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颜色敏感的国度里黑白相克何时了?

作者:嫣蝶  于 2016-7-11 02: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人在北美|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明尼苏达州, 反对派, 工薪阶层, 达拉斯, 圣保罗

美国颜色敏感的国度里黑白相克何时了?


号外!号外!!
这个星期美国怎么了?美国疯了!!!


(图片来自网络)

在庆祝刚刚过去的这个神圣平等、自由民主的独立节国度里,两天之内连发两起警察打死黑人案。 而周四晚,达拉斯的枪声划破夜空,五名警察倒在血泊中,7名警察受伤。这场烈火还在熊熊燃烧。。。


周三晚间9点左在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郊,一名警察让一个男子驾驶的汽车靠边停车检查,在这过程中警察开枪打死了那名黑人男子。他叫Philando Castile,今年32岁,是一所学校的餐厅经理。当时在车里的还有一名妇女和一名儿童;就在此前一天,路易斯安那州也发生了警察枪杀黑人的事件。周二早间,在黑人工薪阶层聚居的巴吞鲁日(Baton Rouge),37岁的Alton Sterling在和两名白人警察扭打过程中被后者开枪打死,当时他正在一家便利店门口兜售音乐和电影光盘。


他们两人有四个共同特点:首先他们都是黑人而且身上都有枪,都是被警察打死了,都有网络视频。


美国警察执法代表着法律和正义,任何人必须配合,不管你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按照警察的命令,任何试图反抗袭警的行为,警察有权结果你的生命。但是,警察的情绪和过度反应,种族歧视也是反对派一直耿耿于怀的焦点。


民主党推定提名人希拉里在推特上发文说,“一觉醒来,美国人又面对一桩悲剧,一条生命被匆忙夺去。‘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是2013年为反对针对黑人的暴力行为而在全美展开的一项社会活动。


哪里有警察打死黑人,哪里就会有暴动。达拉斯一场为发生在路易斯安那州和明尼苏达州的警察枪杀非裔事件举行的和平抗议活动,酿成血流成河。枪手躲在暗处,占据制高点,向维持秩序的警察展开疯狂的屠杀。美国执法队伍遭遇911以来最严重伤亡。


枪击案嫌疑人迈克·约翰逊,现年25岁,是一名退役军人,只是透露自己对最近发生的警察枪杀非洲裔事件感到沮丧,对白人感到愤怒,“想杀白人,尤其是白人警察”。他拒绝投降,声称自己周围布满炸弹,并高呼仇视白人的口号。达拉斯警察局长戴维·布朗因此认为“这是一起精心策划、准备充分的邪恶悲剧”。


奥巴马称美国“问题严重”,所有美国人都应该感到深感忧虑。奥巴马说,这两起案件体现了刑法系统面临的挑战,反映了年复一年的种族不平等问题,也导致了执法机构和百姓之间的信任缺乏。种族歧视,黑白相克。在这个有颜色的总统执政二轮近尾声时愈演愈烈。悲矣?惨矣?让越来越多的有良知的人们疾呼:美国怎么了???


其实在生活中,我在病房里最不敢得罪的就是黑人病人和黑人同事了。

我的黑人同事中以做护士助理和transport 的为多。


奇葩之一的护士助理B是个高头大马的黑妞儿,每天上班都要迟到15至20分钟。问她为什么老是迟到?她的大脑袋瓜很有推理逻辑,振振有辞地告诉我:我是准时到医院的,我就是喜欢在车里多睡一会儿。我温和地告诉她,你可不可以比工作时间早来十五到二十分钟然后在自己车内休息?黑妞儿告诉我,那不是你所能管的,我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她去休息每次一走就是一个小时以上,每当30分钟后如果有人pager 她,她会告诉你,我才刚刚打卡出去还没有到半个小时,所以你不可以来打扰我,她永远有狡辨的理由。问她为什么要去半个小时后才刚刚打卡出去,她马上倒打一耙,说我对她有种族歧视。Holy moley 我自己也是少数主义者,一口破英语绕不过她的RAP,医院从上到下都不能拿黑妞儿怎样,对她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从此她依然我行我素。


奇葩二,黑珍珠小巧玲珑是他们这一族里少有的袖珍儿,可是她消费的食物并不比一般人少,她上班有两个宗旨,第一能吃就吃;第二能躲就躲;她常常会把病房里留在一边的tray上食品抓起来就大快朵颐。


她做1:1的sitter,confused 的病人跑到nursing station来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房间有很大的噪音,我跑到病人房间一看,她把自己遮盖的严严实实地躺在recliner 里,她的病人跑了她都不知道。最滑稽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老是遭confused病人的“袭击",不是被抓伤了脸就是被扭伤了胳膊,她说是病人attack她,袖珍儿就一股脑儿全解释为这是种族歧视,尽管“袭击”她的病人也有黑的,从此她就stress leave医院工资一分不少。


我有个黑人兄弟R,是我们医院的lift tech, R有四个孩子三个女朋友还没有太太。他在我院做着Full time工作,还在另两个医院做着一份part time 和一份on call 的工作,7/24转在工作时间表上,他是他们这个族群中少有的勤奋者,尽管他浑身肌肉也是顶不住这样大负荷工作压力的,于是他就三天两头不来上班也不请假,对于no call no show, 他有千百条理由为自己搪塞,我们只能习以为常。谁找他,他就告谁种族歧视,对于这个黑大哥医院也是睁一个眼,闭一个眼。


有颜色的病人在病房里大牌的较多。总是对护士大呼小叫,呼风唤雨,对医院各种service 满意度也是最低,常常让照顾这些病人的护士不知所措。稍有不慎就是种族歧视,我们不约而同地得出结论:黑色上帝最难伺候。


但是不可否认黑人也是有非常出色的,我们医院的妇产科医生J,礼貌温和,热情待人,他看见谁都点头招呼而且技术也是一流的。很多护士都喜欢去妇产科找他,尽管他是一个男性又是黑的。我看他信心满满,任何时候都不会去告别人对他有种族歧视。


记得我在应征Charge Nurse position 这个工作时,就有人问我,as charge怎么看待ethnic?我说作为亚裔我本来就是一个少数族裔,但是作为这个国家的一分子,在美国这样一个吸引世界各种优秀人才的大家庭里尊重各自的民族传统道德文化已成为了一种氛围,我的同事们有着各种不同的肤色,体现了一种气度不凡的高度容忍性和协调性。


我在中国接受的高等教育,我的团队里尽管skin colorful色彩缤纷,但英语大都仍是他们的母语,讲的都比我好,但是大家却认可了人的能力和一种工作态度。


我其实也是非常害怕警察的,路上开快车或稍有不慎被警车拦下来,警察不会耐心听你解释的,总是一张ticket先上来再说,不服气?自己去小额法庭申辩吧。只有当警察生病来住院时,我会跟他们说,我在路上看见你们很害怕,因为你们从来也不会给我说话的权利。但是这时的警察都会特别nice,你下次碰到我们绝对不会再害怕。警察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和喜怒哀乐。


我们在美国这个多元化的国度里享受着他的繁华、自由憧憬着每一个人自己的梦想我真的感到要做到它的完全公正性还真不容易。


人们记忆犹新,达拉斯是美国前总统肯尼迪被刺之地。这一次,达拉斯的恐怖再次令美国震惊和伤心,陷入悲痛中。


(参考网络的内容)美国种族歧视痼疾难除,则是警民之间暴力频发的根源。每年发生这么多起针对非洲裔的警察暴力行为不是偶然,美国《大西洋月刊》此前刊文称:“250年的奴隶史,90年的《吉姆·克劳法》, 60年的隔离,35年州政府支持的对非洲裔区别对待……清算了先辈的道德欠账,美国才能成为完整的国家。”


巴尔的摩市前警官、纽约市立大学约翰杰伊刑事司法学院学者彼得·莫斯科斯评论说:“每一天都有人被警察打死,其中一般都会有非洲裔,这种情形不会消失。”他认为,“在枪支泛滥的荒谬背景下,美国社会需要摒弃极端主义和仇恨”。


种族平等、司法平等、警民和谐,说易行难。种种暴力事件发生,不正说明奥巴马政府推行的司法改革等措施无能吗?!《纽约时报》的社论称,美国要摆脱这些梦魇,停止流血,必须从简单的事情做起,“将每一位公民当成人来看待”。


美国颜色敏感的国度里,黑白相克何时了?


 多谢徐福老师校字!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5-1 04:1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