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画

作者:秦臻  于 2019-6-10 05: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18评论


我感觉自己挺幸运的理由之一,是我遇见过的女人都挺漂亮的,当然也遇见过不漂亮的女人,但在遇见过的女人里,漂亮的占多数。我曾经有过自己娶所有那些漂亮的女人做媳妇的想法,想到她们被别人娶了,我心理就特别不甘不爽。

樱画就是我想过要娶的女人之一。
她是我大学同学,那时候她的样子就是我贴的这张林青霞小时候的照片的模样,林青霞属于越长越美的女人,樱画很像林青霞,就连眉毛都像,表情也很像。她入学不久,就成为全院都认识的人,她是那么与众不同,鹤立鸡群,不仅是因为长的好看,也因为她学习好,而且才华横溢,会画画,经常在周末的时候被人看见一个人夹着画夹子去后山写生,晚上经常一个人去图书馆学习。樱画唱歌唱的特好,学校演出一有她的歌,她就很难下台,她甚至还会华尔兹,最好玩的是经常在校刊上看到她写的一些现代小诗。那时候我们男生觉得她简直就是一个完人,没有缺点的完人。

可是追她的男生倒不多,我心中暗自窃喜,决心追她。
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几个同学说了,他们却没人支持我,说,你拉倒吧,那个日语老师正在追她呢。
呃?我心理怒火中烧,我知道那个日语老师,难怪前几天我看见他帮正在热水房的樱画打热水,一副殷勤但是挺酷的样子,当时以为就是帮个忙,没想到他在追樱画。

我也没法插手了,就心理盼着他们早点分手。我感觉那个日语老师跟樱画的家乡不是一个地方的,他们将来到不了一起,而且我感觉樱画看起来也没有那么喜欢他。这样瞎想了很久,眼看要毕业了,还没见樱画和那个日语老师分手,刚毕业没多长时间,我竟然收到樱画的邀请,让我参加她和那个日语老师的婚礼。

婚礼上,我们那几个男生都去了,樱画穿着洁白的婚纱和洁白的面纱,美丽的让人惊叹,也让我闹心的够呛。表面上我和大家一起祝他们新婚愉快,可是我心里却很生气,气的我堵得慌。樱画微微笑着穿梭在人群里,给大家敬酒,跟他们逗笑,还时不时的被他们强逼着喝酒,我看在眼里,心里有股冲动想把那些劝酒的人一拳打翻,然后带着樱画私奔。

好多年过去了,我们同学都有了家,虽然没有同学时代联系多了,但是联系也没有中断。就是樱画很少在群里说话,偶尔说一句,也是别人@她了。有天晚上我都准备睡觉了,在调闹钟的时候忽然看见微信有人加我私聊,我一看竟然是樱画。

加了之后,樱画给我发来信息说,还记得她吗?我说怎么会不记得。她说你怎么去加拿大了?我呵呵笑着说不知道怎么就来了,她说如果在国内就好了,见见面聊聊同学时代的事。我说以后有机会的吧,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挺想见她的,但是现在都有家了,也不可能再像二十岁的时候不管不顾的了。

也是有个原因,前几年我回国看父母,告诉一个同学,所有在国内的同学也就都知道了,大家非常热情的一波一波的找我吃饭,唱歌,几次樱画都去了。这个樱画,像是逆生长,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没有了二十岁时脸上的稚嫩青涩,但还是感觉不到岁月的痕迹,她依然美丽,依然鹤立鸡群。最后一次我回加拿大之前的聚会结束后,樱画跟我一起从饭店的楼梯走下来,大家都三个一群,五个一帮的边走边聊,谁也没有注意到樱画和我。樱画趁人不备说:“秦,陪我去喝杯茶好吗?”

一听这话我酒醒了一大半,想也没想就点了点头。然后跟同学说,我跟樱画回家的路顺道就一起走了,同学们也都没有多想,这样我和樱画打个车,车后视镜外的同学渐渐离我们远去,夜景斑斓,灯火辉煌。车窗外一阵阵夜风吹过,很是舒服。我余光感觉身边的樱画在看着我,才意识到一路上我几乎没跟她说话。

到了一个转弯路口,樱画叫司机停车,说是到了。我抬眼望去,街边立着一个方格子的灯箱,灯箱中间写着“茶”字。我和樱画下了车,樱画说:“秦,就是这家。”我转过头看了一眼樱画,说:“你常来?” 樱画认真的点了点头。我们一起走进茶社,这似乎是一个日式风格的地方,洁净雅致,服务员彬彬有礼的跟我们打着招呼,引着我们进到一个房间后关上门出去了,房间正中放着个很漂亮的小桌,桌子四面放着坐垫,樱画坐下,我在她对面的地方坐下,感觉有点不自然。没话找话的问樱画,是不是在这喝茶换成日本和服更贴近这里的风格,樱画抿着嘴轻轻的笑了。

不一会服务员拿来了茶和点心,樱画说我们有需要的时候会叫他们,服务员殷勤的点头出去了。
屋子里就只有我和樱画。我眯缝着眼睛看着这个当初我曾经非常想与之结婚的女孩子,如今她只是我记忆里的樱画长大了而已。看着她就感觉是在看着林青霞。我阴阳怪气的说:“你老公真有福气,可以娶到你这么出挑的女人。” 樱画微微低下头,嘴角微微的下弯了一下,说:“秦,你是认真这么说的吗?” 我干笑了几声,没有回答。我从来也没有跟樱画说过我曾经那么喜欢过她,如今都是有家的人就更不必说了,我给她倒了一杯茶,樱画细长的手伸过来接着茶说了声谢谢,然后问我:“你怎么样?” 我说还行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樱画没有吭声,我可以看出她眼里的犹豫和迟疑,她忽然说:“我还记得你上学的时候总跟你们寝室的那几个人一起踢球打扑克,还玩滑板车,弄的旁人都不敢接近你们,你们那滑板车滑的太快还不稳,撞了谁都会挺吓人的。“我笑着点点头,跟她聊了一会大学时候的事。

或许都在谈共同的经历吧,我和樱画慢慢的都放松了下来,我们谈了很多在学校时候的事,樱画说:”秦你注意到没有,我在大学的时候人缘不是很好,我只有二个朋友,其他的同学似乎都跟我保持距离。“ 我把一颗梅子放进嘴里,含混着说没有注意你们女生那么多。也的确没有注意,因为我们各自的生活圈子没有很多交叉,所以不太知道,我只是听人说起,自己也看到几次樱画独自一人背着画夹出去,也曾经自己一个人去图书馆学习。樱画说:”其实我那时候很想跟多数同学一样可以很放松的说说笑笑,逛街啊,一起去食堂,去图书馆,可是我好像总会不知道为什么得罪她们,现在回想起来,我那时候不合群的原因就是我太表现自己了,有时候让人感觉有点得瑟吧。“说完樱画呵呵的笑了。

我说:”那时候不懂事,小孩也都有嫉妒心而且很强,你那么鹤立鸡群,难免会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接近。“樱画若有所思的,两眼出神的看着杯子里的茶,忽然她抬起头对我说:”秦,我离婚了。“

我呆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似乎又高兴又不知所措,急忙问原因,这下樱画似乎找到了话题,跟我说了很多她跟那位日语老师婚后的生活。具体细节我不能一一记得,总之是因为日语老师是家里的独生子,因为处理不好自己父母跟樱画的关系,使得樱画非常伤心。二是因为樱画在几次生病发高烧的时候他都因为工作忙而让樱画自己去的医院,遇到困难的时候也不尽力,还有一次他们出去旅游,在旅游地樱画不小心踩到一个女人的脚,那个女人仗着自己的老公在旁边,不由分说上去打了樱画一下,当时樱画都楞了,而那个女人的老公也跟着打了樱画一巴掌,而日语老师,竟然跟他们只是在讲道理,不顾身边的樱画已经泪流满面。

樱画讲这些事情的时候语气很平静,但是我可以看到她的手在略微发抖。她说,好多年,这样的事情攒多了,有一天她忽然觉得她不爱他了。但是碍于孩子还小就没有离婚。樱画的妈妈也说,夫妻之间不能太叫真了,得过且过吧。樱画在随后的几年里也是尽努力劝说自己,说不管怎么样老公不是坏人,就是有点愚孝和懦弱而已。但是樱画经常感觉自己不快乐,她也没有把全部心思放在孩子身上,总是恍惚出神,对孩子不是太好就是太没有耐心,因此也经常跟老公吵架。离婚之前的一次大吵,樱画的日语老师搬起家里餐桌旁的椅子一下摔在地上,椅子腿摔断了一根,地上的瓷砖也碎裂了。

就这样,他们离婚了。

随着孩子渐渐长大,樱画的自由时间多了一些,她就经常去逛街,买衣服买包买化妆品,还经常去健身,樱画笑着对我说:”你看,秦,我保持的还行吧?“我从上到下的看着她说:”太行了,你真是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么漂亮。“ 樱画也笑了。

现在的樱画,似乎比那时成熟懂事了许多,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过的也还不错,她老公也会来看孩子,孩子跟他们俩的关系都不错,而且也很懂事。
夜深了,我提议该回去了。樱画站起身,我替她拿过她那件洁白的亚麻外套,和她一起走出茶室。我们还是打了辆车,我送她回家。快到的时候,樱画忽然对我说:”秦,我曾经非常喜欢你。“我转过头看着她,她的眼里有一点点亮光,不知道是泪,还是她的眼睛被明亮的街灯映照的......

我没有说话,樱画感觉有点尴尬,急忙解释着说:”我说的是曾经。“我点点头,微笑着看着她,摸了一下她的头。
到地方了,樱画下了车,我隔着车窗对夜色里美丽的樱画说:”晚安。“

高兴

感动
3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5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8 个评论)

当前只显示与您操作相关的单个评论,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评论
回复 秦臻 2019-6-13 04:28
海外思华: 没错!这就是命运。
谁又知道一直保留着这么美好的记忆不是命运安排的一部分呢?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13 05: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