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命运(8)

作者:夕明  于 2018-6-29 07:5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原创小说|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景夕进了文其中的门,像又回到了一个家,残存的理智马上崩溃,痛不欲生地大哭了起来。李舍的背叛,如同在她心上捅了一刀,此刻那疼痛窒闷又一起袭来,使她悲愤到了极点。她一心要报复李舍,便紧紧地抱住文其中,嘴里不停地说: " 你要了我吧,你要了我吧。"
文其中对这突如其来的艳遇又惊又喜,但他毕竟是个有文化的人,不想乘人之危,便对景夕说: " 你喝醉了,早点休息吧。"
景夕依然紧紧地抱着他说: " 我没醉,我一点也没醉……"
一个向往已久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文其中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他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不顾一切地和景夕做了男人都会做的事。
文其中整夜都抱着景夕,他明明知道这个女人现在还是别人的妻子,在心理上却又异常欣喜,他一边骂自己是个卑鄙小人,一边又担心景夕会不会后悔。
第二天他去上班时,景夕还未醒来,他给景夕准备好了早餐,出门前又留下了一张银行卡放在她枕边。
文其中心里涌起一个奇怪的念头,他恨不得这个和他只有一夜之欢的女人多用点他的钱,好像这样他就有理由让她留下来了。
文其中在工作中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心神不定,丢三拉四,脑子里装的都是在家里的景夕; 他也从来没有这么热切地盼望少一点人来找他,让他可以早点脱身。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他急匆匆地往家里赶。他想,景夕一定走了,她只不过是暂时的失控,她再也不会想见他了。
他回到家里,看到的却是一番完全想不到的情景。
景夕做好了饭菜,安静地坐在桌旁等待着他回来,一切都那么自然,好像她在这个家里生活了一辈子一样。
文其中心里猛地生出许多滋味,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让他失去了能言善辩的语言能力,一时怔怔地看着景夕,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景夕对他微微一笑:” 辛苦了一天,快洗洗手吃饭吧,偿偿我做的饭菜合不合你的口味。冰箱里许多食品都过期了,要更换了。"说话口气十足就是个温柔贤惠的妻子。
文其中的眼睛不禁湿润了,他想,我有多久没听到过这些关心体贴的话啦?
他问景夕:" 你还想离婚吗?"
景夕坚定地回答:" 离。"
文其中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但他还是劝景夕先平静一段时间,理清楚思绪,免得草率离婚又后悔。
景夕答应了。
景夕经过一整天痛苦的思考,不得不承认李舍并未真正爱过她,只是把她当作一个条件不错的恋爱结婚对象,是她自己一厢情愿地爱着李舍,相信他顺从他。他可以在她对他情最浓的时候,轻易就和别的女人上床,可见所谓"爱情", 不过是他们婚姻关系中迷惑她的遮羞布,他如果真的爱自己,又怎么忍心这样伤害她?
景夕不再相信她身上还会有爱情产生,如果婚姻中除去了爱情,还会剩下什么呢?无非就是要一个一起过日子的男人罢了,这个男人只要看起来不那么讨厌,张三李四又有何区别? 是文其中或是其他人,一点都不重要。她想,如果文其中愿意和她一起过,她就和他一起,如果不愿意,她离开就是了。
景夕为了报复李舍,和文其中有了鱼水之欢之后,发现和另一个男人上床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难怪现在有那么多人出轨。
景夕原来一直相信李舍对她是绝对忠诚的,不可能背叛她; 也坚信自己不可能和别的男人有肌肤之亲,可是现在这两个 "不可能" 的事情都发生了,由此可见, "不可能" 才是最不靠谱的,原来这世界上一切事情皆有可能。
景夕觉得自己堕落了,她10年来一心一意坚守爱情的忠贞,换来的却是最刻骨的背叛,她已经27岁了,现在倒真不知道该如何做人了。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4 20:35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