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餐馆里的五花八门(上)

作者:嫣蝶  于 2016-3-2 11:2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人在北美|通用分类:留学生活

中餐馆里的五花八门(上) 

在热闹嘈杂的婚礼上那袭深紫色的长裙,高贵、典雅、梦幻,银片闪烁的孔雀羽毛图案在胸前光鲜亮丽地跳动着,她轻盈着妩媚的身影,那张洋溢着甜美的笑脸深深印入我的眼帘。这个茉莉花般的女子美丽、 优雅,有谁会把她与刁蛮,尖刻已经失去一对儿女足以使一个女人彻底崩溃的安联系在一起。我在这样特别的环境中,第一次见到安-这个中餐馆老板娘,一个有故事的女人让我看到一个平凡女人的非凡。

都说失婚女人出国独立谋生,有姿无才开个中餐馆好度日,有才无业做个中餐馆好攒钱。要是女人有才又有几分姿色像安这样的单身女人开出的中餐馆又会是怎样的叫人好奇呢?

二十多年前,自己初来美国,踏进中餐馆打工之路纯属偶然,却留下了留学生活底蕴中那种植入骨髓的艰辛与安结下了姐妹之情。万般皆无奈,唯有绿卡高。那时紧张的护士学科已挤掉了我生活中大部分时间。一心想着做个RN捷径办绿卡。

那天,猪先生同学的太太虹,一个在中餐馆做waitress 已有二年的她来找我,《美味斋》周末晚上有婚礼party问我可不可以去帮忙。我一听喜忧参半,中餐馆打工?我没经验谁会要我?而有美金可以进口袋又是多大的诱惑啊。秀气的虹看着犹豫的我,“你只要跟着上菜就可以了。”我就这样懵懵懂懂装着胆跟着她那天晚上在婚礼晚宴上奔忙着,热闹着。午夜后,我一边点着手上的小费一边嚼着厨师为大家送上的夜点心不知怎么忽然心里有一阵愉悦感:见证了一对新人的好和,还有一点小钱盈利,刚才热闹欢腾的气纷总比周末蜗在图书馆啃书有趣多了,虽然第二天手脚酸痛的让人高度怀疑机体的自身免疫排异功能—不想认自己的肢体。但那场party上让我最最印象深刻的却是见到了奇芭的安。

三天后一个中午,我突然接到安的电话:“小Y,你能不能帮我打个Lunch time, 我中午时间缺人。”容不得我的推脱没经验、不会order menu、不会收银,快言快语的安已安慰到,“那天我看你手脚利落,为人热情,你来我教你。”在安的纵容下我轻易就范。

再次见到安,我把她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这个四十不到的台湾女子,中等个子,身材匀称,说话时眯着双眼斜斜地瞄着你,长长的睫毛好看地翘着,那对酒窝就冲着你笑,微黑的脸上嵌着笔挺的鼻樑下那两片薄薄的红唇永远有说不完的故事。在美国Reno这个The biggest little city in the world , 安无疑是个名声大振的人,她的出名不是她的美丽、不是她的经营有道而是她的拨扈和她那两个孩子的生命代价。

《美味斋》的规模并不大,主要也是家庭的经营方式。奇怪的是两个厨师并不沟通,年老的陈伯伯早年淌水来自香港,年轻的David是越裔后代,中学时就在餐馆打工从bus boy 一路做到
厨师自有他的艰辛和不易。我们拿着menu 挂在墙上他们从来默契也没见他们有做重叠菜,为之安还有几分得意,私下里暗暗跟我说,“做餐馆的最怕后院着火,搞定橱师第一重要。你看他们不讲话相互之间谁都不会偷懒、谁都不敢胡闹反而互相制约着呢。”噢,我对安的中餐馆第一施政纲领略有领教。

安的大姐就在
房抓菜,虽是同母同父生,大姐憨厚长得也谦卑,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大姐就像是橱房的橱娘,大姐二个读高中的女儿也来餐馆打工且准备将来读护士。而安嘱咐我,看着她们不要让她们偷懒。我则告诉她们有时间好好读书不要泡在中餐馆里。

最滑稽的就是洗碗阿米哥
,小小的个子,力大无比拿起一桶碗已高过他的胸前。三天两头缺席不是他的自愿,常常被移民局遣送回家过几天又回来了,每次他走了,我就耽心第二天没人洗碗了,安倒一点不担心,阿米哥的兄弟又来了。时间区域上他们还真没有一起消失的时候,好像移民局也会保证中餐馆的顺利运行。

中午到这里来的几乎都是回头客了。性格开朗的Linda 人未到声音已到了,芥兰鸡、酸辣汤,冰块。她喜欢把冰块放在嘴里嚼得咯吱、咯吱响,然后这个爽气的赌场发牌员一如拿赌客小费毫不手软$3.99 lunch special 一定是$1小费留在桌上;不善言语的Henry 每天和 Linda 一起来低调的没声音:咖喱虾、一杯Root beer是他的最爱;Judy 无论什么时候都穿着很性感,脚蹬七寸高跟鞋吃的却很单调:手撕鸡沙拉,一杯冰水;高头大马的Dean 吃的倒也科学:麻婆豆腐一杯橙汁;还有喜欢干煎鱼和7up 的Joe;陈皮牛肉和柠檬汁则是Shirley 的最爱了。他们常常一起来谈笑风声,每人每天都会毫无吝啬地留下$1
小费
 
瘦高个的Eric和他身材一样有撑不起的气质,头发却是铮光油亮有倒霉的苍蝇爬上去一定hold不住吱溜往下滑。等他的同事们离开后,他姗姗来迟坐在靠窗户的角落里:咕老肉要lots,lots of sauce,  Lipton tea 要加糖和奶昔一定要马上送到还不能忘记夹上几片lemon.。当他吃饱后一边说谢谢,一边往后退,我称他为back syndrome. BS俨然就是一个铁公鸡,
从来一毛不拔不留一个penny 在桌上,而服务却要最好的。对于他不给小费的行为,我们决定“回礼”他一下。那天伯伯刚炸好了肉块,我倒了一盘ketchup 就往他面前一摆,他马上反应,“This isn't my dish ,I  didn't order that 我说,It's yours that's for sure, besides there are a lots,lots of beautiful sauce.哈。他一定感到自己不受欢迎,从此以后就只叫外买了。

中餐馆dress code 白衣黑裤。
记得自己的白衬衫胸前绣着淡雅的花朵,高腰直筒长裤把衬衣塞进里面,宽大的本色腰带前扣亮亮的与黑色平底皮鞋前面的装饰扣刚好吻合,高高盘起的发髻让人显得清爽利索。这身装束很是得到安的欣赏,常常被安用来示教他人,“看看小Y的着装,这才是waitress应有的精神面貌,不要整天委屈了自己,你们拿不到小费就怪不得别人了。”每当这时我心里会得到暗示:做waitress自己还是有潜质的,要不是当时读护士为了拿绿卡,我真的相信自己在美国的最好职业生涯就是应该做waitress了。

中餐馆里有社会众生相,走进来的客人素质高低在一顿饭的功夫便可见端倪,而餐馆里又是藏龙卧虎的地方精采纷呈。

(未完待续)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5 17:0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