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世界 (已有 691,901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58603

一巴掌一巴掌打得(谁?)呜呜直哭

作者:舌尖上的世界  于 2018-5-3 10: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说了也白说|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4评论


打小儿我就痛恨背书,背什么记不住什么,但是1818-5-5这个日子口稀里糊涂就记住了,因为,前辈里多有马克思先生的崇拜追随者,或者准确地说是马克思年谱爱好者吧。这个联想附会记忆法是这样的:181855 - 一巴掌一巴掌打得资产阶级呜呜直哭,这一天天生一个马克思,资产阶级就只剩下哭的份儿了。

一转眼,老马出生都二百年了。他的出生地特里尔城为二百周年纪念活动推出了一款零面值欧元纪念币,印了5000张,三欧元一张,上市即被一抢而空,赶紧再加印20000好好赚它一笔。中间商也跟着发发小财,您要是从美国邮购得花上十多个欧呢!

应当说,想出这个点子的人是懂得马克思的。老马他对金钱的无情批判可以载入史册:金钱折损人所有的神性,将之贬值为可变卖的商品。金钱为世间一切价值明码标价,它自成体系,从而可将世间的一切变现出售,无论那是人世间的还是自然界的。人围绕金钱而劳作而存在,这一异化的特质左右了人,并使他拜倒在金钱脚下。中国人民很应该重新复习复习老马的这一警训,不过我怀疑他们很可能从来就没有真听到过他说的这些话。

我在《人类简史》读书笔记里提到过,人类凭空制造出的两个最大fictional realities一个是金钱一个是上帝,但是拜金钱的比拜上帝的可要多得多,也只有人类这种动物会膜拜这种虚拟的东西,人类的表兄弟黑猩猩却绝不会的,因为那东西不当吃不当喝,根本一文不值,那张零欧元的纸钞正是象征这一个objective reality

世事轮回,马克思出生在1818,一百年后,有个列宁在1918”,再过了一百年,有(谁)在2018”呢?习胖?我觉得他还排不上号。我选川普在2018”,认为他可以标志这一个时代,又是一个一百年,资本又到了快要把自己玩死的阶段。上一回老马的后人跟资本打的那一架,资本主义没呜呜哭,共产主义却哭了丧。这一回却不太一样,资本是在自残自噬,马克思他有可能笑到最后吗?我保证他还是不可能。资本死掉了,共产社会也还是不会来。人类退回丛林,他的历史唯物论终归还是破了产。

仅以此纪念马克思诞辰二百周年。

2

高兴

感动

同情
1

搞笑

难过

拍砖
1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12 回复 农家苦 2018-5-3 11:44
金小、习大、川普老,一点看头都没有。眼下最好玩的,当然还是看资本怎么与地球人类同归于尽。我已经看出,资本它其实不想死,一直都在寻找替身。
18 回复 农家苦 2018-5-3 11:49
上帝原来是真实存在的,是人类越来越聪明后,逐渐把他架空的。
钱币原来是不存在的,是人类变懒以后,慢慢地把它当成上帝的。
10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3 18:38
农家苦: 金小、习大、川普老,一点看头都没有。眼下最好玩的,当然还是看资本怎么与地球人类同归于尽。我已经看出,资本它其实不想死,一直都在寻找替身。
中国人民的一大特长是能把一切游戏规则都玩坏。上次他们帮忙把共产给玩死,这回我看也有希望把资本给玩残。
9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3 18:41
农家苦: 上帝原来是真实存在的,是人类越来越聪明后,逐渐把他架空的。
钱币原来是不存在的,是人类变懒以后,慢慢地把它当成上帝的。
钱是中国人民发明的,可不是因为懒,而是因为勤劳。拜金钱教使人勤劳,越拜越勤越拜越劳。
18 回复 总裁判 2018-5-4 01:32
对其他人我不很了解,最熟悉的是马克思。无论他自身是个什么东西,无论他的智慧有何种价值,但是,利用马克思的政党集团,仅仅是用暴力在主导对马克思的研究,用枪杆子对马克思的解释,在其现实性上,马克思完全是一个不讲道理,且不容人讲道理的魔鬼符号。
11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8-5-4 02:27
把马克思放到他应有的地位,不要崇拜他,也没必要与200年前的人较劲。人类政治、哲学、经济学说万家齐鸣,对各国各社会对症治病就行。
10 回复 老蒙 2018-5-4 02:59
中国共产党中央常委们最近曾学过“共产党宣言”,估计会把马克思的魂招回来也未可知啊。
8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6:06
总裁判: 对其他人我不很了解,最熟悉的是马克思。无论他自身是个什么东西,无论他的智慧有何种价值,但是,利用马克思的政党集团,仅仅是用暴力在主导对马克思的研究,用
我前几天在一个跟帖里说,基督教人爱,马克思教人阶级斗争,天差地别。这一点我们必须心如明镜。但是对我们这些生活在西方的人,马克思可以是资本的一个反制力量,不必对他无视,却应平心静气研究。至于他在东方世界的作用,那是个完全不同的问题。东方不可改造,西方可能拯救,这是我的观点。
11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6:06
绿野仙踪: 对了,请教舌尖:网上传的马克思写的撒旦诗篇是真的吗?一直没弄清。
完全不知道不了解。
10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6:11
胡子太长了: 把马克思放到他应有的地位,不要崇拜他,也没必要与200年前的人较劲。人类政治、哲学、经济学说万家齐鸣,对各国各社会对症治病就行。
西方总是有人在研究马克思,他在历史上有一席之地,二十一世纪,我们会听到更多他的声音。但我们在讨论他的时候,有必要划清东方西方的界限。
13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6:12
老蒙: 中国共产党中央常委们最近曾学过“共产党宣言”,估计会把马克思的魂招回来也未可知啊。
马克思与东方世界完全不相干,东方从来没有过任何‘主义’,只有羊头和狗肉。
9 回复 胡子太长了 2018-5-4 07:23
舌尖上的世界: 西方总是有人在研究马克思,他在历史上有一席之地,二十一世纪,我们会听到更多他的声音。但我们在讨论他的时候,有必要划清东方西方的界限。
说的好。
8 回复 总裁判 2018-5-4 09:03
舌尖上的世界: 我前几天在一个跟帖里说,基督教人爱,马克思教人阶级斗争,天差地别。这一点我们必须心如明镜。但是对我们这些生活在西方的人,马克思可以是资本的一个反制力量
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以新马克思主义法兰福克学派为代表,对马克思本身作另一种视角的研究,但这并不被中共重视,仅仅停留在学院的专业课题上。西方可能拯救的规划蓝图与马克思基本理论无甚关联,从圈地、原始积累,制造实业,商品经济,到金融股市、对冲基金等当代社会的市场经济形态及其法制规范,马克思的经济理论对此无济于事,马克思在世界上的公认地位,首先是经济学家。法兰福克学派之所以学术上有贡献,是从人性、异化、公民社会等方面吸取马克思社会学方面的价值,而这些价值对今日西方社会已成为常识见解,在东方专制社会反倒被当作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批判。
11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18-5-4 09:32
总裁判: 西方马克思主义研究,以新马克思主义法兰福克学派为代表,对马克思本身作另一种视角的研究,但这并不被中共重视,仅仅停留在学院的专业课题上。西方可能拯救的规
新马克思主义学派的马尔库塞(我戏称他马尔克思)和弗洛姆我也曾介绍过,我以为,每当资本堕落到一个底线之下时,西方总会想起马克思来的。这不是件坏事。在东方则不同。东方只会循着它传统的道路走,任何西方的主义永远都只是幌子。西方必须放弃图谋改造东方的愿望。西方拯救自己更重要,Jon Steward一句话说得很好:America is not natural, natural is tribalism。社会永远有退回去的动力,今日‘常识’并不是common sense,马克思他们也就总是一种必要。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4 07: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