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常VS普世价值(二)义

作者:苏诚忠  于 2016-12-31 16:18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关键词:柏拉图, 电视剧, 中国古代, 理想国, 统治者

孔子说,“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做官就是为行义。韩愈说,“行而宜之之谓义”但是,中国古代对于‘义’的讨论还很欠缺。而柏拉图在‘理想国’中讨论的正义,内容就比较丰富。 玻勒马霍斯认为:正义就是“把善给予友人,把恶给予敌人。”那么,如果友人不正,敌人正,还能算正义吗?因此,色拉叙马霍斯认为:“服从统治者就是正义。” 他说,“不正义的事只要干得大,是比正义更有力,更如意,更气派。”这话类似于中国的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克勒托丰认为:“正义是强者的利益。”按照这样的说法,贵族,君王总能有办法让别人为他卖命。贱民,永远只能替别人卖命。电视剧中经常听到这样的台词,“我的命是你的了。”这就是儒家讲的‘义气’‘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谁也不考虑,君王的权利和财富是怎么得来的?相反,墨家讲的是‘兼爱’大家都是平等的,谁也不欠别人的命。为什么儒、墨两家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因为,墨家把那些人类干不了的事情,用技术解决,比如,攻城的器械。而儒家不懂技术,只好派‘细作’(或者义士)偷开城门。墨家如果也主张‘义气’的话,他的攻城器械卖谁去?这其实就是现代国家发展的思路;困难促进科技发展。而跟不上形势的儒家,只好夸大‘义’的作用,把刺客说成‘义士’。

中国古代的皇帝,明知道带有不公平的成分。但依然要推崇因为,皇帝没有那个精力摆平各方面的利益,往往忽视了某些人。这些被忽视的人如果的话,岂不是热脸贴到冷屁股上,自尊心往哪里放?但是比较容易,就那几个哥们,各自都有过过命的人情债,几个人奋力把别人的利益往自家圈子里面搂,目标明确,亲、疏立竿见影。皇帝要想做得稳当,就得认可这个,给这些人留面子。苏格拉底说:(《理想国》 P54-60)为什么有人愿意表现正义?因为它能够捞取别人得不到的好处。有正义之名的不正义者,甚至能够骗过神的眼睛。因此,他从正义推导出法律的概念。这正是现代对于的认识,而没有法律意识的就是小集团主义。中国自古就缺乏宪政概念,韩非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就是说,以私义主导的思维方法,无处不在。人人都为小集团卖命,小集团内部也是你死我活的派系斗争,没有公共的是非标准。真正说实话的只有皇帝一人,因为,他的小集团就是这个国家。小集团的资金并非一个人使用,很多时候是为了自己成员的生活保底,甚至成员的小老婆保底。这就要有一笔可观的数目作为储备;这笔多出来的钱只能通过不正当手段或贪污得来。如果,一个国家能统一保底,这钱就不必存在,帮派也无法生存。遗憾的是,各政党创建之初,都只能先考虑小集团利益。

东方的是从小培养起来的。家长认为孩子应该早早的学会暴力,武侠小说就告诉大家,正义是由拳头决定的,长大后是拳头加小集团说了算。西方国家则对于校园欺凌深恶痛绝。原因是:在未来的社会中,完全是以理服人,不管是拳头多硬,都没有道理厉害,所以从小要学会说理。一个孩子受到欺凌,不敢说理,而加害者却洋洋得意。这对前者是不公和侵犯也是对后者的放纵和腐蚀,都没有好处。

现代中国对‘义’的崇拜来自文革时代,当时政府逃避一切责任,人们只能依靠私人关系生存。由此可知,‘义’是根据政府的作为决定的。政府多负一些责任,私 ‘义’就小一些。要是让所有的人都认为‘义’比什么都靠得住,那么,政府就别干了。这种想法蔓延到学术界,就出现一个个学阀,而中国的学术也就成了小智小慧以及山寨的天下。蔓延到政治上,议会就变成的‘义会’。据说,雷洋案的背后就是某些警察的哥们义气在作祟。警察部队打着维持士气的旗号,干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了。如果纪律部队不讲纪律,只要小团体内部的仗义与和气,那不成了拿公帑的义和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2:43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