铁路,铁路前面是一个重型起重机厂的围墙。那条铁路东西向,向西通到江湾那里去,向东通往五角场方向。虽说地处偏僻貌不惊人,但据说那条铁路是中国最早的铁路(大概是淞沪铁路之一段),英国人修的。偶尔有拖着长长一溜货车厢的列车在上面缓缓驶过,有时也有喷着白色蒸汽的火车头鸣着汽笛单独行驶。但大多时候没有火车,两条铁轨静静地从两边延伸到远方。我对于那铁路最早的记忆是儿时有一回随父亲去江湾,回家时就是顺着那铁路走的。父亲和我踩着铁轨中间的枕木往回走,太阳从背后将一大一小两个背影投射在前面铁道上,父亲将手背到背后走,我学样也将手背到背后。父亲便笑说:小孩子老嘎(老气横秋意思)。那时我应该还未上小学,可是那情景却记得格外真切。后来上小学时我自己也去过铁路那里不少回。那时候一度小伙伴们搜集儿卵石玩,大家伙儿都只找到些小而丑陋的儿卵石。我却知道铁轨那里从铺垫铁轨的石子里能找到大个儿的儿卵石。我从那里捡了不少带回去,小伙伴们看到我的儿卵石不仅块大而且形状圆润光滑,垂涎欲滴,紧缠着追问哪里找到的,那使本人颇觉得意。

此外,小学四五年级时,还去铁轨那里捡过废钢铁。当初捡废钢铁也是一项广泛开展的运动,属于备战备荒为人民之一环。自从苏联老大哥变成“苏修”之后,中苏关系恶化,还在乌苏里江珍宝岛那里打了几仗。为了防备苏修侵略,准备世界大战,为了“高筑墙广积粮不称霸”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当时一方面到处挖战壕,一方面大捡废钢铁。复旦大学里那时就修了不少战壕,比《地道战》里的地道更考究,是浇注了水泥的,顶上有盖板。复旦小学和复旦家属宿舍里的却很简陋,就是在泥地上挖出一条条沟,挖出的泥土垒在沟边上。挖完之后苏修老也不来进攻,那些战壕废弃不用,时间长了积了膝盖深的雨水,冬天上面还如乌苏里江似地结了一层冰。再有就是捡废钢铁,老师动员我们说:多捡到一块废钢铁就能多造出一颗射向苏修的子弹。于是大家为了多造子弹到处寻找废钢铁,但僧多粥少,很快就捡不到了。可是有一回发现那条铁路边却沿着铁轨堆放了许多废钢铁,估计是列车拉来将那里作为临时堆放地的。那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从那里捡走——“挪走”可能更准确——的废钢铁大概能造出一百颗子弹吧。

80年代时去单位上班,数年之中几乎每日经过上述河边小路和铁轨。那时河水泛黑已远不如儿时看到的清爽,河里已无法行船。退潮时河道变得十分狭窄,两边露出很多黑色的淤泥。8384年时复旦西北角外的河道那里曾被疏浚过一次,河岸斜坡上铺设了一些大石块,面貌改善不少。但不久又疏于管理,石块的缝隙之间长出野草,到后来更有野火烧不尽的势头了。小路分叉处那里,夹在铁路与复旦后墙外的河道之间是一片田地,春天开满黄灿灿的油菜花煞是好看。我从那里经过时数次看到年轻男女坐在那里搂搂抱抱谈情说爱。八十年代时上海对于恋爱男女而言是个尴尬而不方便的时代,那时住房局促狭窄,在家没有单独相处的空间,外面除了电影院也无太多地方可去。人民公园虹口公园之类总是人满为患,每一株小树后面都被恋爱男女占领,地上铺张报纸或手绢席地而坐,情到深处情不自禁相拥想抱,背对外面无视来来往往的行人。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之下,上述河边油菜地对于热恋男女而言实可算是难得的理想清净之地,即便不似莫言的红高粱地般可以肆无忌惮忘乎所以,相拥想抱互表爱慕之情是没有什么大碍的吧。(完)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5 个评论)

2 回复 fanlaifuqu 2018-11-11 07:29
现在小河都消失了!
1 回复 南沙2 2018-11-11 12:19
我住虹口足球场旁边,那条铁路每天中午从吴松口运送燃油到北站。文革中爬上虹口公园围墙侦察人间烟火,黑话“偷电”,很是好笑
1 回复 玉米穗 2018-11-11 15:04
fanlaifuqu: 现在小河都消失了!
是啊,面目全非了。问好翻老。
2 回复 玉米穗 2018-11-11 15:05
南沙2: 我住虹口足球场旁边,那条铁路每天中午从吴松口运送燃油到北站。文革中爬上虹口公园围墙侦察人间烟火,黑话“偷电”,很是好笑
“偷电”还蛮生动的。呵呵。
1 回复 南沙2 2018-11-11 15:28
玉米穗: “偷电”还蛮生动的。呵呵。
有同学看的鸡动不已,夜不能寐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17:5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