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漂亮女人的现实生活(七)

作者:玉米穗  于 2020-8-20 03: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已有2评论

瞿秀秀的上外同学吴东进要出国了。他从前的阿拉伯语系的老同学介绍他去北也门给那里的中国工程队做翻译。没有之一,吴东进是我们学校最早跨出国门的先锋人物。当时,青年教师里有人考托福并联系国外(主要是美国)大学申请留学事宜,但大都还八字没有一撇,出国感觉比登月球容易不到哪里去。吴东进最初说要出国时候,大家都当笑话听,他去找我们科长韩天琦帮他复印大学文凭成绩证明等相关资料时,说他要去北也门做翻译了,我们科长一脸难以置信,似笑非笑语带戏谑说,你——,做翻译?就差没有脱口而出“开啥国际玩笑啊”。没料想吴东进真拿到了签证,让许多人跌破眼镜之余心里也有点说不出的滋味。吴东进办理了一年停薪留职手续,临行前,去图书馆找老同学瞿秀秀话别。

瞿秀秀说谢谢老同学还记得我哟。吴东进说我啥时候忘记过你大美人啊,我们乡下人有自知之明,不敢高攀嘛。瞿秀秀说,你现在扬眉吐气唻,夏主任肯定想不到啊。吴东进说夏主任多厉害啊,哪里看得上我们“工农兵”啊。说我们阿拉伯语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倒过来读,他那个“福清”英语了不起啊,可现在怎么主任丢了,教授也没评上呢?吴东进对当初刚进学校时受到夏福清戏弄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这时有一种终于吐了一口恶气的快感。不仅因为行将出国,感觉很出风头,同时也因为夏福清正在走麦城。

原来夏福清申报正教授被驳回了,他提交的相关论文被人指摘有剽窃嫌疑,许多段落乃至结论都与别人早已经发表了的学术论文高度雷同。为了此事,不仅教授没评上,教研室主任也被其他人顶替掉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副教授头衔一介普通教师而已。学校尽管对夏福清未做公开行政处分,说要尽可能避免风言风语,以维护老教师的名誉和积极性,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剽窃一事传得纷纷扬扬,夏福清有些灰头土脸。吴东进说夏福清在路上遇到他时总是将头扭到一边假装想心事没有看到他,他就偏偏大声喊,夏主任好啊!瞿秀秀说人家已经不是主任了嘛,你还叫主任。吴东进说他不是主任了我才偏要喊他主任。瞿秀秀后来对我说,侬覅看吴东进乡下人啊,报复心老强老有心计的。吴东进又告诉瞿秀秀夏福清其实还有别的事情,说他不止一次晚上把女学生带去办公室,黑灯瞎火不知道在里面搞什么名堂。瞿秀秀问他怎么知道的,吴东进说,我这个团委副书记组织委员是白干的吗?学校里哪有什么人的事情能瞒得过我的?他让瞿秀秀等着看,说夏福清早晚还有好戏看。

 

瞿秀秀换个话题,说到吴东进的丈母娘章淑慧。说日前在学校路上遇到她,抱着吴东进两岁不到的儿子,一脸春风感觉良好,说我们小外孙长大要到外国去生活的,他爸爸先去帮他打基础。瞿秀秀说,你一出国,你家章老师好像也很出风头啊。

“管她屁事”吴东进蹦出一句让瞿秀秀大感意外的话来。稍停片刻,忽然竹筒倒豆子,发了一大统牢骚。他说,我人还没走呢,就说要给她带个彩电回来,还要一个冰箱。还说其它也不多要了,有脸说那话,出国一年一共就四大件名额,她一下子要走了一半,还说不多要。瞿秀秀说,女婿女婿半个儿子嘛,人家章老师把你当自己儿子,才不跟你见外嘛。“她算了吧。我吴东进就一个爸一个妈,她们看不起我爸妈乡下人,乡下人怎么啦?我就是乡下人的儿子,看不起你不要找我啊,找我干什么?!”吴东进越讲越来气,他告诉瞿秀秀他儿子周岁生日时候,他爸妈特地从乡下赶来给孙子过生日,提溜了两只老母鸡还带了一大袋子鸡蛋,结果他老婆和丈母娘一脸嫌弃说鸡脏,还做脸子给他父母看。他想叫父母在家里住两天再回去,他老婆和丈母娘一声不吭,一脸不乐意,结果他父母当天就回乡下去了。吴东进说,我父母养我这么大,我都没有为他们做什么,现在到我这里来看孙子还要受这个鸟气,我他妈的想起来就心痛难过,我算什么儿子啊!他说他父母现在根本不去他家里,他弟弟以前常来学校找哥哥,到他家吃饭用大碗,他老婆就露出不屑表情,吴东进说,“乡下人吃饭就爱用大碗,怎么啦?现在我弟来找我都不去家里吃饭,我带他去食堂吃,半斤八两爱吃多少吃多少,大腕怎么啦?乡下人胃口大,老子拿盆吃,你管得着吗?”瞿秀秀赶紧找话劝慰他说,城市人和农村人生活习惯不一样,你丈母娘和老婆也不一定是有意那样的。她们至少对你还是不错吧?要不然当初你丈母娘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你啊。吴东进说,她女儿病退知青,里弄加工厂临时工,一个月工资二十几块钱,我哪点配不上她?结婚后,她工作都不做了,呆在家里,我一个人挣钱养家。我不仅养老婆,还要孝敬老婆妈老婆爸,每年过生日都要生日礼物,生日还差老远呢,我老婆就叫,哎,我妈我爸马上要过生日了哟,那个还不算,三八妇女节也要送礼物给她妈,那个三八节管我屁事啊,现在又要搞什么教师节母亲节了,以后这些个劳什子节日都要送礼物,苛政猛于虎,搞得比国民党苛捐杂税还要多。瞿秀秀听了噗嗤笑出来,说,看来你这个上门女婿是不容易啊。吴东进说,我自己爸妈养我这么大,我就不记得他们主动跟我要过一样东西。我每次送东西给我老婆爸妈,想到自己爸妈就难过,他们白养我了。我跟我老婆说了,这次出国回来四大件,她妈拿走彩电冰箱,我就把洗衣机音响送给我爸妈,一边一半。我老婆说乡下哪里用得到洗衣机音响,我说用不到,摆在房间里做摆设我也送给他们。我老婆说那我们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吗?我说没有你不会自己去挣啊?

瞿秀秀没想到吴东进找她话别竟会发那一大统牢骚,她后来告诉我她从那时候就隐隐感到吴东进的婚姻有隐患,但她大概并未想到自己的婚姻也同样会面临危机。(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akeqin 2020-8-20 08:00
故事娓娓道来,有味道!百姓人家,抵不过强权和门户控制。
回复 玉米穗 2020-8-20 10:46
akeqin: 故事娓娓道来,有味道!百姓人家,抵不过强权和门户控制。
谢谢博友。问好!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20 10: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