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航因我延迟起飞—令人愁眉锁眼的上海交通(下)

作者:嫣蝶  于 2016-6-8 04:56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情归故里|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东方航空, 上海交通, 出租车, 上班族, 私家车

东航因我延迟起飞—令人愁眉锁眼的上海交通(下)


交通无限忙,街景百样多。
上海交通除了私家车众多和出租车繁忙,交通工具如地铁时间稳定,车速快捷,是上班族的最爱;公共汽车高望缓慢,早上九点后就是退休工人的市面了(上海退休人员七十岁以上免费乘车)。我由于不会乘地铁,若去看公婆我还是很乐愿意乘21路公共汽车,一路眺人睹物,花容腹街,好不新鲜。
 
那日,但见一辆红色宝马车旁躺着一个身子卷曲的五十开外衣着考究女子,纹风不动。围观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最奇怪的是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个主动上去救援的。我自然在医院见惯了各种病人,但见此时性命交关岂能袖手旁观?头脑一热,欲要上去救命。我家护理小张一个箭步窜到我跟前:“二姐,不要去碰,她是装死。我每天都看见这样的人。”说时迟,那时快,从车上下来一个翩翩女子对着地上卷曲慢条斯理地:“姐,我告诉你,老实起来,再不起来。车子可不长眼怪不得我了。”说着坐回宝马车真的立马发动起引擎,一阵轰鸣只见地上的时髦女子连滚带爬跑了起来。宝马车扬长而去。我定了定神,肯定没有坐在电影院吧,咋就让我看了这么精彩一幕。再回首,大街上群众演员毫不逊色。交通事故有人见死不救,有人装疯卖傻。道德和理智的神秘论我不懂所以然。

上海的高架和美国的高速绝对不是一个概念。上了高架好象一不小心上了“贼船”很难脱身。车内的导航器红灯闪烁不断提醒:诸如前面一公里路塞要十分钟后才能通过;或前方三公里处交通缓慢,可能二十五分钟后才能通过。就这样走一段,数一段,报一段,让坐在车里的人六神无主,不知道自己的前途会在何方。救护车警灯萧鸣,阵阵揪心却没有办法先行。我但愿救护车里没有重症病人,此时万万怪不得没人让道。狭小的高架上不合理的路面设计,没有紧急停车区,没有专用快车道,也没有警灯一亮自行右靠的全民觉悟。大家同进共退在高架的大停车场上,谁也冤不得谁。我只有祈祷救护车内病人明哲保身,生命与时间的拔河赛,你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千万不能放弃在阻塞的高架上。不可思议的是高架上的救护车偏偏喜欢常来常往,这种叫人琢磨不透的上海交通令人啼笑皆非。

父母居住的小区是九十年代掀起火柴盒那样往上堆的高楼。那时,私家车还没有这么欣欣向荣,故然也没有留这么多的停车位了。而今小区的通道在这上海寸土如金的地盘上,一边整齐地排例着间距用最精确的MATLAB参数变化计算出的平行parking着的车款各异,色彩缤纷的私家车,一边我不由得佩服起中国人大脑海马回定位之精准。想着他们拿了全世界最高质量的驾驶证含有如此高难度的平行parking 技术,真叫人五体投地。潜移默化,我回美国后每每都不由自主地把车倒进了garage,潜意识practice parking ? 不会吧! 像我这样只会在高速公路上开快车的急性子应该在中国是无法开车的。

十一月初到我回美的日子。习惯了还是我姐和姐夫送我到机场。不成文的规定,这天一定是我姐亲自开车。刚到楼下就出师不利,小区通道口被一辆装修车顶住了,One Way!这时终然你有飞龙越壁的本事恐怕也插翅难飞。只有耐心等待它的移动。我们的车在它后面己停了15分钟了,  看着它一点没有让道的觉悟,姐夫开腔了:“师傅帮帮忙,我们赶飞机” 。
“没看到我们正在搬砖吗?要等这些砖都卸了,才能动”。
刚和父母道别的亲情不舍加上这时的沮丧郁闷,委屈的泪水顿时决堤了我的眼角哗哗直流。
我姐说:“其实公家设备装修车最牛,他不动,我们得动”。
“我们怎么动?”我好奇道。
“下车叫出租车”。我姐无奈道。
“出租车?”差点又使我哀豪崩溃过去。
不过这当儿我还是显尽风度,平静温和地:“师傅,我们也帮您搬吧”。人心通晓因着都是肉长的,大概是被我的诚言感动了5 分钟后这辆公家车终于移动让道。
 
我们那辆枣红色的volvo在阳光直射下洒着特有的亮丽,一路直奔冲向中环高架,向着翔殷路隧道挺进。周六的上海,中环高架恰似一个绞合的大花环,一派锦绣高高挂起,金玉其表。上海人的忍耐好静,城府深渊的品质尽显其中。我姐“啊呀”一声慌然大悟:翔殷路隧道是去崇明必经道口,星期六真是合家别秋旅游,私车得意,本本族猖狂之时。(本本族,是我回国后学到一个新词。  意即练习开车的新驾人)。今天从“鸭蛋”开始就排队了,说是鸭蛋其实是离“翔殷路隧道”还有3公里的刚出五角场的一个半弧形大型金属艺术网状造型。我姐想要调整线路走外环,姐夫说:“今天菜鸟出没,(即本本族)天下乌鸦一般黑”。 我也本着即来之则安之的原则表示经不起折腾了。我姐靠着她娴熟机灵,一往直前什么都不输人的本事,逢左迎右,弯弯曲曲见缝插针地游走在长龙间。我的心脏再一次受到考验心惊肉跳胆战心惊道:“姐,还是安全第一,我们不要插队了。”
“轧煞姥娘有饭吃!要不明天也到不了机场。”我姐不屑一顾,胸有成竹地在花环中跳跃着。又见救死扶伤的救护车横行其中,和我们同样消磨着“轧剎姥娘有饭吃”的待遇,这时真不知是要先救人还是先救车?!

经过挣扎终于冲出了翔殷路隧道,我们风驰电擎如脱缰般的野马直闯机场。一路有雷达测速器也不知道我姐是怎么避开的,反正到现在她还没有拿到罚单。

我姐问我:“你在哪个航站楼登机?”
我说:“不知道”。 现在买的全是电子票,一本护照check out, 再说在国内时天天party,  shopping, gossiping,  那顾得上information,我随口说“二号航站楼吧”。
11 点59分,我们到达浦东机场二号航站楼被告之我应在一号航站楼登记。 姐夫去停车了,我姐二话不说推着所有行李飞也似的跑开了。我则气喘嘘嘘空手跟在后面正好与她相隔一段平行电梯的距离。
“还说自己什么都快,我看你就说话快其他什么都慢也搞不清楚自己去向。”我姐已在电梯那头等着数落我了。当我们刚刚站稳在检票口的又一长龙时,只听广播里传来“中国东方航空公司MU583到洛杉矶去的乘客注意了,请到16号窗口赶快办理登记手续。”  听到呼唤,我身手敏捷一一拿开分隔线,穿过拥挤的队伍来到检票台,秀外惠中的票务员美媚正微笑地看着我,此时我一定狼狈不堪。
“我是今天最后一个check out 的吧?” 
“差不多吧。” 
“那我今天的位置一定很糟糕了?” 
“噢!不,您是保留位。”姑娘看了看我还是微笑道。

这时我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匆匆地,当我跟我姐相拥告别时广播里又响起了我的名字,来不及忧伤,来不及感慨,来不及擦干泪水,一路经过出境,安检来到登机口时已聊聊无人。12点50分(飞机预定一点起飞)当我稳稳地坐在飞机临窗席位上,播音室传来,“乘客们对不起,由于行李拖延,本次航班延误25分钟起飞。” 我在这时通过微信与家人,朋友,同学告别。忽然看见我妹的回信:“就是你的行李延机的。” 我想说:“就是上海的交通延误我行李的。”

祖国在变化,经济模式在变化,交通也在变化。去年在徐家汇的朋友家去锦江饭店吃饭。我的朋友在手机上一划,我们下去吧。下得楼来没几分钟,一个中年男子开着私家车过来了,“上车吧!”我左顾右盼没有一点商业车的标志,说是这种车一口价。噢,是和美国Uber异曲同工了,开始有让人尝到甜头的时候了。
 
上海多市文化商业繁荣的象征,“繁荣”的交通却不敢让人恭维。每年回去每年看到上海市容突飞猛进,日新月异的变化。期待着上海交通循序渐进,规范愉人。


看看下面这个视频,有没有让13亿中国人都沉默了~~~





五角场环岛地区独特的鸭蛋形设计(图片来自网络)


 

花环式的高架(图片来自网络)





中环高架恰似一个大停车场(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3 08:2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