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世界 (已有 895,099 人访问过博主空间)

https://www.backchina.com/u/358603

人类社会演进的熵增定律(五)

作者:舌尖上的世界  于 2020-8-8 00:4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说了也白说|通用分类:博你一笑|已有1评论

哥伦布误打误撞发现美洲大陆那一年,托马斯·摩尔还只是个十四岁的孩子。到了他《乌托邦》出版的1516年,胡安·迪亚兹·德索利斯(Juan Diaz de Solis)在那同一年抵达南美洲Rio de la Plata(白银之河)河口,也即今日的乌拉圭与阿根廷交界之处。大航海的时代印记在摩尔的乌托邦理想中显而易见。殖民地的建立是摩尔理想国度得以存在的必要前提,虽然在他的描画中乌托邦与殖民地之间是较近乎于古希腊母城邦与殖民城邦的关系,现实中的殖民文化已然长大成魔无恶不作了。摩尔所根本无法回避的是,他的乌托邦并不可以普世,它偏安一隅,依赖另外的世界也即殖民地区输进资源输出废弃。地理大发现时代,如此的设计自然而然,柏拉图的《理想国》难道不是也需要大量的奴隶服务之吗?

热力学第二定律还要等到三百多年以后才为科学家们所描述。但不难看出,系统熵增规律已在摩尔乌托邦的设计中无可避免地被体现出来。第二定律传达出了人类存在的一大困境:向有序方向整合的努力总使全系统向更加无序的方向耗散 - 或局部地区的快速社会演进使人类社会整体的秩序向后倒退;或人类社会整体加速演进造成地球生态体系加速崩溃。这后一个正是自第一次工业革命以来地球生物圈正在经受着的劫难。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这个世界更加诡异,地球能储被加速消耗的同时,不断加剧的社会失稳正成为普世现象,全球整体性失序了。换句话说,人类社会好似一台业已失灵效率归零的热机,不再能生产出任何有用功,输入的能量全部被它因内部磨损而耗散掉并使其本身加速走向瓦解。社会演进走到了十字路口,向哪里去似乎都不妥每条路上都有红灯示警危机四伏 - 各种可能的结局概率均相同,正是熵值趋向最大化的标志。

这是个一切均可以被消费的世界,消费主义主导了社会的各层各面,它成为生活的唯一主题。世界性的社会熵值飙升现象正是消费主义pandemic的表征。

- 如果说黑铁时代是文化被塑形的时代,消费时代则是文化被消费耗散的时代;

- 被消费主义大同世界魇住的民众为威权提供统治基础使民主从多元走向一盘散沙;

- 大众与智识的分道扬镳,也许仅仅是揭示了一个从来的事实 - 大众与智识的并不相干;

- 智慧在当年的科学革命中得以积累,在今日大多数的喧嚣中遭遇唾弃。

知识启蒙曾在一地一域引领文明的脚步,最终却令人类在全世界范围上如克莱蒙梭(Georges Clemenceau)所戏言那样,奇迹般避开了文明阶段,直接从愚昧迈进腐朽。

热力学第二定律才真正是那只无形的手。

世界已到了必须重新被塑形的时刻,为此我们却不得不让地球生态付出熵增加速的代价,但如果我们拒绝从消费主义的噩梦中清醒过来,熵增加速就只能对应于社会加倍的失序。

人类这个物种可是越来越不像是有能力作出如此艰难抉择的样子。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2 回复 舌尖上的世界 2020-8-8 00:46
结论部分最难!因为看不隧道的尽头有一丝一毫的光亮。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00:1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