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地方老故事 一 遥远的宿舍

作者:玉米穗  于 2019-1-22 02:2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4评论

虽说往事并不如烟,但也并非事事都能在记忆库中占据一席之地。至少于我而言是这样的。

 

不过,儿时在复旦宿舍渡过的那些阳关灿烂的日子,却是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落日黄昏,静夜无声,那些远去的往事仿佛田野上的雾霭,悄无声息地升腾起来,在心田里弥漫开去。。。。。。

 

那时候,我住在复旦第四宿舍,宿舍围墙外是成片的田野。春天时盛开的油菜花金灿灿一片。那时复旦宿舍区是一片充满乡野气息的地方,河浜沟渠交织、土路交错、绿树成荫。蓝天白云之下,虽说是否悠然均不见南山,但路边的野花青草和不远处的田野,都令人心旷神远。

 

清晨,天色刚微微泛白,四平路边空四军大院内的起床军号悠悠响起。号声划破寂静的天空,掠过青霭未散的田野和几处为绿树环绕的村屋,掠过散落在田野中当年董存瑞漏炸了的几个孤零零的混凝土小碉堡,越过复旦附中沉睡的空旷操场,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

朝阳中,宿舍院里出现几个取牛奶的孩子的身影,小木偶般踟蹰着,睡眼惺松懵懵懂懂,窄小的肩膀上耷拉着大脑袋。空奶瓶在手中的小篮里轻轻晃动,在静静的晨曦中发出绵密清脆的“叮叮”声。

中午时分,门房老李照例在宿舍院内走一圈,一起一落手摇着铜铃,“咣啷当咣啷当”提醒人们结束午休去上班上学。

傍晚,透过前窗,只见戴着草帽荷锄而归的男女社员踏着夕阳,三三两两行走在墙外土路上,身后留下一串呱叽呜哇的谈笑声。

远处,暮色弥合,田野渐渐变得朦胧空寂。

此时,伴随叽叽喳喳归巢倦鸟的嬉闹,宿舍里不时会响起父母呼唤孩子的声音,“玉蛋,玉蛋,回家吃饭”,“潘启明,回来吃西瓜”,呼唤声此起彼伏,回响在宿舍上空 。那是一天宿舍里最为闹忙的时刻。逐渐降临的夜色暗和着厨房里飘出的菜香,催促疯累了的孩子回家。带着疲惫和兴奋,即便有再多不舍,小孩最终还是脏兮兮地回到已被爹妈抹干净了的饭桌旁,张着疲惫了的双眼,坐等着香喷喷的米饭上桌。

那时,窗户会被一盏盏黄色的灯泡点亮,喧闹一天的院子变得安静下来,偶有碎言细语、锅碗飘勺声从窗中飘出,短暂地划过夜空,消失在暗的深处。

院子复归平静。

 

“酱—油—酱—菜!豆板酱—甜蜜酱!”那时候每到周末,宿舍里会响起这熟悉的叫卖声。

听见吆喝,家长便把孩子唤到身边,递上空瓶,再塞上二毛钱,“呶,去打半瓶酱油买五分钱酱菜回来。——表忘了找钱!”冲着孩子的背影,家长末了还不忘叮嘱一句。

卖酱菜的是位个子高高、身板直溜、五十开外、走路有些外八字的男人。每逢周末他就用自行车拉一辆老旧的拖车,在各个宿舍里转悠叫卖。拖车里挨个挤满了一个个深褐色的陶土罐,里面分别装着豆板酱、甜蜜酱、什锦菜、萧山罗卜干、酱油、醋、麻油等等,货品齐全,除了地沟油,三鹿奶粉之类不该有的,应有尽有。酱菜男不苟言笑,童叟无欺。戴着袖套围着围裙,一边忙着舀酱油称酱菜收钱找钱,一边也不耽误拖着长腔继续吆喝:“酱—油—酱—菜,豆板酱——甜蜜酱!”(玉米冲冲冲 文)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1 回复 fanlaifuqu 2019-1-22 02:27
甜蜜!讲!
1 回复 南沙2 2019-1-22 08:46
半瓶酱油5分酱菜,2毛钱找2分
1 回复 玉米穗 2019-1-22 16:05
fanlaifuqu: 甜蜜!讲!
谢谢翻老!问好!
1 回复 玉米穗 2019-1-22 16:06
南沙2: 半瓶酱油5分酱菜,2毛钱找2分
南沙兄一定也熟悉那样的场景吧。呵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0 01: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