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弄堂邻居(七)

作者:玉米穗  于 2020-2-19 05:2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来娣不待见老山东帮她找的对象,她喜欢原来那个自己找的,可是那个被她爹妈老山东夫妻棒打鸳鸯活活拆散了。老山东夫妻说那人又搓麻将又斗地主(纸牌游戏),邻居老头们打大怪路子,他站在后面一看老半天,年纪轻轻的吃饱饭木事体(没事情)做,也不学点文化,啥个本事都木(没)有,光长个傻大个有啥用?马相(长相)好又不能当饭吃。来娣为此哭了好几次,老山东老婆说:哭也木用,不来三(行)就是不来三。那还不是为侬好,侬以后谢谢我们都来不及。于是便一拍两散了。后来老山东就托人找来了这一个。这一个戴眼镜,文质彬彬,杨浦区业余工人大学(夜校)学习中。不仅爱学习,而且和老山东一样喜欢看参考消息,在墨西哥又发生水灾等世界大事方面与老山东有共同关心共同感慨共同话题和共同悲天悯人的情怀,老山东夫妻都对这个未来女婿很满意。但来娣对他很冷淡。

夏天太阳西下后,大家都坐在外面纳凉,一眼望去满大街都是打赤膊的男人和穿着睡衣睡裤的女人坐在小竹椅或小凳子上摇芭蕉扇,来娣和她男朋友还有彩霞我妹妹几个人也坐在外面说说笑笑。来娣男朋友衬衫扣子一直扣到喉结下面,彩霞说他,人家男的都赤膊,你不怕热啊?他说,我不热我不热。一面裤袋里掏出手绢摘下眼镜擦脸上的汗。来娣就翻他白眼,嘴里“呲”一声,一脸不屑。他们几个说笑话,那男的情不自禁笑出声来,来娣拿眼瞪他,那男的笑容便一下僵在脸上,之后好像烈日暴晒下的冰块,瞬间笑容就被吸收干净,无影无踪了。

彩霞比来娣小两岁,可邻居都说她看着像来娣的姐姐。那让她听了很来气,说:瞎三话四,我啥地方像伊阿姐?彩霞脸上总长痘痘,此起彼伏,不是额头上就是脸颊上冒出来,有时竟然还长在鼻子上,使她生怕变成酒糟鼻。她老把脸凑到镜子前用左右两个食指挤痘痘,老山东夫妻劝她不要瞎挤八挤,要留疤的。她说熬不牢,看到那些痘痘就“挫气”(不顺眼),恨死忒了。一定要把它们干净彻底消灭掉。结果她脸上老疤未退又添新疤总有一些褐色或血红的斑斑点点。

彩霞为了男朋友的事儿与老山东夫妻一度闹得不可开交。老山东夫妻横竖看不惯那个“毛脚”(未婚女婿),说他就会吹牛逼说大话,这个也是他朋友那个也是他亲戚;这事儿他能找人搞定,那事儿他能叫人摆平;别人搞不到的东西他有办法搞到,别人去不了的地方他都能去,华侨商店用港币外汇券购买的东西,他找人啥都能买到。但搞了老半天,家里那台金星牌电视机还是来娣男朋友搞来的。老山东夫妻因此又想故技重施棒打鸳鸯,但彩霞倔强,宁死不屈。老山东老婆祭出杀手锏威吓说,侬死心塌地要跟他,我们就断绝母女关系。彩霞说,断就断。我今天就搬到他家去住。老山东夫妻就没辙了,只好默认,但横竖总还是看不惯。那男的有时拍拍彩霞肩膀或膝盖之类,老山东老婆就嘀咕:动手动脚,轻佻,一点都不稳重。她老提醒彩霞女孩子要自重,婚前一定要守住底线不能逾越。彩霞说,晓得唻晓得唻,哎呀,烦死忒了。但其实他们乘老山东夫妻外出不在家,早在家中直不起腰来的二层卧室偷吃了禁果。有一回正巧被一板之隔躺在地板上打算睡午觉的本人听见。彩霞说,痛,痛,侬轻点好伐啦。那男的就说,好,好,我轻点,慢点。然后一阵让人面红耳赤心动过速的窸窸窣窣动静,彻底毁灭了本人瞌睡。片刻又听到彩霞说,我是侬咯(的)人了,侬要对我好,对我不好要侬好看。男的说,哪能(怎么)好看法?彩霞说,我就死把(给)侬看。男的赶紧说,我会得对侬好,对侬好的呀。我后来把这事儿告诉我女朋友“三口百惠”听,她说“腻心(恶心)死了,咯(这)男人不是个好东西。”

 

九十年代初前后,我们几家邻居家里情形都出现了一些变化。先是国庆于八十年代末辞职经商了。他弟弟原本工作的里弄加工厂频于倒闭,国庆和他弟弟干脆就承包下来自己做生意了。国庆老婆很担心,说太冒险,反对国庆辞职,国庆不听她。阿訇说:老板噶(那么)好做啊,人人都想做老板,有几个做得成的。还是大锅饭吃吃算了。国庆说,侬只草种(没本事的人)只会混日子,阿拉这种摸子(有本事人)不做老板啥人做老板啊?国庆做生意开始很艰苦,据说去外地出差时为节约旅馆费用睡在火车站候车室长凳上,一天两三只面包充饥。让他老婆既担心又心痛,但几年之后渐渐有了起色,他们用我们这儿的房子加上他老婆的一套房子,两处换一处,搬到公寓房子去了。

我于九零年初与朋友一起去了日本。一去数年,九三年底回沪探亲时,阿訇的儿子已经完婚。他们花了几万元钱将那老房子的房间布置得焕然一新。我妈告诉我那都是阿訇的前妻出的钱。她在前几年从香港回上海就联系上了儿子,给了他不少钱,母子相认,定期到外面见面吃饭。阿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干预不过问。姨姆说:儿子嘛总归是儿子呀,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有钞票不把(给)儿子用把啥人用啦?

那年回国最让我震惊的是彩霞?她得了脑癌,脑壳里的肿瘤压迫神经已经不能正常走路说话,脸浮肿歪斜,回到娘家呆在家里不出门。我妈告诉我她来日无多了,老山东夫妻不愿意多提她的事儿。我问彩霞老公怎样?我妈说他隔几天会来看看她,除此之外也无能为力。我去楼下老山东夫妻家里看彩霞,老山东夫妻显得很感激,热情倒茶叫我多坐坐,彩霞努力显得平静的样子,我看她说不了话的摸样,想起以前小学同班时她的摸样,又想起从前她恋爱时与他夫君偷吃禁果恰巧被我听到的事儿,心里无限感叹唏嘘。那次是我见到彩霞的最后一面,我返回日本没有多久彩霞就过世了。(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9:2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