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国游记: 青浦枇杷园里农家乐侬去过伐

作者:嫣蝶  于 2016-7-19 07:5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情归故里|通用分类:回国记录

关键词:近水楼台, 同学聚会, 农家乐, 农家菜, 人人


回国游记: 青浦枇杷园里农家乐侬去过伐


回国,一波波的同学聚会在十一月深秋的斑斓中深邃,热烈奔放的盛情依然燃烧,意犹尽。那天接到会长的电话“去吃农家菜伐?”一下把我对近日此起彼伏,浓装艳抹的纷繁聚会带回了几许清淡草根的平闲。

说起会长他绝对是我中学同学聚会旅游,食客吃货引领风骚的一道风景。会长不是通过民主集中制选举产生的,而是早些年,当我们这些孤军奋战的斗士还没有找到组织时,他已挨家挨户履行着忠实的职责为了同学相聚再叙,理念厚重地东奔西颠的不亦乐乎。当人人网同学会成立时,他自然而然的跃升为会长继续着他的找人聚会,安排场所,联络内外(国内国外的同学),悠悠拉拢的本份,众人首肯不在话下。据说他的头衔因着最近几次出色的去农家乐,吃农家菜而更新为“农会长”。不过,农会长自身的烦恼是还没有找到曾经与他同桌的那个女同学。因此,若他劳累偶而也有微言要改选会长时没人会理会他的“冤言”量他不会辞职。

因着赴农放在周二决定着这次只能是小范围的“秘行”。一则由于地点的特殊据说周末订位神仙难通;二则由于大部分同学平时上班难假; 当即决定五人成行。考虑到地理位置农会长决定开二辆车,我因与会长同一方向近水楼台,毫不犹豫跟着会长同车合污。当我把去行的方法告诉我那中学时就不甘寂寞的女伴时,立即遭到她赤裸裸的反对“不行!” “你们仨人坐一辆车,讲什么我俩听不见,难道还要用对讲机?出去不就个热闹吗?我东西南北不分一定要挤上农会长的车”。其实,会长最怕小人暴动,我那女伴一阵机关枪扫射,会长原本就软弱的心脏立马衰竭到左心输出量只有30%,当即决定让“红得发紫”的女生那番据理力争合理化,大家共车同济(挤)他那辆灵芝越野车。
  
我们一行四人(遗憾,临阵前一同学有急事掉队)风风火火地向青浦枇杷园奔去。

青浦枇杷园农家乐环坐在一片绿叶卷枝,枇杷茂盛,清新纯朴,怡人心扉的大庄园。一进园地,迎面就是"枇杷园"三个金大字跳入眼帘。

大堂是一个典型的古宅,淡灰色的两层楼房,瓦片飞鳞用金银丝线悬着摇曳着的大红灯笼有着喜庆招财的联想和土风。门庭左边二个只在“大长今”里所见过的大贮缸,欣然贴着大红黑字“酒”!印象中农村里这硕大瓷缸用来盛水的孰不知当今用它来装酒别有一番豪情“爽!”  挡在右侧的是木轮风车和柳絮飘荡的绿枝与地面相成辉,那风车气魄端一看便知是摆在那儿没功能的装饰了。入得门景,是排列整齐花鸟茂绘,图案各异的坛坛罐罐,它的旁边则是流水连年“福”的木雕,琳琅满目的节节高似乎在每人头上绽放,红满一片。

向里纵伸延着无限广阔的园地。但见那雅房,面壁丛林,天顶亮丽沫浴着阳光的明泽怀坐在郁郁葱葱的自然里,心也随之一起闲静休达。

点菜的任务非农会长莫,农会长来过这里不下50次,据说上班无聊就拉着一帮兄弟姐妹们来氧吧打打牙祭。跟在会长后面点菜,这过程于我胜过吃菜的开心。

红烧萝卜—切的大刀阔斧,浓油赤酱,酥口即软;
青炒螺蛳—伴着细碎咸肉,汤浓色白,“嗦”一口从舌尖鲜到舌根;
马桥香干—三角雕形一寸见厚,热气腾腾在肉渍锅里反翻浸润刚吹了它的热气己融化在嘴里;
丝笋—同样来自大融炉的烧烤焖熏上桌时一条条软绵绵的已没了它风干时的硬气和韧性;
白扁豆—粒粒光滑亮艳,糯嘴甜心;
枇杷园的活杀“鸡格浪”鱼不知为何得名,但吃它的时候绝对要小心翼翼不能怀情,一开心鱼骨头就直接嵌进喉咙里叫你笑不出来;
酸菜面疙瘩汤—咬劲十足,汤料丰满,要想吃第二口自知胃不容,饱也;
红烧羊肉—大气皮亮,色赤酱浓,肥瘦各半,想着无法消灭它只能咀嚼它的柔韧皮以饱口福;
河虾—以它粉红艳体送进嘴边一抿,一股滑溜娇嫰顿在舌尖油然而生,接着会忘乎所以的一个接一个嘴里送;
小干煎鱼—到了嘴里"刻拉"一声已粉身碎骨只留一尾焦香在齿间;

酸辣冷盘,时令蔬菜,点心也不知点了多少道。 那可爱的点菜小美女老早就提醒了“你们四人早就够了,我看太多了吧。”不知是她不想收拾桌子还是真为我们省钱。农会长还在津津有味地点着,我当然是“叫花子吃死蟹只只才好”。
迫不待一声“打包带走”啊,服务员小美女眉毛一挑,樱桃小嘴一合,拿我当“洋盘”(憨大)也懒得再张口了。

坐在绿林环抱的纷围中享受农家菜,期间不忘调侃的还是同学友情,说的永远比吃得多,在这种时刻大概喝菊花茶也还是会醉的。在一阵大快朵颐后,同学们的“文明”用餐多出了约70%余额,买了6个盒子拿了二大包责无旁贷地成了我下一个消费目标。当然还有在桌子上带不走的则虎视眈眈的看着我。第二天,我也很不情愿的把带回家的它们统统回归自由了。(但愿我随行的同学们没有看见)

午后, 我们漫步在枇杷园,但见那树冠呈圆状,树干颇短。叶厚,深绿色,背面有绒毛,边缘成锯齿状,煞是好看!此时,只有零星枇杷树上开着淡淡黄色的花,幽幽素雅。一旁灰白色的平房低调淳朴于静默中,不知是否有人正在休假?地上白色的形砖块任人踩踏,结实而坚强,园中曲径,总有小道通向远方。   

枇杷园在午后阳光的照射下色调柔锦缎绣,路边常春树和四季花黄绿相映,显得格外动人。同学的情谊一如成熟季节里黄橙橙的枇杷金碧生辉,笑声欢语渗透了这难忘的农家乐。

写于二O一三年十一月



枇杷树


淡灰色的两层楼房



酒坛


坛坛罐罐

欲滴的农家菜

曲径通幽

(照片效果不好请仁爱的村长村民轻砸,现在有改进辣,谢谢!)


多谢徐福老师友情校字!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7-28 11:04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