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地方老故事 (十六) 牙乌柜与烫婆子

作者:玉米穗  于 2019-2-22 00:4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玉米冲冲冲|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10评论

【一】 牙乌柜

 

沪语中,人们将贮放棉被等冬季物品的箱子称为“牙乌箱”。

记得小时候,家中就有一个奇特的牙乌柜。

之所以称其为“柜”而非箱,系因它较南方人通称的牙乌箱高出许多,差不多与南方人家的五斗橱比肩;说它怪,是其又异于 “五斗橱”:无抽屉无梳妆镜。最有意思的是它的门:占柜约三分之一大小,无荷叶与柜体相连,就一块板,开启时卸下,关时再架上,用搭扭扣上固定住。

牙乌柜是木制,毛砺的外表涂了红漆,箱内为木质本色。里白外红如花生。

柜子简易得甚至可说粗糙,然作用却巨大。因此它在家中虽突兀却自在,一派我很丑却很温柔的大大咧咧。

喜欢这柜子,不仅仅是记事起它就立于家中,和我们同呼吸共命运历经风雨。更由于它肚中的宝贝,那里贮藏着温暖的期盼和憧景。

而最难忘的,莫过于秋季开启柜门:

照例是乍冷还暖、北风袭来时;照例是晚饭后,桔橙色灯光下;母亲打开柜门,取出在箱内密匝安放了一个夏季的被褥和秋衣。

凉凉的什物带着木香,散发着浓浓的樟脑味儿,被一摞摞码放边上,满满一床。将夏季衣物悉数收进牙乌柜后,母亲便开始处理床上的物品。未几,它们便被消化贻尽:褥子铺在了床单下,棉被则整齐地叠放在床脚,多出的几件则被关进壁橱作机动;而一件件厚实的冬衣则被收入一个个抽屉。

铺上褥子的床立时变得柔软深厚,一脚下去一个窝;棉被则令我们顾不上擦脸洗脚,拉起盖在身上头上,大口贪婪深吸樟脑丸和木的混香,那个舒服呵——恨不能纳头便睡,一觉不起。

有如此和暖舒服的大被,三九严寒何所惧?让暴风雪来得更猛烈些吧!

时常,随冬季衣物而出的还有小时用过的什物,“那是你的绒线帽。半岁那张照片上戴的就是它。”在我们的嬉笑打闹中,母亲边忙边不忘告诉我们不曾留下记忆的往事。打量着手中袖珍绒线帽,连自己都不相信:居然曾经就那么一点点大?

同样的什物来年会引出同样情景,但一样的话题带来的却是不一样的感受,因为我们一年年在成长。而成人后也渐却明白:父辈们在年复一年的复述中,其实也体味了人生的丰饶。

——冬天就这样来了!

而烦燥的夏天,则象车站的站碑,被驰过的列车留在了身后,一点一点越来越远。

于是,在牙乌柜带来的融融暖意中,我们开始了对严寒的期盼,憧景雪花飞舞和承载着春节的来年。。。。

 

 

 

【二】 烫婆子

 

到现在也没弄清,是“汤”婆子还是“烫”婆子。

汤者,水也;烫者,温暖至极之意。因此,“汤烫”二字皆合适,都让人望文生义,生动形象恰如其份。

冬季江南,阴冷潮湿,寒气逼人。最冷时节滴水成冰,即便在屋中也有哈气。天擦黑,寒凝大地,冷意更甚。看完【新闻联播】,被幸福被振奋被大好形势激“冻”得已是坐立不安,白开水般乏味节目让沙发上苟头缩脑的我们决定保暖为重,钻被窝成了唯一选择。此时,汤婆子有了大大用武之地。

将整壶的沸水“咕嘟嘟”顺汤婆子嘟嘟嘴灌入她浑圆的肚子,拧紧盖,汤婆子就成了 “烫”婆子。热情的她带来的不仅有温度,还有风骚大水泡——如果你与她滚烫肌肤直接相亲的话。

铺好棉被,将烫婆子仪式般郑重地放入棉被脚头,为艰难的入被作铺垫——有过江南生活经历的人都知道,冬季钻被子是多么悲壮何等惨烈,盖因棉被凉如冰窖寒彻骨髓。

待漱洗毕,烫婆子已把被子捂得暖呼呼热哄哄。吸口气将缩的双腿“噔”地伸开,越过被子冰冷的中间地段,进向深处。双脚触暖的那刻,就如海面上飘流的水手突然间双脚触到海底,揪着的心“咯噔”落地。少倾,暖流涌向全身。

长舒口气,潇洒地把手对家兄一挥,“拿去。苏维埃不再需要你的怜悯!”

于是,圆满完成阶段性任务的烫婆子被转往下个目的地。

“寒由脚入”、“暖身先暖足”。看似普通的老话无不蕴含丰富的人生经验和生活哲理。

窗外塑风吼,电视里是扯淡的狗血剧,傻叉们一个个演的还特用力。时辰仍早,于是,龟缩在暖和的被中,我们或阅闲书,或谈天说地。

玻璃上凝结着厚厚一层水汽。

又一个普通的江南寒夜,象往常一样,在烫婆子的陪伴中渡过。(玉米冲冲冲 文)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2 回复 徐福男儿 2019-2-22 01:58
牙乌箱是不是应该写作“夜壶箱”,是从前晚上放尿壶的柜子,所以一般靠近床头。到我们那个年代,已经有抽水马桶了,夜壶箱的功能就转换为衣柜了。是不是这样,还求教于玉米穗兄。
2 回复 玉米穗 2019-2-22 02:16
徐福男儿: 牙乌箱是不是应该写作“夜壶箱”,是从前晚上放尿壶的柜子,所以一般靠近床头。到我们那个年代,已经有抽水马桶了,夜壶箱的功能就转换为衣柜了。是不是这样,还
谢谢徐福兄。徐福兄说的是对的。此文非我所写,我是原文转载,保留原样,以便不失“原汁原味”,呵呵。问好徐福兄!
2 回复 徐福男儿 2019-2-22 02:20
玉米穗: 谢谢徐福兄。徐福兄说的是对的。此文非我所写,我是原文转载,保留原样,以便不失“原汁原味”,呵呵。问好徐福兄!
哈哈,经兄提醒,才看到最后有一句“玉米冲冲冲  文”。那是另有一人?
2 回复 玉米穗 2019-2-22 02:54
徐福男儿: 哈哈,经兄提醒,才看到最后有一句“玉米冲冲冲  文”。那是另有一人?
对的。老地方老故事系列都是出自玉米冲冲冲,而非本人。因为写的是我也很熟悉的事情,转贴于此的。呵呵。
2 回复 tea2011 2019-2-22 03:05
徐福男儿: 牙乌箱是不是应该写作“夜壶箱”,是从前晚上放尿壶的柜子,所以一般靠近床头。到我们那个年代,已经有抽水马桶了,夜壶箱的功能就转换为衣柜了。是不是这样,还
对,福兄讲的正是我想说的,应该是床头柜(夜壶箱) ,文中写的应该是被具柜,内放棉花毯,被子。
2 回复 tea2011 2019-2-22 03:11
汤婆子通常有个布套子防烫,等半夜或天亮醒了可以拆开套子,残余暖度高一点。而热水袋天亮时基本上冷脱了。
2 回复 玉米穗 2019-2-22 04:31
tea2011: 汤婆子通常有个布套子防烫,等半夜或天亮醒了可以拆开套子,残余暖度高一点。而热水袋天亮时基本上冷脱了。
茶妹说得对。我们小时候冬天早上用汤婆子里的温水可以洗脸,但刷牙则嫌不干净。热水袋的水不会"再利用”的。呵呵。
2 回复 tea2011 2019-2-22 12:01
玉米穗: 茶妹说得对。我们小时候冬天早上用汤婆子里的温水可以洗脸,但刷牙则嫌不干净。热水袋的水不会"再利用”的。呵呵。
是的,恍若前世
2 回复 南沙2 2019-2-22 14:05
床头柜
2 回复 玉米穗 2019-2-22 15:02
南沙2: 床头柜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0:5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