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世界 (已有 895,176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58603

从穷山恶水走来的贵格

作者:舌尖上的世界  于 2016-8-28 06:5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说了也白说|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7评论

(上一篇对基督徒们略微有些许不厚道,这篇大概可以往回找一找。也许,也许吧 ;) )

贵格(Quakers)的正式名称叫作'教友会' — Society of Friends。Quakers的叫法其实是早年和他们作对的人对他们的蔑称,对此教友们倒也不十分反感,心安理得接受了这个绰号。一来二去的,'贵格'这个词后来倒成了诚实可信的同义词,被做早餐麦片的公司拿来做成了Quaker Oats的品牌。类似的还有Quaker State Oil、Quaker Steak & Lube什么的,都和贵格们没什么关系只是拿他们做个幌子当个招牌。

早年间的英格兰也是有'支教'这个说法的,但是这个'教'是教会的教,'支教'是把教士支派,或者'支使'到,边远地区那儿去。可以肯定,绝对有过一些心红志坚,发誓为祖国的教会事业奉献一生的年轻人自愿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工作,不过大多数的时候被'支'到穷乡僻壤的总是那些经念得不大好的又没啥门路的主儿 - 谁让你念经的时候尽打瞌睡你爸又不是李刚的?支教这差事,一般有点能耐的都尽量往后稍着能不沾边尽量不沾。穷山恶水出刁民的道理大家都明白,尤其是北英格兰那地界,刁得可有历史呢!当年罗马大帝国那么挥斥方遒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打到那里却打不动了。派了多少训练有素的正规军,连皇帝都换了好几任,愣是干不动几个土著游击队。到了皇帝Hadrian的时候实在是烦透了,说干脆咱们也造长城把刁民给他拦住吧!于是就有了著名的Hadrian's Wall。当然这个'长城'一共只有两百多里长两丈多高,比起真正世界著名的Great Wall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但是它的无效性却绝对可以和万里长城比肩,刁民们想什么时候翻墙就能翻,根本拦不住。这些北方佬儿,实在刁悍!

'穷北'(Poor North)的帽子一直摘不掉,北方佬儿们也就只好一直'刁'下去。'悍'是提不上了,如今只能说是'刁顽',他们尤其和领导们总是不对付。比如说,那位拨乱反正带领不列颠重新复兴的撒切尔大妈就特别特别地招他们烦,老是挨他们的骂。几年前老太太过世了,这些家伙也完全不懂逝者为尊的硬道理;伦敦人在那里忙着给老太太筹办国葬,他们却请愿说:不必这么费事。每人发俺们一把铁锹,俺们保障把她埋得深深的让她永远跑不出来!呵呵,刁得这么有幽默感,我觉得他们简直太可爱了,我实在也不喜欢那个铁老太太。

但是正经说起来,把'刁'怪罪到'穷山恶水'是不对的。我觉得它出自于一种'天人合一'的怪诞潜意识 - 把人该负的责任往天那里一推了事。芸芸众生们是要有人去教化的,苟不教,就无异于一群懵懵懂懂的社会动物。中国的孔老夫子早就明白这个道理。还有个告夫子也说过:义,外也,非内也。就是说良民他不是天生的而是靠后天洗脑洗出来的。对于广大人民群众来说,有一句稍经篡改的名人名言总是适用的:“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通过反反复复不断洗脑才能够洗出来的。” 派去穷山恶水支教的本身就是一些稀里糊涂的二把刀教士,经再好也会让他们给念歪,再加上大家又不以身作则言传身教,老乡们没反过来说他们刁就不错了,哪里谈得上教化之事。说起来这毕竟还是些教士呢,如果是在一个官本位的社会,把教士换成些贪官污吏,猜猜会是啥情景?

今人总是把'教化'和'教育'混为一谈,但它们是却是两回事。教化是教你怎样作人,教育是教你怎样在社会上混口饭吃。没有前者只有后者的话,结果就有可能是'学好了数理化,走遍天下去犯刁',还不如根本没有教给他什么本事的好,所谓'无才便是德'的说。孔老夫子虽然数理化一窍不通,教人德行却还算是胜任的,虽然他教的那些是旧文明的玩意,我们现在又有了更好的。教化呢,也要看你教的是什么。如果你的'正确思想'是'阶级仇民族恨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教出来的就会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刁得更上一层楼。这就不是教化而是教坏,也是还不如根本不教的好。

教化的工作在'穷北'搞得乱糟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语言。早年间传教都是按规定用拉丁话宣讲,老乡们谁也听不懂那说的是什么。经书里那些个蝌蚪文更让人望而生畏只能由着教士们怎么对自个儿合适怎么解释,由不得让人怀疑这些家伙是在装神弄鬼。老实说,天主教的好多礼拜仪式也确实挺像装神弄鬼的勾当。

这么懵懵懂懂混过了中世纪,事情终于开始有了些变化。应当感谢伟大的亨利八世!他老兄为了换老婆的事与罗马教廷闹翻,领导英国人民反出天主教自立门户,更教名为'英格兰教'。教名有了英国特色,仍然用罗马帝国主义的文字传道就比较怪怪的,亨利八世指示手下的三自教会大主教着手译著工作。1611年,King James Bible印刷出版。这之后,经书就不再仅仅是那本用一根链子固定在布道台子上的,归教父专用的,厚厚重重的大砖头,它开始走向了人间。King James的出笼,就好比是把文言文改写成了白话文 … 不对!就好比从文言文直接一步走到了拼音文字,只要念过两天私塾的就能对付着看得懂。解释'正确思想'从此不再是教会法定专利。

文字改革搞完,接下来的问题是'学什么'和'怎么学'。前一个问题比较容易回答,如果你被教的是上尊下卑论成王败寇论枪杆子出政权论黑猫白猫论,你就肯定不是在受教化而是在被教坏。英国人跟教廷离了婚,倒并没有想改教程弄出个'凯尔特人特色'版本圣经,这就是聪明人的做法。至于'怎么学'世人还没有一致的想法,照我的看法,如果你的学法是从小就死记硬背,那么不管背的是三字经圣经可兰经还是英汉大词典甚至广义相对论,你就是在学坏,听任领导跑马把自己的脑子踩成一团浆糊。一团浆糊的脑子不再会自己思考,长大以后领导说什么都会似是而非觉得挺有道理。

乔治·福克斯(George Fox)是属于那一小撮拒绝被别人在自己脑子里跑马的一类;教化的事情必须由他们自己来做,旁人无法代劳,死记硬背更是坚决不干。从领导的角度看,这些人当然就很不够广大人民群众,是些给自己找麻烦的家伙。手里有了英国话的圣经,年轻的乔治开始对教会和教士们横条鼻子竖挑眼,总是觉得他们干的和基督的教导完全两码事。从十九岁上乔治开始了他走南闯北串乡过市的游荡生活,每到一处就去找当地的教士们讨论加辩论。伦敦那样的地界自然不容他去撒野犯刁,他就往北方跑。那些穷地方的二五眼教士们还真不是他的对手!老乡们倒有不少人听了他的话觉得这小子有点儿道理。一来二去的,乔治成了气候,搞出个教友会来,也就是后来被人戏称贵格的一个教派。

贵格们在当时人的眼里绝对是相当不入流的一帮家伙,很需要被镇压镇压的。下至广大人民群众上到各级领导大家也都很努力地从精神到肉体全方位教育他们,希望能帮他们克服克服自己的刁劲儿。具体他们都'刁'在哪里,我们可以举几个例子看:

--- 贵格运动出现的时候正是全体英国人民热火朝天打内战的时候。克伦威尔率领的清教徒站在议会一边跟保皇党们浴血奋战,终于把保皇派打败把查理一世捉拿归案砍了脑袋。不过等到王朝复辟之后克伦威尔自己也被掘尸斩首那颗孤伶伶的木乃伊脑袋在威斯敏斯特教堂顶上一挂就是二十五年。凯尔特的传人就是这样比较血性,有不同意见倾向于靠打架解决,大家一点都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既然蚂蚁常要打架,人类也就总要打仗,很人之常情的!但是贵格们却要和大家不一样,他们要学基督耶稣的模样儿打不还手做和平主义者。群众和领导对他们这样的言论和行为自然很不满意,这也很可以理解的;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你要是该出手时不出手,对阶级敌人温良恭俭让要文斗不要武斗的话,立场必定就有些可疑了。于是大家找机会就把贵格们吊起来打,希望他们能从中体会出武斗的说服力。但是你在下面打着,他们却吊在上面对你布道,真让人无所适从。据说还真有这样的例子:有人打着打着把鞭子放下说你说的还真是那么回事!算了我也不打你了陪你一块儿挨打得了。我很同意和平主义,更同意的是如今想当和平主义者不用再发愁会被吊起来打。'打仗'这事,换个说法就是'自相残杀'。人类除了在电影里和外星人干过几仗,余下的仗其实都是在互相之间打打杀杀。

--- 那时候大家做买卖都讲究个讨价还价。比如说,一个人进了包子铺,问包子多少钱一两?掌柜的打量打量这位觉得比较好蒙,就说五块钱。那位说你蒙谁呢这包子也就值一块!掌柜的假装犯急说你这可是踩乎我这买卖!咱这包子主席都来吃过能这么贱?俩人你来我往忽悠半天,最后三块钱一两成交。这件事也是个当时的社会规范,大家做买做卖总是按这个章程的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常。贵格们却说这样做不对,这和行骗并无区别嘛!他们开的小店里按明码标价,三块就是三块,不玩讨价还价那一套。一开始大家都不去他们的店里买东西,认为贵格们不按规矩办事一定是有什么猫儿腻。渐渐地发现他们倒也没有什么阴谋诡计就是挺实诚的。世事变迁,到如今一般正经的商店明码标价反倒成了个规范。我也特别赞同贵格们的这份执着努力,不用讨价还价的世界真是完美多了,这个本事咱实在学不会啊。

--- 人类的社会,说起来就是一群社会动物大集合。尊卑有序这件事自然天成是打骨子里带来的,太古之初便是如此,既然狗们凑在一起就要分出谁是老大谁老二,人类当然不应例外。见到比自己社会地位高的,赶快让自己矮下两三分去摘下帽子比划比划口里再'您、'您'地说出些恭维的话,这才叫合礼数合规矩。上等人们穿衣戴帽也需要有些规呀范儿的,以便和下层人等区别开来。人类社会一直就是这么运作的,不管走到哪里这些规矩都大致差不多,也很正常。但贵格们却又挑战说,人之间应当平等呀!这些乱七八糟的繁文缛节很没有存在的必要。所以他们既不脱帽致敬也不屈腿打千儿,见谁都是'你'、'你'的称呼。最后居然的还让他们成了气候,终于把英国话里的'您'字给彻底整丢,弄得如今想要尊称都没词儿可用!好处呢,据说是使大家确实都长了点子平等心。

教友们一直在把平等的心思不断地推展。一旦他们意识到了奴隶制度的不道德,就努力地从蓄奴当中解放出来,解放奴隶也同时解放了自己。总是有实在不舍得把自家奴隶放了生的,教友们是和平主义者也不强加于人,只是劝他们退出Society。这样到了美国独立战争之前,北美的教友们就已经让他们从前的奴隶全部得了自由身。这之后还要再过近百年,美国人要打一场血流成河的内战才会不情不愿地废黜蓄奴制度。

穷山恶水出贵格的事情就讲完了,这个故事的意义大概可能也许可以是这样的:只要脑子里面不是穷乡僻壤加一穷二白,人就可以有机会把自己点亮。我曾经和他们一起走过一程。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走过去了,但又在路上不时地看见他们留下的标记。这真让人高兴!我挺喜欢他们的。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7 个评论)

1 回复 法道济 2016-8-28 22:38
这是英国清教徒?或者就叫贵格派?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6-8-28 23:33
恢宏妙文,读后顿觉自己矮下两三分
1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8-29 06:14
法道济: 这是英国清教徒?或者就叫贵格派?
清教徒是Puritans,他们主要聚居在新英格兰地区,是早期移民'先驱',Pioneers。按正式的说法,Pioneers离开英国是为了争取宗教自由,严格来说,应当是'争取自己的宗教信仰自由',却不一定乐意给别人自由。当年麻州法律规定,贵格教徒不许踏足该州,违法一次驱除,两次绞死。有一位犟头女贵格教徒就为此被绞死了。贵格教徒当年集中在宾州,因为宾州是William Penn创建的殖民地,他是贵格教徒。
1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8-29 06:24
秋收冬藏: 恢宏妙文,读后顿觉自己矮下两三分
哪里,我不是因为曾经和他们一起走过一程吗,知道一些。对我这一类人,信仰是极理性的事,用我自己的话说,这个追寻的过程好比是先打开大门走了进去,然后发现里面又有许多门,一扇扇打开再走进去。但是信仰这个东西总是有没完没了的门,门背后是什么让人好奇。终于再打开一扇门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在外面了。
1 回复 真言 2016-8-29 08:08
真是好文章。“终于再打开一扇门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在外面了。” 建屋子的人可是希望你一直待在里面的,每月按时缴纳房租。偶尔再拉些房客进驻。信仰可以比喻为登山。世界各个教派从四面八方攀登真理的高峰。大家分别停在了不同的山头或者站在同一山头却面对各自登山的方向,都说自己的攀爬路径是真理道路。其实大家都希望公众走自己的道路好收些路钱。纷纷忽视彼此的殊途同归而对对方加以贬低。这和技术领域的标准之争不是一样的吗?各类宗教归根结底就是在做生意啊!
1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6-8-29 08:48
真言: 真是好文章。“终于再打开一扇门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已经在外面了。” 建屋子的人可是希望你一直待在里面的,每月按时缴纳房租。偶尔再拉些房客进驻。信仰可以比
谢谢您!能呆在里面也好,只要有益于自己成长。这个过程值得每个人都走一走。
1 回复 秋收冬藏 2016-8-29 21:42
舌尖上的世界: 哪里,我不是因为曾经和他们一起走过一程吗,知道一些。对我这一类人,信仰是极理性的事,用我自己的话说,这个追寻的过程好比是先打开大门走了进去,然后发现里
原来是一位长大后的少年π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4: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