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世界 (已有 1,130,723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58603

意志、天道;民主、惑众

作者:舌尖上的世界  于 2015-12-31 22:12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说了也白说|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4评论

关键词:自由意志, 天道, 民主, 暴民

(此文成于2012,原标题《Free will, God's Plan, Democracy, and Demagoguery》。两三年后的今天,事情愈发明朗了。Trump信口开河,庸众甘之如饴,Democracy终究还能走多远?)


Free will, God's Plan, Democracy, and Demagoguery


(试答方励之先生的疑问"民主体制不再在乎'暴民恐惧'了吗"?题目太大,范围又广,信马由缰随着思绪走也就是了。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不求完备,只想梳理自己的思路。又一个六四国殇的日子到了,人们对民主的认知似乎也该再往前迈一小步吧)


纪念方励之先生,最好的方式我以为是把他提出的问题继续拷问下去。方先生首先是科学家,其次才是民主人士。所以他不会去回避那些民主斗士们视而不见的一些问题。中国人里,方先生这样的总是少而又少。不幸他却撒手西去了。


我很看重方先生最后这篇文章"圣心寺与'暴民恐惧'"。西方民主今天已走到它的多事之秋,作为一个善于观察分析归纳推理的科学中人,可以肯定地说方先生此文不会是无中生有心血来潮的即兴之作,他是有感而发的。

先从如今网络上开始时尚流行的一个新英文单词说起:Ineptocracy。什么意思呢?这里有一个解释:"A system of government where the least capable to lead are elected by the least capable of producing, and where the members of society least likely to sustain themselves or succeed, are rewarded with goods and services paid for by the confiscated wealth of a diminishing number of producers"。显而易见,IneptocracyThugocracy也即暴民统治还有距离,但实在也相差并不遥远了。这个流行词今天主要是被用来形容Obama政府,给它涂上些近于暴民统治的色彩。


其实关心时政的人该知道,Obama上台几年来,勉强算得上为穷人办的事也就是医保一桩。而且庸众统治也不是Obama上台以来才有的事,议员政客们以取悦选民为唯一要务就更不是一天两天的行为了。所以仔细体会下来,单挑Obama出来涂以Ineptocracy色彩,本质上属于一种蛊惑煽动,带有很明显的Demagogic rhetoric的成分。但它的煽动对象显然不是穷人,而是有钱人或自以为有钱的,抑或是自以为和有钱人是一头儿的,那些人们。方励之先生对暴民恐惧的描述里数次提到"穷人"这个概念,"穷人的人数众多,但见识少,缺乏教养,拙于价值判断","穷人大众容易失去理性(或本来就没有理性)易于被煽动",等等。这可是方先生上等人对穷人的偏觉偏见了。易于被煽动的,不是单单的穷人"大众",而是涵盖了所有人的"大众"。


好莱坞电影Men In Black里,Agent K有一句话精萃至极: "A person is smart. People are dumb, panicky, dangerous animals."一部搞笑大片里的轻轻松松一句话,简直让古往今来关于自由意志的哲学思辨都变得一钱不值。不用说这是导演Barry Sonnenfeld先生塞进来的私货,和故事本身没大关系,听懂的观众有几个也很难说。虽然中国有句老话"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该国人也常拿来给自己壮胆打气。独裁者又常把"人民,只有人民•••"挂在嘴头上。但是中国人源于真实生活的切骨感受,倒是"一个人一条龙,一群人一条虫"的无可奈何。为什么会如此?K 的那句话是解谜的钥匙:虽然人是有理性有意识的,每一个人均有free will。但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只是自然界中的一个物种,受物种求生存的自然规律支配。这个'物种生存的自然规律',我姑且称其为God's plan,或God's will

人和人类,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Free will只是对个体的人而言,而物种意义上的人类并没有free will。它的生存方式被God's plan所支配。

Richard Dawkins
从另一个角度对此作了解释:生命固然多姿多彩,本质上无非都是基因的载体而已。基因借助我们作为它世代相传的一个载体,完全不在乎我们作何感想。人人拼命猜想着各自的,五花八门天花乱坠的生命意义,以鼓舞自身生活的勇气。其结果只不过是完成着基因暗暗下达的指令。在这里,Dawkins'基因'其实不仅仅指那个双螺旋体,而更是一种指令。所以叫它God's plan实在挺恰当。当然Dawkins是个无神论者,他绝不用God这个字眼的。

人五花八门千姿百态地活着。平均下来的结果呢,人类不过是按步就班,照基因的指令以一种社会动物的方式存在着。

中国人从整体上看有着一种逆来顺受的本性。他们视这种存在为自然合理并发展出一整套文化体系来强化这种存在。中国人于是几千年来被框在一套君臣父子的森严等级中缠斗,并一次次在剧烈变革中改朝换代,以此来达成社会资源的再分配。这实在与狒狒们的存在方式并无本质差异。社会动物的个体之间从无平等可言,千百万年来总是通过弱肉强食的残酷争斗,由新头领赶走老头领并占有它曾拥有的全部资源。人之异于禽兽者,几稀。缺乏自由意志的人群和狒狒社会并无不同。

应当说中国人的这个选择是符合God's plan的。基因只在乎它的载体是否有效地传宗接代,而不关心载体本身的命运。站在基因的角度看,'中国人'这个特定人类族群的存在方式相当成功。但从人的角度来说,借用王尔德的话,这只不过是存在着,很难算是在活着。


但人的free will常常不满于这种既定的命运,时刻企图挣脱出来。Democracy就是这样的尝试之一。Democracy,如同所有意识形态领域的精华篇章一样,产生于古希腊文明。但是现代意义的democracy与它的古希腊祖先有着相当本质的差别。多数人有一个误解,以为民主就是一种状态,更有甚者的是把民主等同于人手一票直选政府的民众参与。这实在是非常危险的误区!其实那根本不再是democracy而是在向demagogue敞开大门,乘虚而入的,不外是庸众统治暴民统治。


现代民主是一个过程而非一种状态。它的游戏规则就是一步步逐渐地扩大参与者的范围。显而易见,过程是动态的,而状态则是静止的。democracy这个渐进地inclusive模式给一个社会提供了动态稳定机制。反之,一个静态的exclusive社会的稳定就须要人为地强制地去''。迄今为止,中国社会在数千年间就总是这样试图维护着一种静态exclusive状态,但其强制维护下的静态稳定却总是周期性地被动荡所打破。


现代民主萌生于英国,而北美则是它最大的一个实验场。大约八百年前,二十五个贵族迫使英王约翰与他们签下一份协议,以契约的形式划定英王的权限,同时确立贵族们的参政权利和自由。这个文件,就是最初的大宪章。自那以后,无限制的权力就开始与国王告别。参政范围则从最初的一小夥儿贵族逐渐外延,将越来越多的人包容进来。道路当然是曲折的。国王背弃契约时有发生。不幸掉脑袋的倒霉蛋也有,查理一世就被克伦威尔给砍了头。克伦威尔先生还趁机搞了一回军事独裁,拉着英国人走了几年回头路。他把议会取消的时候,"连狗也没有叫一声",可见这位领袖当时无可争议的威权。有意思的事情是,英国人似乎对回归God's plan并不感兴趣。强人克伦威尔一死,议会又请出一个家伙当国王,压箱角儿继续搞平衡。要说按自然之道,皇上该是你死我活打出来的才对嘛。后来的光荣革命,更是不发一枪一弹不流一滴血地完成了改朝换代。在忠实遵守God's plan的中国人来看,这简直的不可思议。


在北美的实践是顺理成章的。这已经是1688光荣革命之后近百年。北美试验场里没有贵族,所以最初的契约中人是那些有财产有土地的男性白人。这非常自然。洛克先生的契约论,当我们抽掉其"人生而平等、自由、独立"的荒谬前提后,余下的核心只不过是对私有财产的尊重和保护。更为重要的是, 建国先父们虽非名份上的贵族,他们的生活环境与文化氛围实际上造就了这样一批natural aristocrats。他们的思想境界与人格情操是今天的政客们根本无法望其项背的。


建国先贤们在美国立国之初就对民主政治有着无尽的争论。这其中要数Thomas JeffersonJohn Adams之间的分歧为人们所熟知。John Adams应当是这些人中对民主政治疑虑最深的一个。他曾说:"There never was a democracy yet that did not commit suicide"。Thomas Jefferson则对民众抱着相当理想主义的热情,是民主政治的强力推手。这两位同时在建国50周年的七月四日那天仙逝,巧合的实在让人不可思议。试想,如果二位再一起活过来看到今日美国,他们会如何感想、评论?可能他们会一如既往地继续争论下去,永无结果。不过John Adams相比起来较为悲观主义,他可能会先一步到达这个结论:虽然政治见解有异,毫无疑问双方都是想一劳永逸为人类找到一个理想的政治制度。或者用我的话说,企图以人的free will超越God's plan。结论显而易见,那决无可能。所以不是democracy有自杀倾向,难逃自杀命运的是人的free will

对民主政体持怀疑态度的John Adams倾向于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但如何对其制约、保护公民权利是个难题。对民众倾注热情的Thomas Jefferson把宝押在'人人受造平等'的理想上。但怎样避免民主政体滑向庸众统治暴民统治,进而堕落为暴政?不管哪个结果,无非都是回归社会动物的自然状态。God's plan征服free will

有些人以宗教信仰者的信心向我们保证说,立国先贤们把所有check & balances规矩都给我们立好了,顺着康庄大道走就好了。不幸,我们已经知道,先贤可不比这些糊涂后人们更有信心。如果你接受民主是个过程而非一种状态的说法,就更能体会check & balances的难度不仅是它像是走钢丝,它更像是过山车。而这架边走边建的过山车,随时都可能脱离设定的轨道,散架翻车。


AristotleJohn Adams他们,直到今天我们的方励之先生,对于demagogue的忧虑从未稍减。柏拉图更断言,民主实在是最可能蜕变为多数暴政的一个制度。让方先生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在上个世纪交汇之际欧美各国的民主政治忽然搞起大跃进,短短几十年间大包大揽地将大部分民众包容进来。用方先生的话说,一战之前,多数的'男性牲口'都成主人了。大战过后,'女性牲口'们也大都成了主人。难道说"民主体制不再在乎'暴民恐惧'了吗"?方先生于是有此疑问。

我想这里面有个误区。

柏林墙倒掉以后,很普遍的说法是自由民主战胜了专制独裁。有一位糊涂理论家福山先生还宣布说历史终结了。这其实就是宣称free will战胜了God's plan了。有可能吗?

更为实事求是的说法是,那一仗,是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击垮了中央集权共产主义。


说到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当然不能忘了亚当斯密和他那只'看不见的手'。从理工学科中人的角度看,亚当斯密的理论实在让人无比困惑。一直以来总有人把他和牛顿相提并论。令我无法释怀的是,如果牛顿先生教导我们说:苹果们虽然各自努力地作自由运动,但有那么一只看不见的手使它们整齐划一地掉到地上来,毫无疑问这样的'科学理论'老早就会让所有人笑掉大牙。但是斯密先生的这个'经济理论'直至今日仍然被人们作为经典奉为金科玉律,委实令人崩溃。他的'win-win'结论,也是根本不符合自然界的守恒律的。


走笔至此,忽然有一些明白了。亚当斯密其实是在相当精确地描述原生状态的社会动物。社会性动物比如角马,它们为着个体自私的利益凑到一起来。它们即不互相关心,也不互相爱护,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但这样的乌合之众状态却是角马基因生存延续,也既是God's plan的上佳策略。每一个体尽力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最终结果却是促进物种基因的长远利益。斯密只是把social animal基因的利益,换成了society的利益。这一概念偷换,忽悠了多少后人!

亚当斯密无干预的资本主义注定是原生状态的、无情和血腥的。幸运的是,斯密还有个老乡,洛克先生。洛克的自由主义哲学思考虽然同样强调个人主义,但他更深层次的人文思虑为其注入了人的free will以抗衡God's plan。这就是假以'人生而平等'的理念,而实际上用财产权的至高无上调和了的民主主义。市场经济资本主义借助了民主过程的动态稳定作用一路蹒跚行来,还算强差人意。人毕竟不甘于毫无抵抗地接受God's plan强加给的命运。

没有民主过程制衡的资本主义,却正是逆来顺受缺乏自由意志的中国人正在面对的命运。


不加干预的自由市场经济运作使得资本自然地趋于集中,从而赋予少数人比之于他人更多的权能。民主政治则通过逐渐扩展社会成员的参与权对资本施加制衡。政治和经济之间,并不遵循'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制度决定经济'这样简单化的公式。可以断言,中国人即使如有些人所说在宋朝就可能搞起资本主义来,他们也断然不会走向民主之路。


简单化思维的另一个极端是认为资本运作为民主政治服务。但民主制度不是历史的必然,而是人理性的选择。在这里政治和经济是个相辅相成的关系。这同时也就决定了民主过程并不完全在人的掌控之中。回顾历史,十九、二十世纪之交资本挟科学技术之威高速发展,民主运作的过程也就不得不跟上脚步,在短短几十年间最大限度地普及了选举权。"民主体制不再在乎'暴民恐惧'了吗"?在乎也没有用处的!主动权并不在民主体制的手中。一个机制启动起来了,它运转的快慢常常并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如果可能的话,这个过程应当慢一些,再慢一些。民主既然是个过程就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规律,人世间万事万物都不能例外。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它来的慢一些呢?一旦所有社会成员都被赋予了参与权,民主这个过程当然也就被推到了逻辑终点。动态退化为静止,Democracy蜕变成demagoguery。慢一些走到终点不好吗?但是,那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人的意志总归斗不过天道的。

在民主过程的逻辑终点处,资本终于寻获了摆脱掉民主羁绊的出口,脱缰而去。资本与专制极权交欢的时代终于来临。

有一点值得提到的是,民主与资本的相互制衡为西欧北美各国造就了一个相对庞大的中产阶级。这正是洛克调和了至上财产权的民主主义思想的结晶。从这个角度来看,可以说在当下'暴民统治'的危险是得到相当控制的,Agent K所描述的dumb, panicky, dangerous animals似乎不再是那么dangerous了,至少在今天的民主国家是如此。但是,难以为继的资源终将使得中产阶级日渐萎缩。另外,我看不到有任何可能人类会不再是dumbpanicky animals'庸众统治'的景象就在当下。Demagogue是什么?按门肯的解释:"one who will preach doctrines he knows to be untrue to men he knows to be idiots." 借用一句套话:"If you build it, he will come"。庸众已经被召集起来了,还发愁会缺少preacher吗?

民主,这场轰轰烈烈的人的自由意志的试验已经接近它的尾声。Free will 终归无法战胜God's plan,这是人的命中注定。但既然为人,我们有思想有意志,总是要和命运不断抗争,而拒绝如动物一般仅仅存在着。正所谓屡败屡战弃而不舍。没有这种精神,我们之异于禽兽者,也就微不足道了。如果说,欧洲精神的核心就在于'追求真实和自由,而非对自身温饱的关切,并非满足于日常生活所给予的一点微不足道的幸福感' (《欧洲精神》,亚历山德拉-莱涅尔-拉瓦斯汀),这是不是恰恰可以反衬出中国人整体上free will的欠缺呢?


06/3/2012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1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回复 十路 2015-12-31 23:26
“如果可能的话,这个过程应当慢一些,再慢一些。民主既然是个过程就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规律,人世间万事万物都不能例外。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它来的慢一些呢?” 恰恰是没有民主制度的社会让恶快于善,让社会道德崩溃得更快,让贫富悬殊造成的混乱来得更快,让自然资源被毁坏得更快。

不好意思,过年了,应该献花祝福,“拍砖”不礼貌,只是对有点观点不是太同意。
回复 jinbaicao 2015-12-31 23:52
中国传统文化是性善论,而西方是性恶论。现代西方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和社会的等等制度,都是建立在人是自私自利的性恶论之上,而不是什么高尚的道德;同时也建立在平凡的世俗化生活之上,而不是有远大理想的圣贤的乌托邦。
回复 徐福男儿 2015-12-31 23:53
舌尖上的世界,用笔尖描绘出来了。精彩!川普会成为那个preacher 吗?我们拭目以待。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1 01:42
十路: “如果可能的话,这个过程应当慢一些,再慢一些。民主既然是个过程就逃不过生老病死的规律,人世间万事万物都不能例外。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让它来的慢一些呢?”
哪里是砖,你说的完全对!只是我的重点不在没有民主的那些地方,而在西方这边。我确实认为这里的进程走得过快,一下子就走进了逻辑极限。怎样使民主多喘些气?我也不知道。明确的一点是,在今天,保卫西方民主比向东方推行民主更加重要。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1 01:46
jinbaicao: 中国传统文化是性善论,而西方是性恶论。现代西方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和社会的等等制度,都是建立在人是自私自利的性恶论之上,而不是什么高尚的道德;同时
天主教的'七宗罪',对于人性有远比东方深刻得多的揭示。

新年快乐!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1 01:46
十路: ”
祝新年快乐!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1 01:55
徐福男儿: 舌尖上的世界,用笔尖描绘出来了。精彩!川普会成为那个preacher 吗?我们拭目以待。
川普是那个意大利人贝卢斯科尼的美国版本,地产娱乐大亨,经常玩破产。贝靠着蛊惑庸众当上总理,终于把意大利搞破产,最后是欧盟发话:那小子不滚蛋我们不救!他才下了台。川普要是当上了总统,有谁能救美国?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1 01:56
徐福男儿: 舌尖上的世界,用笔尖描绘出来了。精彩!川普会成为那个preacher 吗?我们拭目以待。
又忘了,:)

新年快乐!
回复 徐福男儿 2016-1-1 02:03
舌尖上的世界: 川普是那个意大利人贝卢斯科尼的美国版本,地产娱乐大亨,经常玩破产。贝靠着蛊惑庸众当上总理,终于把意大利搞破产,最后是欧盟发话:那小子不滚蛋我们不救!他
完全同意你的想法“保卫西方民主比向东方推行民主更加重要”,看看美国人会不会比意大利人更理性和智慧一些。新年愉快!
回复 borninheaven 2016-1-1 04:18
人们老是在争论人类和弱肉强食的动物们不同,可现实没有真的有啥不同!唯一真正的不同是聪明到了头,产生了抽象的相信,更进一步的就是宗教信仰。 所以有宗教信仰的都在背后嘲笑那些没有宗教信仰的是畜生,也不无道理。人们的统治系统都是建立弱肉强食的原则上,但都是要用人的宗教信仰包装以淡化弱肉强食的痕迹。如此做法是使社会有了稳定的机制。人类的能量太大, 越来越大,赤裸裸的弱肉强食会让世界进入一个极不稳定的,也许是自我毁灭的状态。不管人类有多发达,宗教信仰是不会弱化, 但会改变形式。中国君臣父子的森严等级的相信下,勉强维系了几千年的弱肉强食。西方有所不同, 主要是宗教信仰不同,而且这宗教信仰一直强化至今,当然本质还是弱肉强食, 有组织的弱肉强食。团结力量大嘛。
当今最漂亮的民主制度也同样是弱肉强食!它的信仰根源还是来自宗教, 所谓的上帝造人平等,也叫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可你仔细想想也不对,上帝造男人女人就不同;在这还有国度的世界把你造在啥地方又不同了;造的每个人尺寸不同,体能不同,智能不同....... 根本就不平等!我们非得相信有个灵魂才能平等起来。基于这相信,这弱肉强食就是多数人强食少数人,就是民主! 为平衡稳定又强化了法制的概念,并神圣化, 以反制民主, 保持社会稳定。国际间的就免了那民主形式,能强化点法制是弱国们祈求。
民主, 是当今描述得最文明的弱肉强食,这就是它为啥战胜了乌托邦的共产意识形态,共产意识形态违背了弱肉强食这普世的真理!注定是短命的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1 05:15
borninheaven: 人们老是在争论人类和弱肉强食的动物们不同,可现实没有真的有啥不同!唯一真正的不同是聪明到了头,产生了抽象的相信,更进一步的就是宗教信仰。 所以有宗教信
好家伙! 我基本上不同意你的大部分观点,也就不逐条回应了。

我倒是不在任何宗教里面,算'畜生'吗?

祝新年快乐,心想事成吧!
回复 borninheaven 2016-1-1 06:06
舌尖上的世界: 好家伙! 我基本上不同意你的大部分观点,也就不逐条回应了。

我倒是不在任何宗教里面,算'畜生'吗?

祝新年快乐,心想事成吧!
不信宗教是“畜生”, 那是有点“极端”宗教人士私下的看法
真正的含义是人必须有相信,而且是无法证实的相信,这是人区分“畜生”的根本标志。宗教不过是形象化。如同许多人信暖化, 许多人不信。世俗里会见许多人被骗,连警察都拦不住就是要汇钱,这也是进入了相信的状态。
方励之先生受共党阶级革命理论洗脑甚深,对宗教过于排斥,虽是物理科学家,对社会政治难免会有偏见。
新年快乐!
回复 borninheaven 2016-1-1 13:46
社会进步了,民主,自由,人权都已经是历史了。 崭新的意识形态是环保,它把道德高度提高了一层,把所谓的公平,平等概念放低了些,传统的宗教也不得不为之让步。”欧洲精神“已经移位到了把人和畜生放在一起,拒绝听天由命,而是要人定胜天了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1-1 17:11
风声紧,巧玲珑,理性眼睛,爱国如斯,铁林大和尚:

诸位的跟帖与本文完全无关,就不为你们保留了。

也祝新年好,猴年继续耍!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04:5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