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Sarah的鲑鱼命

作者:嫣蝶  于 2016-3-4 04:34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病房里的故事|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Sarah


  小Sarah的鲑鱼命 

 一阵响亮脆耳新生儿的啼哭声划破夜的宁静,她一个粉体圆润,舞动着纤小的肢体,裹着金黄色浓浓胎脂的新生命和千千万万个来到这世上的婴儿一样是应该得到祝福的灵魂,而小Sarah却带着鮭魚命出生。
  
朋友,你有看过鲑鱼洄溯吗?

鲑鱼都在春天出生于中高海拔的清澈溪流中,经过了夏季、秋季和酷寒的冬季,它们一直在溪中较深的地方徘回。鲑鱼洄溯时,它们得对抗绵延不断的水流和坡度,用尽全身的力量回到故乡产卵, 已是遍体麟伤, 把遗传基因留下来之后,接下来的数小时或许会守护着这处的圣地,慢慢翻过身来肚皮翻白,一点一滴的衰竭面临死亡,它们是毫不吝啬的将身体奉献出来,就像,化做春泥更护花般的情怀,以生命提醒教化苍生,落叶归根。 

她,小Sarah的妈妈,一个优雅知性,美丽端庄的银行主管Janice在孕育宝宝生命的瞬间,普写了一曲鲑鱼悲壮的生命历程轮回曲。在小Sarah 出生后4个小时, Janice的血液检测中显示ALL(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
       
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结果,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血液科和肿瘤科医生紧急会诊,不幸诊断无法改写。 
当医生把这个恶耗胆战心惊地告诉 Janice并严肃地通知她必须立刻化疗时, 如五雷轰顶,眼前漆黑Janice坚定地摇着头说:“不!一定是你们弄错了,我不做化疗,我要给宝宝breast feeding."                                                       
   
病情如洪兽猛虎般的袭来,Janice 产后弱不经风的身子接下来的数天,在发烧,疼痛和出血的煎熬中挣扎着。然而, 这个三十一岁的母亲全然禁不起如此蹂躏侵蚀,终于答应开始了化疗。
 
我见到Janice是在她接受三次化疗后, 出现严重的恶心呕吐,心脏毒性等并发症,她显得极其虚弱憔悴,面色苍白, 已掉尽了所有的华发。但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依然灵活不停地转动,霸气的显示着她的不甘心。她的血压波动在SBP210-190/DBP110-100;心率快速跳动在150-160次/分,疾病的吞噬和化疗反应她不得不停止化疗, 从Chemo Floor 转到我们的Tele Floor, 开始 Diltiazem drip.(Diltiazem is called a calcium channel blocker. It works by relaxing blood vessels in the body and heart and lowers the heart rate. Blood can flow more easily and the heart works less hard to pump blood.) 

此时的Janice心情挑剔, 横蛮无理,产后严重抑郁狂操。她来到我病房不到四小时已给她换了三次房间,她抱怨刚清洁的房间有味道,房间看不到风景, 房间中央空调太热。最后,她说房间离nursing station太近太吵,  我只能告诉她今天已没有你可转的房间,我们已是full house(满床)。明天,我们有病人出院才可以答应你的要求。 她要我写下来,明天8点一定保证及时可以转到另一个房间,我很准确地告诉她,抱歉!我做不到。明天早晨第一个病人出院,给你转第四次房间就是换房的时间区域。整个晚上,她不断的按铃,抱怨,质骂,她还间隙性地扔call lights 要照顾她的床位护士滚出她的房间。此时尽管她在Diltiazem drip上她的高血压危象和心动过速也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
 
护士们都心照不宣不能问起小Sarah,   Janice拒绝看小baby的照片,拒绝提起小Sarah的名字。她认为,目前所遭遇的一切都是生孩子的罪过,是小Sarah的出生给她带来了灾难,夺走了她的幸福和健康。显尽了Typical postpartum blues. 

Janice我能理解你的痛苦和不甘,你和大多数孕妇一样按时做着产前检查;积极做着孕妇体操;温柔习心做着胎教;满怀喜悦布置婴房;精心挑选宝宝用品;整个怀孕过程只有轻微的妊娠高血压症状,用OBGYN的话说Perfect(很好)。有谁会知道,当宝宝来世时, 你却不能亲自给宝宝哺乳,不能再看一眼宝宝的倩屋;甚至不再吻吻宝宝的嫩颊;不再抱抱宝宝的娇体。
 
Janice, 你有理由不甘;你有理由不满;你有理由发泄;你有理由叫嚣;这样你会好过些吗?你会心理平衡点吗?你会减少丝丝遗憾吗?你会减轻阵阵疼痛吗?你会放下无畏悲伤吗?你会释怀惆怅怨恨吗?你会不再计较折磨吗?

只要你舒服,一切随你任性,因为你已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
 
Janice的先生一个知书达礼,Humanbiology大学教授可能比谁都明白自己太太的病情,他在病床边寸步不离,显尽男人温存礼让,照顾有加,百倍体贴谅解之能事。他每每的为妻子的行为向护士道歉,他会悄悄地来到nursing station给我们看小Sarah的花玉,他会给护士order pizza 以慰藉我们辛苦的劳作。通常我都会非常尊重和感激家属的support,但此刻,我却不知道拿什么词来安慰平护你,一个有着和你身体一样宽宏大量的同样遭遇着忧伤的灵魂。
  
Janice的病情每况愈下,她每天靠输血和止痛药维持着。 前天晚上她出现呼吸衰竭,昏迷转到ICU intubation, 那晚她要输4 unit of PRBC; 6 unit of FFP; 和3 unit of platelets. 当然全身是在各种插管和仪器的监控下, 她已无法再抱怨。  

第二天回到病房,白班护士告诉我,12小时内ICU一下走了三个病人,我说千万不要告诉我Janice走了,千万不要!不要!! 她停顿了一下,在第三次called code blue的alarm 声中,Janice 的先生在难以接受的现实面前哽咽道:“让她平静的去吧”, Janice就是其中一个。

我泪如雨下:
这个31岁的生命太年轻才花蕊吐艳怎就突然凋谢? 
这个31岁的生命太脆弱才为人母81天怎就让宝宝飘零?
这个31岁的生命太不坚持不是要抱怨吗?怎就哑然无声? 
这个31岁的生命太不可理喻为何丈夫这般疼惜却要撒手人寰?
这个31岁的生命太寻乎天理是否踏着鲑鱼的足迹寻道而行? 

你,Janice-小Sarah的妈妈,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一个初为人母的娇娘,一个受丈夫宠爱的太太,一个被白血病吞噬的灵魂在点燃宝宝生命的同时消香玉殒,永眠长空,真是叫人心痛不已。你是否前世鲑鱼投身,而今返璞归真在生命的轮回里。。。


愿天下母亲健康长寿!
愿天堂母亲安息不朽!
  
 
      (为尊重隐私,本文所有人名均为虚构)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6 14:5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