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意识被唤醒的那年夏天(续五)

作者:玉米穗  于 2021-11-3 23: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那天夏边听到烧饭间里腾起一阵爆笑,那是安徽和李秀英家闺女几个人在那里说笑。笑声之后李秀英大闺女高晓宝说,跃进这只小胖子真的老则劲(有趣),老搞笑的。夏边不知道他们之前说了什么,但高晓宝的这句评语完全符合他对熊跃进的印象和感觉。夏边觉得熊跃进很有趣很好玩。那家伙似乎身上的每个细胞里都包裹着开心,而且总是毫不费力地把开心传递给别人。有一回夏边说起刚到夏大爷家时去衡山路上瞎晃悠,老是看到一戆大(傻子)也在那里走来走去,逢人就笑。熊跃进告诉他那个戆大叫阿大,家里还有个双胞胎弟弟阿二,阿大是戆大,阿二不是。他讲了一个戆大阿大的故事。说有一回阿大跑到徐家汇二十六路电车终点站那里(就在衡山路附近),脱下裤子蹲到一辆电车后面屙屎,排队等电车的人们指指点点唧唧喳喳喧哗起来,却没人上去制止,一个售票员听到喧哗走出来看到阿大把那里当厕所用,赶紧上去制止,说,喂喂喂,侬是狗还是人啊?哪能随地大小便的啊?阿大抬头冲售票员一笑,转而低头脸红脖子粗用力屙出最后一截屎,然后一转身抓起还在冒热气的屎一把甩到了售票员脸上。

熊跃进说很多好笑好玩的事情给夏边听,他常常会吹牛,有的是纯粹胡编乱造瞎吹,有的是不懂装懂瞎吹。他爸爸是残废退伍军人,腰上有个枪眼,夏边去他家玩时看到过,像个肚脐眼似地,周边的肉都纠起来像台风风眼似地旋转着凹进去,看着很刺眼。熊跃进说那是他爸打淮海战役时候留下的,他爸立了军功,杜聿明就是他爸活捉的。夏边直感那肯定是瞎吹,立功可能是真的,杜聿明肯定不是他爸捉的。夏边想起父亲说过工作单位里有个老革命,只有一条胳膊,那老革命是大老粗,没文化,逢人就吹自己的光荣历史,说他缺失的那条胳膊是白求恩割掉的。后来文化大革命,被造反派小将揍得鼻青脸肿,说他污蔑国际共产主义战士白求恩大夫,还有人揭发说他截掉胳膊是为了安装义肢暗藏小型发报机给蒋介石反攻大陆通风报信,差点把他剩下的那条胳膊也拧下来。熊跃进看夏边怀疑不信,信誓旦旦发誓说,向毛主席保证那是真的。后来狗驴子悄悄告诉夏边,熊跃进吹牛时如果只说“向毛主席保证是真的”,那肯定还是吹牛,历史的经验无数次证明,他经常欺骗伟大领袖毛主席,而且完全不把欺骗伟大领袖当一回事儿。然而如果他说“骗侬是侬儿子”,那基本上就是真的了。

然而后来有一次熊跃进说了“骗侬是侬儿子”,结果却证明仍然是假的。但那一次不仅夏边和狗驴子开始都认为是真的,就是熊跃进自己当时也是把握十足认为百分之百错不了的。那次是说到李秀英大闺女因病不去插队落户的事,熊跃进神秘兮兮地说,高晓宝其实不是心律不齐,而是小肠气,所以不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他跟夏边和狗驴子解释说,小肠气就是驴(卵)蛋黄一个大一个小。夏边和狗驴子不约而同瞪大了眼睛,既新鲜刺激又难以置信。夏边问他,女的也有卵蛋吗?熊跃进权威十足地说,当然有啦,女的只不过没有屌,驴(卵)蛋黄跟男的一样。狗驴子说,瞎三话四,侬吹牛逼。熊跃进说,侬懂只驴(卵)。我骗那(你们)是那(你们)儿子好伐?夏边问熊跃进怎么知道的,熊跃进叫他们等等,转身三脚两步跑上楼,回家拿了一本《农村医疗手册》下来,他把那本砖头厚的书打开,翻到一页折叠页面,那页面上有两三个粗制滥造的插图,边上有印刷同样粗糙的文字说明,熊跃进把画面放到夏边和狗驴子伸向前来的面孔下面,手指点点页面上一个上宽下窄状似牛头的图样说,看到吧?这个是女人的卵巢,卵巢是啥么事(啥东西)啦,卵巢就是放驴(卵)蛋黄的地方。夏边和狗驴子顿时疑虑全消,夏边觉得熊跃进不仅有趣好玩,而且知识渊博,不禁对他多一层刮目相看。但当然后来他还是知道熊跃进那个权威论断纯属“伪科学”,不过那已是好几年之后的事情了。(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1-3 23:4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