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地方老故事 ( 十八)那些年,我们一起嗮被子

作者:玉米穗  于 2019-2-28 01:3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玉米冲冲冲|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3评论

气温,居然降到了零下十五度。

真冷,这个冬天。

谁说气候变暖?是不是政客们转移话题?

玻璃上的冰霜和窗外的肃杀景色,让人想起了那些在故乡和异国南方晒被子的往事。

——如果说,在现实与理想中寻找平衡是出于生存本能,那么,用回忆填补空白又是什么?

 

冬季,晒被子是件愉悦的事。

——它不仅表明那是风和日丽的晴朗天,更预示晚上可免去钻被之凉。在男人哭吧不是罪、女人哭吧没眼泪的今天,还有什么比寒夜睡暖被更幸福更臭美的事?

将被子抱到晾衣架的毛竹杆上,拉开扯平再拍二下,棉被就象听话的拉布拉托犬,温顺地在阳光下开始暴睡。看着它们在竹杆上四肢伸展、白肚朝天的舒坦样,想象着自己在阳光味道中入梦的情景——你,幸福了吗?

原以为热闹的晒被场景南方才有,及至到了东瀛,方知天外有天。

鬼子的晒被热情比同胞更胜一筹,更深入更广泛更发扬光大。他们不择时日——但凡晴天,无论春夏秋冬周末于否,统统地把被子请出户,或搭阳台上,或挂晾衣架。阳光下,那一片一片又一片的大被洋洋洒洒,蔚为壮观。

于这生活气象中,岛国展现了它别样的大气。

这景致令人意外又亲切。

东洋,景色秀丽气候宜人。太平洋丰沛的雨水隔三差五将列岛冲洗得纤尘不染。

在这样的环境中晒被——即无暴尘沾染之忧,又无空降秽物之虑——不是享受是什么!

毫不迟疑,我也加入了天皇的晒被大军,又一次当了伪军。

这是让人痴迷的爱好,更是丧心病狂的“事业”:它让你晒过一次便欲罢不能,只因蓝天太清辙空气太纯净,阳光太醉人。

于是,白天,被子在太阳下安睡,夜晚,我则拥它入眠。

那些日子,梦里阳光都灿烂。

 

隔壁沈秘书夫人系北方人,本无晒被习惯,见我天天忙晒被,于是把我当成了党中央:只要吾被出房,伊就紧紧跟上。见面招呼也离不开这话题:“我看见你晒被子,我也拿出来晒了,嘿嘿。”

但,即然是伪中央,就肯定误国误民!

那是个秋天的周末,艳阳高照,将大被子架出屋后,便与同事一起外出采购。

一小众在异国他乡常驻者,虽说住同楼同院,但平日忙于工作,下班后又各有各的安排、各有各的活动,所以难有机会凑一起。于是,周六的采购就成了大家沟通最佳时机。

集体采购一周一次。除采购一周食品,还去“青山の洋服”、“FUTATA”等店扫荡折扣日制服装,故一次至少需三四个小时。心情好时,采购完回住所放下东西,再出动去“放蹄”——吃自助。和收入相比,日本的自助餐价位非常便宜,1200多日元一位,折12-13美元。各式寿司、拉面、冰激淋水果、面食、屁傻(PIZZA)、中华料理等应有尽有,挻吃!返家途中,再扫荡沿途的“青山の洋服”。

通常周六就如此渡过,倒也算充实滋润。

沈夫妇照例也随车同行——他们是扫荡主力,绝不放过任何机会,但“放蹄”时就踌躇:有时俩口都不去,有时则派一个代表出席。理由是“吃不惯。”

沈夫人照例是那句话:我看你晒被子了, 我也拿出来了。呵呵!

路上,车窗外的街道似乎还未从宿醉中醒来,安静空荡。

每个周末的早晨,这个城市都象胭脂残存的女子,倦怠而颓靡;而周末一过,则又是一番景象:繁华忙碌、精神抖擞。这个国家是矛盾综合体,不同时段呈现完全不同面貌,就象风情女郎一样诡谲善变。

车内,气氛热烈。

随任家属老陈,又说起他泡汤经历:“这小日本也太不文明了,大家都光着呐,招呼不打就进来俩女的。”老陈夫人嘴一撇:“又来了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露过脸!”

后排的马师傅接老陈的话:“老陈你当时什么反应?”

马师傅是厨师,北京人,人称“大马”,他生得瘦骨僯峋,个子高高,最有特点的是脸,苏东坡把它们比喻为:“去年一滴相思泪,今朝方流到嘴边”。

大马的问话让商务秘书老王和老公彼此暗暗用胳膊肘互捣一下,紧抿着嘴憋笑。

老陈倒也实在:“我老头子了,还反什么应?!”话峰一转:“你那天干什么去了?成天大马大马的就数你牛,该你亮剑当老大却没影儿了。干什么去了你?啊?”

大马从不和同志们赤诚相见。即便到了别府、汤布院等闻名遐迩的泡汤圣地,他也拒绝脱衣,宁可在休息厅看一窍不通的日文电视。

被触到软肋的马师傅将头转向窗外,不再吱声。

。。。。。。

一路说说笑笑。没想到,天居然阴了。不一会儿还落下雨点。。。。。

想起阳台上的被子,心里忽然一惊:天!

 

再看沈夫人,也一脸屎相。她一定在后悔:这该死的伪中央!

。。。。。好不容易采购完回到家中。幸好幸好,屋檐有功,只湿了一小半。用熨斗熨熨,晚上还能睡!只是有了点雨腥味儿,娘娘(凉凉)的。

而沈太则悲催许多:晾出去的是棉被,收回的却是“水灌肠”。

 

令人欣慰的是:经此失利,我们的晒被热情未受影响,依然一如既往。只不过战术有了调整:离院先收被,被人不分离。

 

如今,身处的这个城市雾气沼沼、灰头土脸,它不适合也不习惯晒被子。在这里呆久了,你会心生失落:地球上真有明媚艳阳和清新空气?

当年车上,老陈曾描绘他心目中的理想悠闲生活:“过一年退休回国,就看看【新闻联播】,洗个澡,如果心情好再披件浴袍冒充中产,在沙发上读读【人民日报】。别的别想太多。”他还说出一句至理名言:当明白今天的美好不会持续不会再现,就享受它,同时学会忘记它,否则你内心很难平静。

——坐而论道且言之有理,老陈不愧是驻外江湖老手。

记得大马完全当时同意老陈观点:“对,有了高潮你就喊,千万别含蓄。”丫什么事都能纳进他的拿手领域。

而后来听到的另一句话“掐着秒表去泡澡,舒服一秒是一秒”,印证了老陈的精僻。

我正在试图忘记,但又不断告诉自己:

——那些年,和沈夫人以及那个城市的百姓一起晒被子的日子,是真的。(玉米冲冲冲 文)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1 回复 看得开 2019-2-28 20:19
以前在太阳下晒被子,今在烘干机烘被子。
1 回复 玉米穗 2019-2-28 23:46
看得开: 以前在太阳下晒被子,今在烘干机烘被子。
今非昔比,鸟枪换炮了。呵呵。问好博友。
1 回复 萧舒菲 2019-3-10 16:49
好文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23: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