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愁眉锁眼的上海交通(上)

作者:嫣蝶  于 2016-6-4 04:4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情归故里|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上海交通, 开场白, 故乡

令人愁眉锁眼的上海交通(上)


【写在前面的话】安看见咱村长番老从故乡逍遥回来了,“倒叙”,一篇开场白把安的思绪拉回了“令人愁眉锁眼的上海交通”。想当初,自己栽在上海交通上的往事历历在目,不吐不快,于是就把这篇旧文贴了上来。
 
繁华魔幻,多情浪漫的上海以其深厚的近代城市文化底蕴和众多历史古迹,江南的吴越传统文化与各地涌入的多样文化融合,高楼林立,霓虹闪烁,交错的立交桥,繁忙的轨道交通,快节奏的生活,使充满活力的上海形成了特有的国际大都市海派文化。
 
上海主要繁忙的商业区如南京路,淮海路,老城隍庙年深日久人山人海、熙熙攘攘水泄不通 、车水马龙摩肩接踵。与此媲美的纵横交错盘枝生节,林立透体百图耀辉的立交桥更使人迷惑扑离云雾缭绕。

高架桥交通牌之简单,箭头多向,分岔多源,道路狭窄直叫人看不懂一个所以然。
 
站立在路口一阵抖擞:自行车和助动车与你“针锋相对”,各色私家车耀武扬威,流连忘返在车水马龙蜿蜒伸展的路面上。“生命诚可贵,速度价更高,若为交通故(股),两者皆可抛。” 充分显示了上海人独有着这种在交通灯变化时“至死不渝”的英雄气概。各种小型车的横行霸道形成了通常这种小马路上川流不息,纵横交叉的威风令人生畏。要是自己敢迈出一步大有着做车轮下英魂的可能直叫人胆颤心惊。

想起八十年代,放眼满街“永久”、“凤凰”自行车。自己那时刚刚大学毕业,骑着那辆墨绿色永久牌自行车天天招摇过市混迹在上班人群中,虽然也是车满为患但是民风纯朴倒也自得。如今绿灯信号一亮,左转车永远要比直行车抢先一步开溜,不愿沉默的人群永远在交通要道上蠕动,反倒是自己不敢走路了。一派谁怕谁?谁让谁的挑战让上海这个繁茂昌盛,美艳风姿市的交通跌进了她的“忧虑遗憾"峡谷。
 
上海出租车一向为人民拉风服务以它的方便,快速,合理,经济驰骋在大街小巷。而我乘坐出租车的酸甜苦辣却一言难尽。

我回上海探亲之际恰逢公婆回国小住,那日去上海南京西路泰兴路看公婆后,我妹说:“姐,你不要走,下班后我来接你”。不知贵阴贱璧,事缠身的我,舍不得一下午的大好时光付之东流的煎熬。吃过午饭,告别 老跳上那上海声誉响铛铛的XX“黄色”出租车我径直回娘家了。
“朋友,去哪里?怎么走?”一声亲切的问候我被问住了,我径直报出了虹口的地址。
“怎么走?师傅有经验听你的。” 其实我真心虚,一脸惘然不识方向。
听话听声锣鼓听音,这经验老的士哥立马认定我是“洋盘”(上海话—不懂行情),带着我玫瑰花车大游行(注:玫瑰花车,每年一月一日锦绣辉煌的传统加州花车游行)原本只要三十分钟的路,被“的哥”搞得蒙头转向。纵然路难识我还知道时间哪。
在五十多分钟后,我提出质疑,“是不是走的弯路?”
 “噢!内环修路,中环堵车,外环就是捷径了。” 的哥道。
“那还有多少时间才能到?”我迫不及待地。
“这就不知道了。”这下的司哥更干脆了。
这时我也糊了思路乱了分寸:“师傅,钱不是问题,可我寸阴是惜啊” 我强调着。
“侬了了啊里?哪能还不回来。”老爸在电话那头急道。
“我怎么知道上海也有花车游行啊?”(笑)
其实,我爸在接到公婆电话说是我已上路,已等了一段时间了。
“侬一定要拿发票不好忘记喔”。我妹又发调头了。

当经过了105分钟惶恐不安,穷途末路漫游之后,出租车终于停靠在小区门口,我爸己等了不耐烦了。
这不,一个箭步冲上去:“我女婿是侬领导,叫侬有的苦头吃。”
当时就把刚刚还神气活现,油嘴滑舌的士哥吓得面如土色,但他狡辩道:“都是因她(指我)路不熟,就算我今天倒霉只收50 %车费算了,65块跑路”。
“不!钱侬通通拿好。”我爸说:“叫侬后悔有欺。”说着扔下了130块钱,我则抓了收据胜利大逃亡。
我刚进了屋里,我妹就跟来了:“收据拿来!”大有公务员查帐之势,也难怪她的职业就是财政检察员, 而我妹夫则是这个出租汽车公司的 副总裁。

其实这是上海一个名望相当高的出租车公司,“就是因为几个小蛀虫破坏了声誉。”当我妹同步把事情向LD汇报时,我妹夫气愤道。
想起我妹常关照的,“ 侬一定要乘xx 黄颜色出租车,遇事好解决。”不幸言中。
当晚,我妹夫就把“的哥”的头像和所有的经过路线全部打印出来让我认领。
我还在一旁同情道:“不要处理太严厉了,可能一时糊涂。”  
 台啊,今朝正好碰到侬,要是别人整个台就到外国去了。我先向你道歉!我会一视同仁。谢谢侬告诉我,说明平时对员工的教育还不够。"我妹夫心情沉重道。

在我回美国后的第三天收到我妹夫的email处理如下:
(1)全额退还车费;
(2)停职半年,停发奖金一年;
(3)重新学习调整,向客户赔礼道歉;
(4)  停发领导奖金3个月;

我收到此mail 一点快乐不起来,试问人性为何如此贪婪?当然这件事也把我妹夫牵连了进来。

                                                                        于二0一三年十二月

在交通灯变化时“至死不渝”的英雄气概(图片来自网络)
 

高楼林立交错的立交桥(图片来自网络)


交通牌之简单(图片来自网络)



(致谢徐福教授友情校字,修字。)


未完待续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 16:5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