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有重开日

作者:夕明  于 2021-6-20 02: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真人真事|通用分类:原创文学|已有23评论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了一夜,终于在静谧的清晨云收雨霁,小雨让青草绿叶上挂满了水珠,空气中也充满了湿润的清新。
我家窗前的那株植物,接受了小雨一夜洗礼,像是吸足了能量,潇潇洒洒地把身躯伸向了天空,昨天还站在它枝杆上的花蕾,眨眼间就全部绽放,在初升阳光照耀下,娇嫩俏丽的花儿一朵连着一朵,漂亮得令人无法移目。
几天后,粉红色的花瓣落了一地,短暂的花期结束了,那植物依然生机勃勃,它根扎大地,靜静地为明年再次开花积蓄力量。
我看着花开花落,禁不住叹息: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真是一点不错啊!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年前,我在微信上意外收到了一群老朋友的消息,接下来我们便相聚在了一个饭局上。看着一张张生疏的中老年面孔,我感概万千,有些人影影绰绰还有几十年前的影子,有些人则是完全认不出来了。重逢的喜悦让我们忽略了岁月的痕迹,抚今追昔,欢声笑语一刻也未停歇。
突然,一个东北大妞说:晓玥已经死了很久了。
全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我一抬头,发现全部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我。
晓玥?多少年来这个名字在我的生活里无影无踪,如今又出现在了我的耳边。
我喃喃地问:她死了吗?为什么?什么时候?
一位广东靓姐回答了我:她因心脏原因猝死,还不到40岁。
看她们的表情,我明白全部人都知道她死了,唯有我一人例外。
有人刻意岔开了这个话题,气氛重新又活跃了起来,我们高高兴兴地聚完餐合了影,依依不舍地分手。
回到家后,我照旧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一切,直到晩上就寝时,我模模糊糊间觉得今天和往常没什么不同,可是又确确实实感到了不同,往日时光一下卷上心头,不能再骗自己了——晓玥,她死了!
我站在窗前向外望去,昏暗的灯光下,那条弯弯曲曲通向远方的小路,就像我的回忆一样没有尽头。
以前父亲常对我说,只有幼稚的人才会觉得自己很成熟,这说法可能对很多人都不合适,但对我而言却是再恰当不过了。我在15岁时就觉得自己足够成熟,岂知自己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幼稚无知得十分可笑。
那一年我进入了一个培训队,刚到队里就听说了有个古典美人晓玥。哪有那么多古典美人,我心里是不屑一顾。
至今我仍记得首次看到她的情景。
她沿着长长的走廊向我走过来,我用年轻气盛、挑剔轻视的眼光打量着她。书中所描写的古典美人,是身材纤巧肤若凝脂,长着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唇,这些特征通通与她挨不上边。如果非要说她身上有点古典味道的,是她的脸型和削肩,遗憾的是在她尖尖下颌的下面不是纤美的玉颈,而是一个粗壮的脖子;同样,肩虽若削成腰却如桶状,整体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不协调。幸好她是一个水灵灵的女娃,举止斯文矜持,说话慢声细语,再加上她家庭条件优越,家中只有她一个女孩子,显得娇贵无比,就勉强当作是个古典美人吧。
晓玥可不知道我在心里对她的评价,她一见如故地牵起我的手,热情洋溢地说:夕明,我早就想见到你了!
我对她的热情有点不适应,问她:你认识我吗?
她兴奋地说:我们是同一个大院里的,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可是我们这个培训队来自同一个大院的有好几十人,我以前没见过她,也不觉得她应该对我有什么特殊。

分组时我和晓玥不在一个小组,但她一有机会就来找我,恨不得24小时和我粘在一起。那个时候大众的生活水平不是太高,只要晓玥母亲一给她钱或给她捎来零食营养品,她必然会来和我分享。
如果是现在,可能很多人会猜测我和她是那种关系,可那个年代人们没那么敏感,只是全队人都认为我和她是很好的朋友。
晓玥对我毫不掩饰的情感,总让我莫名其妙,我对她有点儿爱理不理,远远不如她对我那么好,晓玥也感觉到了。
一天晓玥神秘地对我说,她认识了一个在图书馆工作的人,可以借很多书看。她知道我喜欢看书,当然我喜欢看的书和培训队要求看的书毫不相关。
晓玥带着我去见了那个其貌不扬、绰号"大嘴"的男人。我每次都能从大嘴那里背回一书包的书。那段时间我看了不少名著,书给我带来了无穷的乐趣。我很感谢晓玥,慢慢地我也适应了她总在我身边。
培训队的课程安排还是比较紧的,但每次考试之前都会有两三天的复习时间,复习时间不用集中上课,也没有人管束,因为在考试前夕的紧张时刻,没有人会去偷懒。对我来说那几天是最快乐的时光,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晓玥和我一样不爱学习,我们有时溜到外面去找东西吃,有时躲在某个角落里看课外书等等,真是不亦乐乎。
一到考试分数出来,晓玥就惨了,不及格的苗头跃跃欲出,虽然她满不在乎,可是我挺恼火的,毕竟她整天和我在一起,我认为她给我丢了面子。
再次考试来临,我不再开小差了,拿起书本复习,我知道晓玥一定会有样学样。同桌的同学对我说:夕明,你要得100分了。我问她为什么这样说?她说她从来没见过我复习。
我真的得了100分,晓玥才70多分,我十分嫌弃她,她真是太笨了!
我性格孤僻,不願意搭理人,又表现得比较 傲慢,所以在队里人缘关系并不好。逐渐队里有人开始说我带坏了晓玥,她的学习成绩不好是因为我造成的,还有人劝说晓玥不要再和我接触。
晓玥跟我说到这些闲话时,眼睛都红了,她很喜欢挽着我的手臂,她说:夕明,不管别人说什么,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我说:如果我不想理你呢?
她说:那我就缠着你,这辈子死皮赖脸也要跟着你。
听了她这种毫无自尊的话,我心里有所触动,这一次,我没有甩开她的手。
晓玥的心思有时还是挺细腻的,她提出要我晩上和她一起睡,我虽然觉得别扭,但还是勉强答应了。
睡到半夜,身下湿漉漉的感觉让我突然惊醒,懵懵懂懂之中我吓了一跳:我不会是尿床了吧?这下子丢人丢大发了!我摸了摸自己睡裤前面,是干燥的!我立刻明白是晓玥尿床了。
我把晓玥推醒,她醒过来马上意识到出了什么事,似乎早有准备,她拿出新裤子给我替换,手脚麻利地把床上的垫褥翻了过来,又铺了另一床薄被在上面。她说这种事情发生好几次了,转身又叮嘱我不要告诉别人,然后我们继续睡觉,好像没事一样。
没过几天,晓玥宿舍的几位舍友拦住了我,问我知不知道晓玥尿床?
我说不知道。
她们不依不挠,说我和晓玥的关系那么好,为什么要替她隐瞒不帮她解决问题?宿舍里味道那么大,她们很生气。
我那时年纪也不大,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只好闭口不谈。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晓玥依然和我粘在一起。
有一天晓玥母亲找到我,郑重其事地让我即刻离开晓玥,态度很严肃。她说因为我带着晓玥贪玩,影响了晓玥的学习成绩,也阻碍了晓玥的进步。
晓玥经常和我说起她的母亲,她对她母亲很信赖,可以想像得出她们母女之间深厚的感情。
晓玥母亲个子矮小,外貌比晓玥漂亮多了,颇有点贵妇人的风度,她在大院里的某个幼儿园工作。我那时认为晓玥母亲文化不高,不是很瞧得起她,所以也觉得没必要告诉她,我的各科考试成绩平均分接近满分,是晓玥整天追着我,她的成绩不好怎能怪到我头上?我懒得和她多说,点点头答应她后,转身就走了。
我把晓玥母亲的意思转告给晓玥,她不愿意接受,经过几次反复,晓玥还是服从了她母亲,我和晓玥的交情也到此结束,此生再无来往。
准确地说,我和她还有过一次接触,起因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8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3 个评论)

当前只显示与您操作相关的单个评论,点击此处查看全部评论
回复 mali50 2021-6-21 01:15
successful: 说起女人有尿床的现象,  好像女比 男孩子还要严重一些, 我记得我们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转来一个姓陈的女孩, 以后由小学到中学到高中都是同学, 到初中的时候才由
尿床到青春期基本会停止,少数晚一点。大脑对尿急的感受是可以训练的。家长晚上催尿养成对刺激的条件反射,会早点回到正常。
12下一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6-21 05:19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