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帝国主义,奥巴马,杭州,G20,红地毯

作者:苏诚忠  于 2016-9-10 17:3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关键词:帝国主义

奥巴马抵达杭州机场的时候,出现一个小插曲。“美国军方此前已经空运了一套客梯车,奥巴马所有的外交出行都是如此。这一次白宫也得到了中方的允许,可以使用该设备。但一名高层行政官员表示,在奥巴马抵达之前,中方突然改变了主意。 这名官员表示,美方愿意使用中国的客梯车,但中方坚持由一名本地司机将客梯运往飞机,而美方表示该名本地司机无法与白宫团队就哪怕最简单的任务进行沟通。所以白宫要求将他替换成一名可以说英语的司机,遭到中方的拒绝。 在空军一号降落时,中方态度有所软化,告知美方可以使用自己的客梯。但美国官员表示,那个时候已经来不及更换了。” ELLP2224:有一位学者定义语言帝国主义为:“从思想到生活都被一种外语所统治的现象。或者说,在生活进步的一面,如教育,哲学,文学,政府,管理和法律等等必须使用这种外语。语言帝国主义用一种难以捉摸的方法扭曲了我们的思想,心态和志气。它甚至可以使某些社会中的精英份子怀疑自己母语的潜能。  这位学者认为,奴役与殖民仅仅是原始的从肉体上强加给人的种族主义。如果将语言作为一种家长式统治的方法,那么它也是一种种族主义。1988年另一位学者更提出了语言灭绝的概念是:用语言的逻辑性,结构严谨和实用性来使该语言合法化,从而使物质或非物质的权利在各族群之间分配不公。在语言帝国主义的统治下,掌握统治语言,对于个人来说也是一种获得力量的方法。早在西方奴隶时代人们就发现,奴隶如果能够很快地掌握主人的语言和文化,那么他的处境就会好一些。而学会了主人的语言和文化以后,对于主人和奴隶本人都是有好处的。在主人家庭中照顾女眷和儿童的奴隶就必须懂得主人的语言。而在田野间操作的奴隶就没有这个必要。在这种需要下,非洲奴隶很快地学会了英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法语或者荷兰语。由于条件的限制,选择什么语言必须根据主人的语言而定。很多学者甚至发现,当年,在黑奴时代,没能用铁链束缚的奴隶,往往被主人教授的语言所驯服。因此,有人称语言是一条柔性的锁链。 但是,受惠语言多年的英美国家似乎忘记的他们在语言上享受到的种种特权。认为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如今,再有人对英语提出任何异议都会被嘲弄一番。如果这个世界允许这种蛮不讲理的事情,堂而皇之的继续下去,那么人类的文化,思想,科技事业就不必发展了。我不敢肯定中方是否有意摸一摸这个老虎屁股,希望奥巴马的客梯车事件能够使英语世界重新认识一下英语的价值。但西方各国的媒体却避谈语言问题,将焦点转移到了各个方向。原因非常简单,讳疾忌医的心态使得多年来,美国从上到下找不出一位真正懂得语言的人来。另一方面,所有的美国语言学家都在一个英语第一的泡沫下醉生梦死。而下面这个小问题是没人敢碰的:如果其他国家元首到达美国,美国是否也配备一位会使用该国语言的司机?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00:10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