娴儿的平行线

作者:秦臻  于 2019-7-28 10: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热点杂谈|已有6评论


Image result for 民国女孩背影

娴儿坐在窗前,手捧一杯咖啡,望着院子里自己刚刚洗过的,晾衣架上随风摆动的衣服出神。午后的阳光斜射在木头院墙上,远远的反射在她的脸颊,让她的脸色添上一丝暖意。她的睫毛在斜射的阳光下,鼻梁处投出一片小小的阴影。升腾的咖啡热气让那一小片阴影一会清晰,一会模糊。坐了一会,娴儿忽然低垂下睫毛,抬高了眉毛,起身回到桌前,望着电脑上的信息,落寞无奈,却没有了早先的哀愁悲伤。她把鼠标的滑轮向上翻着,在一段信息处停下,目光积聚在几句话上:“娴儿,我死了,来世见。”

她知道又是他喝的酩酊大醉之后的话,所以也没有太多的惊骇。涛哥前几天给她发过消息,问她和大恺怎么了,为什么大恺过段时间就会喝的酩酊大醉,而且总是跟他们几个哥们说起娴儿给他带去的种种痛苦无奈,涛哥让她必须回答,可娴儿说:“我不想说的事就不会说。”其实也是,俩个人一起经历的每一件事,外人没有参与体验,怎么说也是跟夏虫语冰。她和大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大恺坚定的觉得是娴儿要求太高,而娴儿却觉得她跟大恺根本就是俩条平行线,这也是他们经历了四年的交往之后,娴儿才忽然觉得到的。望着大恺满面沧桑的照片,娴儿想极力的把他和少年时代的大恺联系在一起,可是却发现,现在的他和少年的他,根本就没有了一点点的相似之处,少年时代的大恺,俊朗聪明,活泼豪放,而现在的他,却让娴儿望而却步。

想起他们交往的四年,娴儿忽然有了一种庆幸,庆幸她优柔寡断的性格最终没有嫁给大恺,她没有为了大恺跟家人决裂的勇气,回过头来看看家人当初对她的百般阻止,娴儿忽然觉得或许她最终放下大恺是对的了。想起他们四年的交往,开始的二年可以说极尽了甜蜜,大恺说,他少年时代懵懵的对娴儿的喜欢一直暗藏在他的心理,他对娴儿说,特别喜欢那首歌《心爱的姑娘》,大学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哼起,却毫无意识将来走进自己生命的那个心爱的姑娘会是谁,直到多年后见到娴儿,才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心理那个模糊的姑娘,从少年起就在自己的心理生根发芽了,如今她却在他的心理开花了,可是大恺已为人夫,人父,只是娴儿还是单身着,这更让大恺的心翻腾不已。 

多年后娴儿见到大恺,本没有什么过格的想法。其实娴儿很小的时候就过继给母亲的一个远方表弟,也就是娴儿的表舅。因为表舅婚后多年没有孩子,就求着表姐把娴儿过继给了他们。娴儿家那时已经有了四个女孩了,娴儿是老二。那时她还小,表舅和表舅妈来家里很多次,对娴儿非常疼爱,经常单独给她买她最喜欢吃的彩色糖球和奶豆,还有姐妹们羡慕的花衣裳。母亲忙不过来,心理也一直想要个男孩,看表弟对娴儿这么喜欢,也就放心的把她过继给了他们夫妇俩。

可是时隔接近五年,表舅和舅妈竟然有了自己的孩子,而且是个男孩。那时候娴儿已经七岁了,上学了。每次放学回家看到新出生的小弟弟被舅妈抱着亲了又亲,满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娴儿忽然感觉有些受了冷落之后的自卑和悲伤,只是她来到表舅家的时候才不到二岁,对亲生母亲和姐妹们的印象也没有那么深了。娴儿在表舅的家里日渐被冷落,表舅和舅妈意识到的时候,倒也会亲近一下她,可是只要弟弟一哭,一醒,舅舅和舅妈就会立刻忘了娴儿而跑去看弟弟了。

娴儿就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在小学,初中同学和老师的眼里,娴儿就是个很安静的女孩,总是怯生生的,总是害羞,遇事总会自责,也总会主动的承担起班级里本不属于她的值日。其他同学都在上自习的时候,娴儿的眼睛却会经常注意到地上的纸屑,教室最后边的扫帚,下课的时候同学们都去外面玩,娴儿却总是去教室后面拿着扫帚把整个教室都扫一遍,再撒上水,然后安静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同学们听到上课铃声响起,回到教室的时候会发现地干干净净,还有撒上水的土气味道,开始的时候还赞叹,后来慢慢也习惯了,而娴儿却很怕自己落掉一次扫地,同学如果感觉地脏了怎么办,好像同学们的感觉对她来说是件很要紧的事情。

班级里有位男生,座位离娴儿很远,虽然娴儿从来不敢正眼看班级的男生,可是下课时娴儿若是去卫生间,或者洗手,打水,跟这个男生擦肩而过的时候,余光里经常会发现他盯着自己,娴儿每次都慌忙的低下头急匆匆的从他身边走过去,这个男生就是大恺。

那时候他们还都是孩子,大恺心理对娴儿的关注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每次娴儿进教室的时候都会感觉到大恺的目光会随着她一直到她坐下。放学的时候,大恺跟一帮男生嘻嘻哈哈的往车站走,女生们也三五成群叽叽喳喳,只有娴儿借故说自己有事等会再走,其实是在同学都走光了之后,她独自一个人把教室打扫的干干净净,但是她确会在自己一个人打扫的时候放声高歌,她的嗓音,韵律,节拍,对音乐的敏感都极具天赋,歌唱的非常动听,有好几次娴儿也想在音乐课上举手试一下老师教过的歌曲,可是她心理突突狂跳不停,一直挣扎到下课的铃声响了,手还是没举起来,心理填满了落寞和遗憾。

娴儿那时经常心事重重,不是想到家里新出生的,备受关注和宠爱的弟弟,舅舅和舅妈对自己需求顾不上,也会经常想着教室里地上的纸屑,同学是否高兴,因为她经常溜号,课听的断断续续,课下又忙着回家给弟弟去打牛奶,帮助舅妈做饭,时而经常顾不上学习。所以娴儿的学习成绩不太好,班里排名在中下游,同学在老师的影响下都非常势利眼,对学习成绩中游以下的同学,充满了敌意和轻视,这更让娴儿更加小心,安静和孤独。

转眼到了高考,娴儿其实非常聪明,到了高中二年级下学期她好像才缓过神来学习,成绩进步很快,班级排名经常在前十位。可是她依旧很安静,高中有晚自习,有几次娴儿故意在中间老师给的吃饭时间后晚几分钟回来,在敲门进来,走到自己最末排的座位时,对同学们注视自己的目光忽然有了几分高兴和骄傲,娴儿也喜欢照镜子了,镜子里的娴儿满脸的青涩,也有着跟年龄不相符的淡淡忧郁。

大学毕业之后,娴儿工作了。单位年长些的同事经常给她介绍对象,那些男人对娴儿一见钟情的还真不少,二十几岁的娴儿最让女孩们艳羡的是芭比娃娃一样的身材,五官端正,谈不上大美女但气质却很特殊,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其实以她的条件找到个如意郎君不是很难,可是同事给她介绍了那么多对象,最多的也就相处半年,少的一个月就分手了。大家都感到不解,介绍人找到男方问究竟,男方说的最多的就是娴儿跟很多其他女孩不一样。

就这样拖到了三十二岁。在她那个年龄,所有的同学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娴儿却还是单身,她也不是不着急,就是找不到可以跟她相处长久些能够奔着结婚去的人。依然有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可是慢慢的,不是离婚的,就也是比她大很多的,娴儿都看不上。

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娴儿出去给单位办事,在办事大厅里等待,当听到自己被叫到号的时候,她坐在柜台前往外拿材料,交给办事人员的一刻,那个办事人员和她竟然都呆住了,坐在柜台后面的竟然是自己的同学,大恺。十几年不见,他们还是认出了彼此,按照大恺的话说,眼前坐着的这个人只是长大了的娴儿,跟小时候比模样虽然变了,但也只是感觉长大了而已。他们互相留了彼此的联系方式,不合适多聊,后面还有不少办事的人等着,娴儿就告别大恺离开了。

之后大恺便经常找娴儿,都是给她解决些生活琐事,再就是替她想到很多娴儿想不到的事情,还有各种嘱咐,甚至出门的时候穿平底鞋,去外地出差的时候带双拖鞋在飞机上穿,免得脚痛之类的小事,大恺都要叮嘱。一来二去,久而久之,娴儿忽然感觉大恺成了她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人,她在很多需要帮助和需要拿主意的时候,大恺都在。可是,娴儿也知道大恺已经有妻女,所以除了感谢也没有其他更多的了。只是,这样的关心叮嘱,娴儿和大恺都明白,而且时间久了就会发生些什么,娴儿也在大恺无微不至的关心里对他心生依恋。果不其然,大恺的所作所为还是被他妻子发现了,他妻子跟他大吵大闹,以死相逼,那样的吵闹持续了很久,大恺最后提出离婚,可是他妻子竟然说什么也不离,其实大恺面临离婚的选择也非常犹豫,毕竟孩子还小。

只是大恺实在受不了每天回家都吵架的日子,就自己搬出来住了。他自己在外租了个房子,这下他自由了,没人再跟他抢手机,没人再跟他吵架,只是他对生活没有过起码的锻炼,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戛然而止,一些繁琐小事现在都得自己动手。不过因为有娴儿的陪伴,大恺对所有的困难都没有抱怨,反而每天回到他自己的蜗居,想到娴儿每天晚上会陪在自己身边,也喜滋滋的。期间,大恺的妻子也来找过他几次,每次都以恶吵恶闹收场。大恺对妻子越发厌倦,可是妻子不肯离婚。大恺即使跟妻子说自己净身出户,妻子也不肯。

因为有娴儿的陪伴,大恺的情绪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但他心理也是着急,他想早一天跟娴儿结婚。可是娴儿的家里却坚决反对他们在一起,娴儿也因为大恺还没有离婚的事实无法跟家人对话,自知理亏,但是他们那么相爱,到了非你不娶,非你不嫁的地步。

日子就这样慢慢流逝,大恺在外面努力赚钱,但是他从家里搬出来的时候只带走了自己的衣服和被子,把家里的一切都给了妻子。还问娴儿,他一无所有,娴儿是不是还会跟他在一起。娴儿点点头,说以后他们一起努力,还说将来如果有了些钱,也愿意帮助他的前妻。娴儿也很努力的工作,但是大恺的经济条件没什么改善,因为他身无分文从头做起,谈何容易。期间他没给娴儿买过任何东西,娴儿也理解,从不曾为此有过抱怨。

二年半过去了,他们的感情慢慢的不像以前那么如胶似漆,倒也不是不爱了,只是没有之前那么热烈,这倒也正常,只是大恺在外面跟朋友喝酒吃饭时,经常会喝多,一喝多了就会说话伤娴儿,比如她高高在上,自己配不上她,或者说她不好相处之类的话,娴儿也很敏感,回敬了些不想处就分手的话。这样的事情多了,忽然有一天娴儿发现自己对大恺的爱淡了许多。

有句话说,爱经不起蹉跎,经不起伤害,也经不起漫长的等待。当他们相处到三年半的时候,就隔三岔五的有矛盾,起因都是因为大恺酒后失言伤害娴儿,起初他们还因此吵架,后来娴儿就不爱吱声了,结果就是他们会不说话,短的几天不说,最长的时候一个月没有说话,这样感情慢慢的淡了下来,娴儿也认为大恺其实没有那么在乎她,否则怎么会舍得这么久不跟她说话,而大恺呢,觉得自己是老爷们,在女人面前不能服软,不愿被看不起,不愿被娴儿觉得自己多么上杆子她。

每次这样的分分合合,娴儿跟大恺虽然也会和好,但是连娴儿自己也没有想到,所有的那些伤害都会让她的感情减淡,直到有一天她突然觉得自己对大恺没有爱的感觉了。大恺当然也感觉出来,娴儿对他没有之前的依恋,深爱了,但是娴儿不愿表现出来,大恺就认为娴儿说还是爱他是欺骗他的话,为此他们又吵。。。。

到了四年,他们彼此互相都累了吧,娴儿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大恺也撑住面子说,好。
他们就又是很长时间没有说话,终于有一个晚上,大恺发来信息,问及娴儿的情况,说了自己的落寞,对娴儿的思念,希望还可以继续在一起。娴儿也感动了一些,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找不回当初的感觉了。她也想像以前那么爱他,所以回忆着之前的甜蜜往事,可是无论回忆多少,那些往事只停留在她的记忆里,无法帮助她回到从前。大恺问及他们的关系,娴儿就不太接话,或者把话题岔开,大恺就明白了。

真正的分手是不吵不闹的,或许大恺还需要时间接受现实,对于娴儿来说,太多的伤害和不快已经让她心静如水。娴儿说,他们还可以做朋友。就如刘若英的一首歌里唱的:后来,我们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经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4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1 回复 慈林 2019-7-29 04:11
小说吗?
1 回复 akeqin 2019-7-29 06:09
“小三” 一当就当四年,人生就足够了,也证明了两个人不适合婚姻,当情人就是那么短命。
回复 Lawler 2019-7-29 09:42
故事 其实挺平淡的,就像娴儿这个人。现实里,这样的事 也不缺。
喜欢
回复 秦臻 2019-7-29 12:03
慈林: 小说吗?
小说不敢当,朋友将给咱们大家听过的一个事,是他的同学。
回复 秦臻 2019-7-29 12:05
akeqin: “小三” 一当就当四年,人生就足够了,也证明了两个人不适合婚姻,当情人就是那么短命。
某些时刻必须要坚持住原则。现实生活里有些事情也并不会非黑即白,生活简单,生活也非常复杂。
回复 秦臻 2019-7-29 12:08
Lawler: 故事 其实挺平淡的,就像娴儿这个人。现实里,这样的事 也不缺。
喜欢
谢谢。其实这个事可以写的再长一些,分开写,写的细致,更戏剧化一些会好看很多。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7-29 12: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