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父亲(一)

作者:夕明  于 2016-6-3 08:1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真人真事|通用分类:其它日志

小时侯,父亲常常不在家,他给我的印象是模糊的。我和父亲也许不是很亲近,但也没有被他打骂过的记忆。

有一天,我和弟弟正在爬树玩,远远听到姐姐的声音:小,爸爸回来了!我跳下树,顾不上穿鞋,光着脚拎着鞋就往家跑,现在仿佛还感觉到那路上的小石头扎得脚板底很疼。

在年少时有一段时间我迷上了剪纸,每天日以继夜地拿着父亲刮胡子的刀片和剪刀刻剪不停,母亲说我我也不理。父亲对我说:你这样下去小小年纪就会把眼睛搞坏,你如果喜欢剪纸,爸爸去买给你。父亲真的带我去买了许多剪纸,我欣喜万分,那些剪纸我还保存至今。

17岁那年我回到父亲任职的医院做阑尾手术。当时我又惊又怕,在手术床上大叫大嚷,医生不得不给我用了加量的麻药。术后,我在病床上痛的死去活来,但一看到父亲走进病房来到我的床边,马上就觉得刀口没那么疼了。后来,母亲告诉我,给我开刀的医生对父亲说:院长,你丫头真厉害啊,在手术台上把我们都给骂了。本来,对父亲的属下发脾气是一件很失礼的事,父亲却没有为此对我责备一句。

22岁那年我不慎摔断了手,由于体质原因,骨折恢复的很慢,我又对父亲闹了起来,说自己一定是患了骨癌。父亲对我说:小,你如果是骨癌,爸爸替你去死。那一刻,我体会到了父亲深厚的爱,也懂得了有很多爱是不用说出来的。

……

父亲兴趣爱好广泛,几乎无所不能。他年青时喜欢摄影,还买了设备自己在家里放大照片,有父母结婚时的纪念照,两个姐姐争吃一个橘子的留影,还有一张是我几个月大时翻一本很厚的书的照片等,可惜都没有保存下来。在运动中靠边站时,他自己学会了当木工,还帮我做了一个小书柜。平时父亲最爱的是看书写作,在80年代初父亲被聘请任过一个养生保健杂志的编委;

父亲还喜欢养花弄草。我们家曾住在一个小山坡上,房子周围有一片空地。父亲搭得葡萄架上结了葡萄,葡萄架下他用水泥砌了石桌石凳,在架下就象在葡萄园里一样;屋后的木瓜树上长满了木瓜,我就是那时候被母亲强迫得喜欢上吃木瓜了;房前他种的吊钟花,一串串从房上垂下来,绚丽多彩还有姹紫嫣红的海棠,怡人性情的菊花,更有许多我叫不出名字的争奇斗艳的花花草草……

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玫瑰,有红、黄、白、粉、金黄等等各种颜色,还有会变色的。最值得一提的是黑玫瑰,那些黑玫瑰长得比我还高,每一片花瓣都非常饱满,显得十分庄重骄傲。当时我曾和同事说起,他们说我是骗人的,因为根本就没有黑玫瑰,我无话可说。

父亲很会养花,我对此却一窍不通。刚成家时,父亲送给我几盆花,我总担心花儿缺水,经常去浇水,没多久花儿就枯萎了。

父亲的故事有很多很多。后来虽然出国移了民,但我知道,不论我走到哪里,父亲一直都是陪着我的。


高兴
2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7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41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