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狗情:跟着我们一路下山的秋田犬

作者:嫣蝶  于 2016-9-19 06:4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作者分类:人在北美|通用分类:原创文学

关键词:Sunshine, Sunshine, Sunshine, Sunshine, Sunshine, Sunshine, 秋田犬, Sunshine, hiking, 耳朵, 飞扬, Sunshine, Sunshine

人狗情:跟着我们一路下山的秋田犬


生活的平淡在每天随意的时光里难以生出有趣的韵味;规律着刻板生活踩踏着自己的脚步,行进在流年的岁月里,谁会想到星期一的下午那么一份人狗情的殊缘掀起的涟漪却把生活留在感动里,让自己有种莫明回味的冲动。


周一午后,LA阳光灿烂,温暖的让人不敢相信这是一抹冬季的时光。我和猪先生又领着Sunshine驱车十五分钟来到东边离家不远的State公园hiking去了。


跨过栅栏漆黑的铁门,走过长长一堆碎石引路,身旁野花芬芳和两边山脚下绿池碧水及白墙红顶的住宅已忽隐忽显地被抛在身后。手机里一边放着韩红余音绕梁、荡气回肠的“九儿”,一边带着兴奋不已、欢快调皮的Sunshine,我们沿着蜿蜒盘曲、尘土飞扬的泥石小道一路向上、向上漫无尽头。


上山不到二十分钟时光,引首翘望突然眼前出现一个黑白相间的晃动点,“有土狼”猪先生马上警觉到,我说像狗。不只几分钟证实我的说法是对的,迎面而来的一个黑白毛发铮亮,四肢纤长,一对竖起的三角耳朵下有着圆滚滚的脑袋夹着一双骨溜溜的乌黑小眼的Akita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立即我们双方都打住不动,我以最快的思维方式想着,“牠会不会进攻 ?”对方一定也在盘算着,“你们是不是友善?”走近一步,牠毫不惧怕也不张扬,我看到牠优雅体态高贵整洁的毛发上嵌着红白条纹的颈圈,噢,牠不是一条流浪狗,显然这个雌性狗狗有着很好的家庭。却不知为何单独一个劲的驰骋在山上?令人生奇。看惯Sunshine深清晰的棕色大眼,Alita-日本秋田犬那乌子棋般的小眼还真让人信服亚洲人的小眼在狗狗身上重蹈,这种族的特性还真是人畜同源。


短暂的僵持后,我试着与牠交流,“女孩,你是有名字的是吧?怎么称呼你呢?”我小心翼翼的伸手去触摸牠的漂亮项圈,牠合作的显得很有教养一屁股坐在地上,还用舌头舔我的手指。令人失望的是牠的项圈上没有任何小牌牌,牠的尾巴一直是夹着的,显得不快乐或是害怕?总之,我找不到任何牠的信息。


我们开始前进,牠也调头走在我们前面,我叫牠“girl”.今天爬山的人还真不少,每每有人路过,我会问一句,“你家的狗吗?”人们都摇摇头过去了。我开始试着与牠交流,girl你家在哪儿?你几岁?你为什么独自在这儿逍遥?当然牠什么也回答不了我。


Sunshine决不是一个大气的狗,一直想驱赶与我们同行的girl,不时对牠吆喝又排挤,Sunshine这种张牙舞爪缺乏教养的个性常常让我丢尽面。而girl对Sunshine的无礼则以大家闺秀姿态不予理会。


不多时,也许girl的谦卑使Sunshine放下了戒心,牠们一前一后,一路蹦蹦跳跳的追逐起来,很快我们就到了山顶。


在山峰错综复杂交叉路口,我们继续西行准备下山,突然girl一个转身离我们而去朝着另一个叉道奔驰而下,一会就不见了踪影。我跟猪先生说,“莫非牠家就在上下,寻回原路回家了”。当我在猜测时,Girl一个箭步又窜到了我们前面。这下我又纳闷了“不回家?难道那边不是你的家?”我决定试探牠一下,站在原地不动,只见Girl也若无其事地用前爪撑在峭壁上东张西望地与我们一起看风景。


等我们继续下山时,牠又一路领先走在前面,我决定再撒一个小花招,原路往回走,看着漫不经心的牠又一个亮丽转身走在我们前面,原来牠非常想做leader,我跟猪先生说,“Girl一定是没了方向,我们一定要把牠带下山。”


其实下山路并不好走,放眼望去郁郁葱葱、层林跌宕、群山起伏,每隔几步就是悬崖峭壁而每到危险处girl就主动承担保卫工作站在最陡峭的山壁边缘让我们先过去,我呼叫着girl你自己先pass,牠纹不动过了险峻处牠又一马当先开路了。我被牠的行为所感动难道狗狗保护人类是天性?而我们与牠仅刚刚相识,又是什么原因牠会坚定地跟着我们走?我看牠这么可爱乖巧对Sunshine 说,“要是我也放了你,大概你早就桃(逃)之夭夭了吧。”当然Sunshine回以无表情,无解。


我一路想,丢失了狗狗的主人将会是怎样的焦急啊?


Sunshine 和Girl不时追逐松鼠、扑打蝴蝶不亦乐乎。离下山的路越来越近了,我的心开始纠结。我一路傻傻地问猪先生说,到了下面怎么办?我们带girl坐车回家吗?我们去找牠的主人吗?还是放进附近的溜狗场晚上会很冷一切都是知数。


终于可以看到繁星闪烁的city lights 了,我再次踏在碎石的小道上脚底钻心的疼痛,我们难道就要和girl说再见了吗?在举棋不定之际,一阵“Well, Well"的呼唤声灌入耳际,突然我回过神来girl的名字叫well,牠的主人来找牠了。


这时天色渐暗,山上不时传来几声土狼悲哀空鸣,我们一路飞奔冲向铁门。公园外已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群,这时我才意识到公园已关上了铁门,“谁是狗狗的主人?”我大声问道,一个中年亚裔女性站了出来“我就是,我从下午二点就等到现在了。”她叫雪莉,well的女主人。


我以最快的速度打量了一下周围环境,高过我三个人的公园铁门栅栏的密度狗狗是钻不出去的。于是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脚踩在木桩上一个鱼跃翻已出了公园,与此同时二男二女热血好事者翻进了公园,他们首先托起了Sunshine,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立刻脱下了她的jacket甩在了高高的铁杆尖上她怕戳痛了狗狗的肚子,我则怕她漂亮的波浪长发被铁钩挂住。这时有人提议把车开过来,而外面的一男一女已组成了人墙我就踩在他们的肩膀上接过了Sunshine.


在Sunshine出来时,我马上要牠给大家“拜拜”,牠合拢的前爪不断摇晃,这一可爱的举动在紧张之际引起一阵哄笑。


正在小伙伴们全力托举well时,一道刺眼白光夹着引擎轰鸣声,从巡警车上下来一个威武高大,一手摸着腰间手枪,一手指着我们,
“公园关门了你们都在干吗?”
“救狗狗!”我第一个回答。
显然他看见了没系leash 的well,
“谁家的狗?公共场所不系leash是违法的。”
雪莉吓得语无伦次承认是自己家的。
我马上抢过说,“牠就是挣扎leash逃跑的 ,请你把门打开,让牠出来。”
心里暗叹,好险啊!要是让他看见刚才孙悟空凌空花果山情景还不让我们每人吃“发蛋”。


正当巡警开门之际,well突然一个掉头冲向山里,这时天空暗然,远处土狼嚎啕声声,我的心一阵收紧:“Sunshine走,让我们去把好朋友well找回来!”于是我们又以百米冲刺速度折向山里。我们所有手机lights聚成一股强烈光束照在漆黑一团犹如大蟒蛇扭曲盘形的山路上。高个子巡警说,“Don't move, probably she's not going make up tonight.”我的不争气的泪水已夺眶而出。


道貌岸然的巡警履行着他安全的职责不让我们上山。想起不久前,我们也是因为下山晚了顺着南道小路不关门的出口,却发现车上留着295刀的罚款,一定也是他干的,只能乖乖缴钱支援社区建设了。这次大家都不放弃,站在山下一边一边呼唤着well的名字。


这时,雪莉给我们讲了Well令人心痛的故事:这个3岁雌性日本Akita,几天前才刚刚做了妈妈,可是牠唯一的巨大胎儿却没有如愿来到人世。平时温和的牠从来不喊不叫,  从失去孩犬那天起哀叫了二天二夜同时绝食,一下掉了整整十五磅。平时这种狗脾气犟这几天更是压抑,今天早上十点左右先生带牠来散步,一山上牠咬断了leash弄丢了牌牌逃脱了,整整一天了Well没吃没喝。雪莉先生这会儿正在家里忙着张贴“寻狗启示”。这不,雪莉就在这儿等了一下午。讲述Well的时候雪莉数度泪下。让我们看到所有哺乳动物母性温柔和坚强。
雪莉突然问我,“你说国语吗?”
“当然,你的well会听中文吗?”我追问

“噢,我们只和牠讲中文。”我轻轻地啊呀了一句,“整个过程我们都跟Well讲英语。”


正在我们讲话时,well奇迹般地自己下山了,牠肚子朝天四脚举起投降了。雪莉疼爱地抚摸着牠,只轻轻地就把Leash套进了Well的脖子里。这次Sunshine走在前面,Well走在后面我们一路朝大门走去。


这时大家悬着的心都放了下来,一片笑声欢语。巡警这时也显得特别和蔼可亲,“That's it”他如释负重道。我对他的支持和等待伸出了友好之手,感激不尽。我问雪莉,“这些帮忙的人都是邻居吗?”她回答,“平生素不相识和你一样。”


雪莉从中午开始一直焦虑万分等到现在也不吃不喝。其实下午四点左右她看见我们带着Sunshine上山,很想过来跟我们打招呼,但因我们走的太快。她自己刚做完手术行动不便,就地等待。每一个下山的人雪莉都给他们看Well的照片,热心人告诉她,看见一对中国夫妇带着自己的狗和well一起下山来。于是这些下山的人就和雪莉一起在那里守候。也许是雪莉术后真的行动不便;也许雪莉已很放心我们会带着Well一起下山;要我的性格早就耐不住飞往山上找宝贝去了。心想,雪莉还好没跟我们打招呼。这不,自然地well跟着我们一路下山了。要是我们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担负多大的责任?也不会有这样的惊喜了。


车前,我们就要告别了,Well已坐在车内,Sunshine伸出了牠软软的前爪放在雪莉手心里道别。我们互相留下了电话和地址,相约下次一起hiking. 原来,雪莉和我真是邻居。


猪先生踩上油门,一溜烟我的邻居雪莉和她家的well就消失在夜幕中。。。


“回家我要好好奖励你一大包牛肉干。”我看着趴在身边安静的Sunshine说,“你今天立了大功了,好样的!”我又问猪先生,“你说well一路跟着我们是因为Sunshine呢?还是因为我们讲中文?”猪先生笑了笑,“可能两者都有吧!”总之,Well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狗狗。


常有朋友说起美国精神,我问自己那是何种境界?

美国精神是这种无私的帮助;
美国精神是这种热情的奉献;
美国精神是人狗至贵的尊重;
美国精神是无助生命的回望;
美国精神是社会品德的高尚;
美国精神是坦诚博爱的平等;
美国精神是冬日温暖的阳光;
美国精神是平凡真情的感动;

 Well有一天Sunshine与你山上再见!


【后记】一个星期后,正值中国人的新年,我收到了一大包海参,那是雪莉送来的新年礼物。我还知道那天上午是雪莉第一次做化疗,身心憔悴的她已没有一点精力可以上山了。她告诉我,要是那晚找不到Well,她是不会离开的一番话说得我心情又沉重起来Well 遭遇了失犬痛苦,任意放肆,而她的主人正遭受着癌症袭击却百般付出,这也许就是人犬不同吧。

 

可爱的秋田犬 Well
                      



(Well的照片由雪莉提供)

 

                                                                                 二零一五年一月


(衷心感谢徐福老师友情校字!)


评论 (0 个评论)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1-8-1 16:4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