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意识被唤醒的那年夏天(续六)

作者:玉米穗  于 2021-11-7 03: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前尘往事

原来不光男人有卵蛋黄(睾丸),女人也有卵蛋黄,难怪妇女能顶半边天。熊跃进用他那本《农村医疗手册》醍醐灌顶让夏边和狗驴子大开眼界,对他大为佩服。这佩服还不仅仅来自“卵蛋黄”,还因为他的其他许多故事。那些故事既有趣又刺激,常常让夏边和狗驴子听得心跳加速欲罢不能,有的故事到几十年之后夏边依然记忆犹新,实可谓影响源远流长。

熊跃进讲过一个李大卵的故事。那天要讲故事时,隔壁李秀英家小女儿高晓玉也凑在边上想一起听。熊跃进说,这只故事少儿不宜,小姑娘更加不能听。高晓玉的二姐听到从房间里跑出来,白了熊跃进一眼说,侬是狗嘴巴里吐不出象牙,讲得出啥个好东西!就把高晓玉拉回屋里去了。熊跃进笑嘻嘻情绪全不受打击,绘声绘色给夏边和狗驴子讲述了李大卵的故事。他说从前白匪军——也就是国民党军追剿红军时,有一次一个白军连长带了一队人马追到山间一条河边追不下去了,因为红军已经跑到对岸,把河上的吊桥拆掉了,白军连长抓耳挠腮正不知怎么办好,柳暗花明又一村,有人告诉他说附近村子里有个李大卵,那人生殖器勃起时候巨大无比可以架在河上当桥梁使用。白军连长听了喜出望外,马上派人把李大卵捉来,让他掏出玩意儿来看,一看大失所望,说,哪有那么大?普通嘛。李大卵说,长官别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然后就两手握着阳具做“伸展运动”,瞬间那玩意就充血无限膨胀起来,好像匹诺曹的鼻子一样。白军连长看得目瞪口呆,大喜过望,命令李大卵将他那玩意儿架到河上充当临时桥梁。白军连长带着人马踩着李大卵的“命根”过河。连长走在命根桥上,得意洋洋,心想看你红军再往哪里跑,一得意掏出一支烟来点燃了吸,不料香烟上落下的火星,烫到了李大卵的命根,李大卵“哎呀”叫唤一声,一抽搐,阳具立即缩小回原状,结果白军连长和手下士兵统统落入山涧急流里淹死了,而红军则顺利逃脱跑去了延安。这个把革命元素与生殖器有机结合的故事不知是不是熊跃进的原创,但无疑给夏边留下了深刻印象。很多年后,夏边已是人到中年,有一回在福州机场等飞机,无所事事,信步走进候机大厅里的一家小书店,无意之中一眼看到在排满了于丹马云等大师名人的鸡汤励志正能量书籍的书架上,竟然有一本《天下卵》挤在边上,抽出一翻,是一个叫冯唐的写的小说集。那是夏边第一次知道冯唐的名字。冯唐的《天下卵》不期然激活了夏边的遥远记忆,儿时熊跃进的那个“李大卵”瞬间穿越时空一下展现在他的眼前。《天下卵》与李大卵的不期而遇使得夏边从此也记住了作家冯唐。

狗驴子对李大卵的故事却不以为然,他说这只故事里连个女的都没有的,没劲。熊跃进于是又讲了个有女的出现的故事。那故事大致上是说以前土改运动时候,一个小个子无赖如何软硬兼施威逼利诱把地主小老婆弄去高粱地里睡觉的事情。后来熊跃进告诉夏边那个故事来自小说《迎春花》,熊跃进说《迎春花》和《苦菜花》都是黄色小说,很好看。有一回,熊跃进拿了几页从《苦菜花》里撕下的“精华”章节读给夏边和狗驴子听,夏边很久之后还能记得大致内容,是说汉奸王谏之的小老婆与家里一个长工偷情,被王谏之的表弟宫少泥窥见,宫少泥便以此胁迫奸污表嫂的情节。那“精华”里有绘声绘色的细节描写,听得夏边和狗驴子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熊跃进边读“精华”边不时拿眼瞟狗驴子,快读完时忽然老鹰捕捉兔子似地出其不意伸手一把抓住狗驴子裤裆,说,又抠驴(卵)子!狗驴子一惊,几乎弹跳起来,迅速把手从裤兜里掏出去护裆,说,啥恁(人)抠驴(卵)啦?没抠!熊跃进就指着狗驴子的裆部叫夏边看,说,侬看呀,撑洋伞了,狗驴子撑洋伞了。夏边果然看到狗驴子裆部突了出来,三人都开心大笑,夏边分明觉得自己身体里也是一阵阵躁动。(待续)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11-7 03:4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