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五)

作者:玉米穗  于 2020-8-10 23:0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评论

瞿秀秀结婚了。与学校里被猜测可能是她男朋友的任何人都毫不相干,她丈夫是上钢某厂的一个车间主任。那人是瞿秀秀姐夫的高中同学,她姐夫说肥水不外流,把老同学介绍给小姨子,俩人就成了夫妻。学校里有人议论说,搞了半天找了个大老粗啊。瞿秀秀说,啥个大老粗啊?侬懂伐(不)啦?车间主任管一两百人呢,是中层干部好吧。

瞿秀秀谈恋爱期间,他男朋友神龙见首不见尾,学校里没人见过,也很少人知道。结婚后,她丈夫来学校找她过几次,个头高大,穿件蓝色粗布工作服,胸口上印着上鋼某厂红字。图书馆的几个阿姨说,小瞿啊,你爱人卖相(外貌)倒是蛮好的,穿衣服太随便了。瞿秀秀说,男人家嘛,关键是事业心,吃穿那么讲究有啥出息?她仿佛容不得别人对她老公有半点负面评价,弄得像个辩护士似地为她丈夫辩护。时或还不经意地说点她丈夫的“笑话”,秀秀恩爱。她说有一回他们夫妻逛淮海路,她看到前面一女的外套好看,手指指说那件衣裳倒蛮好看的。她丈夫立马三脚并作两步撵上前面那女的问道,同志侬各(这)件衣裳啥地方买的?我想给我爱人也买一件。把那女的吓一跳。

“侬刚(讲)伊好笑伐?”瞿秀秀每次说完这个“笑话”都要加上这一句。

 

我毕业后留校。我们那届毕业生留校了三十多人。以后每届学生都有留校的,充实到各系各专业实验室,也有分去教务处设备科电教科校办工厂和图书馆的。那几年里学校不断分来大学生研究生做老师,还从外地和本市其他大学里抽调来了新的校长常务副校长教务处长和图书馆馆长。学校兴建了颇具规模的新图书馆和实验大楼,显出一派新气象。

许多原来做教师的工农兵学员或学历不够正规的“等外品”教师被下架转到其他部门从事行政或事务性工作。有些去了图书馆。图书馆迁进宽大而装修得有点富丽堂皇的新馆,人员扩大了好几倍。除了新来的馆长之外,还新来了俩年轻副馆长,分别是华东师范大学和复旦文学院图书馆系的毕业生。

瞿秀秀在教师阅览室,与她搭档的是宋晓琳。宋晓琳原本是物理实验室的实验员,新的毕业生分去物理实验室后,她因学历不够被调去了图书馆。宋晓琳能写一手漂亮好字,任政的行书体模仿的惟妙惟肖,她喜欢文学,读了很多小说,但没有正规学历,她对自己被调出物理实验室耿耿于怀,说,那些大学生研究生有啥了不起的,还做老师呢,字写得像蟹爬似的。

我留校后先在设备科电教组,电教组后扩张为电教科迁进实验楼顶层,我便成为电教科之一员。学校工作自由闲散,我得空时常泡图书馆。图书馆一二两层南北两侧的几个学生阅览室里经常人满为患一位难求,位于三楼的教师阅览室却清净得多。那里有许多杂志,除了一些专业方面杂志之外,人文地理历史乃至电影娱乐杂志也有一大堆,还有少量英文日文书刊。那些杂志琳琅满目,封面花花绿绿使人眼花缭乱,我喜欢图书馆的氛围,在五花八门各种各样的书刊杂志里穿来穿去流连忘返,常常一呆一两小时。

去图书馆多了,与那里的许多人混得厮熟,与他(她)们贫贫嘴聊聊天听他们八卦八卦学校里这人那人的各种轶事也不失为一件有趣的事儿。最熟悉的是瞿秀秀和宋晓琳,她俩管理教师阅览室,每周还轮班做几次晚班(图书馆晚上开到九点),我去那里翻看期刊杂志之余,时或与她俩闲聊。有一回瞿秀秀对宋晓琳说我老油腔滑调的,做学生的时候曾跑到老图书馆去找她借《少女的心》(一个手抄本,并没有那个书)。宋晓琳听了哈哈掩嘴大笑,我没料到瞿秀秀还记得那事儿,装傻充愣说,有那事儿吗?宋晓琳说,那不是油腔滑调,那是幽默。宋晓琳告诉我她丈夫说我老来三(行)的,知道的东西很多。我估计那是因为有一次她丈夫与我聊天时说到一个历史人物,一时想不起名字,我恰巧知道那名字,他便觉得我“来三”了。宋晓琳丈夫那时刚从校外某工厂调来我们学校不久,在总务处下属木工厂当小头头。他与宋晓琳一样喜欢看书,尤其对逻辑学有兴趣,但他也没有正规学历。总务处想让他做科长,但需要有大专以上学历,他那时工作之余参加某大学历史系自学考试,经常看中国通史。宋晓琳丈夫不喜欢总务处工作,觉得成天打交道的木工厂那帮工人都是没文化的大老粗,他感叹身不由己,没有条件转去自己喜欢的其他部门工作。岂料若干年后他竟因为在总务处工作而发了横财,夫妇俩扬眉吐气心花怒放。瞿秀秀后来对我说,依拉两噶头(两个人)现在发财唻,混得不要太好哦。侬刚(讲)想得到伐(吧)?

图书馆借书处的姚莹真待人很热情,我常去她那里借书。那人说话嗓门全开,在借书处门外楼梯上时常就听见她的大笑声。那人笑点很低,大笑时露出上下两排肉红色的牙龈。瞿秀秀和宋晓琳背地里说她十三点,说她男人莫名其妙人间蒸发了,她还能笑得那么开心。原来若干年前姚莹真在校办工厂时候有个师兄带过她,后来俩人成了恋人,同车间另外有个青工也喜欢姚莹真,俩人眉来眼去使得师兄嫉妒而痛苦,但那师兄性格内向不善言辞和沟通,与姚莹真吵了很多次,每次都被骂得狗血碰头。后来有一次大吵一架后那师兄不堪痛苦,留下一封信给姚莹真告诉她从此在这个世界上将不再有他这个人,就消失了。学校知道后报案公安局,兴师动众寻找那师兄下落,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成了一宗迷案。当时那事情闹得纷纷扬扬,连还在做学生的本人也曾经听说过,听瞿秀秀宋晓琳那么一说,才知道原来这个为人热情时常开怀大笑的姚莹真就是那桩迷案的女当事人。(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tea2011 2020-8-11 01:44
马相/我通常写成卖相。我也喜欢图书馆的氛围,和在家看书感觉不一样
回复 玉米穗 2020-8-11 02:45
tea2011: 马相/我通常写成卖相。我也喜欢图书馆的氛围,和在家看书感觉不一样
茶妹说得对,应该是卖相,谢谢指正。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11 02:5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