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子养老观

作者:苏诚忠  于 2017-9-2 17:07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孟子说,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却又说,杨氏为我,是无君也。墨氏兼爱,是无父也。无父无君,是禽兽也。

为什么他自己提倡博爱就没问题,墨子搞博爱就是禽兽呢?分析一下俩人的基本思路就能看出,儒家,只讲仁义,不讲利益,墨家,只讲利益,不讲仁义。虽然说的都是博爱,儒家讲的是态度,重在表现。一分钱不嫌少,一百万不嫌多。墨家指的是实际的分配,不管态度不态度;说白了就是税赋。一分钱太少,一百万太多;得匀给别人。墨家思想伤到儒家最痛的地方就是税赋。墨家的兼爱,意思是说,交给国家的税收应该造福国民,包括赈灾、养老。可是,这样一来,税收就要回馈百姓,那些想要多吃多占的贵族,王公该怎么办?这就等于将税赋的运作公开,灰色收入失去藏身之所。因此,儒家必须想办法让每户又养自己又交税,才能有机可乘。怎么才能做到这一点?提倡孝道,爹妈自己养,否则就是不孝。于是,在这个孝道的幌子下,儒家将一笔不需负责的财富,集中到国王手中。国王愿意回馈社会,那是恩情,不愿意回馈那是国情。只有这样,才能搞暗箱操作?更妙的是,儒家号召以孝治天下,就是让所有的人都必须尽孝;包括皇帝。这个骗局就更大了,如果全天下有一个人不必尽孝,那他就一定是天子。凡是当了天子的人,他爹一定死了。三从四德要求丈夫死后的妇女,听儿子的。那么天子孝敬谁去?所以,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儒家绝对不能让步。必须把无父的罪名加在墨翟头上。

杨朱看清了这一点,于是,他说,你们别打着天下、国家的幌子跟我要钱。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管,用不着别人操心,我也不交税。这一下,孟子就更急了。这不是给偷税漏税找理论根据吗?刚才那位,好歹还交了税,这位一毛不拔,皇帝吃什么?我们这些拍马屁的都白拍了?这还有王法吗?所以是无君。

这话当然不能让百姓知道,只能对国王说,国王弄清缘由后,怎么会不高兴?孟子给杨、墨扣的帽子,无异给皇帝打小报告,‘杨朱说让大家自己管自己,那以后谁还老老实实交税?而墨翟说,交的税,不是您的,是为大家赈灾、养老用的。税到了您的手里,那就是使唤丫头拿钥匙,当家做不了主。赶紧收拾他们俩吧。’

再说孟子最后那句话,无父无君,是禽兽也。这话并不是在骂人,而是国王敛财的理论根据。荀子说,人的力量没牛大,跑的没马快,但是牛马却要被人驱使,为什么?因为,人有组织而它们没组织。国王的工作就是组织,没了国王,那不就成一群牛马(禽兽)了吗?这其实是小国寡民思想的反叛。国王即是人群的大脑,那就交税吧,不要多问,反正是为了胜利。

儒家利用孝道,将所有的财富和权力集中到了国王的手中,结果,只为儒生带来了不少好处。至于国王和百姓呢?他们并不在意。自从权利和财富集中到了一个人的手中以后,中国历史上没有几个皇帝是善终。即使能够称得上善终,也是在暗流涌动的刀尖上侥幸保住面子。至于百姓呢?富人尽孝,可以买丫鬟,聘特护等等,穷人怎么办?只能顶着不孝的骂名。这就使得,争夺财富的动机不仅仅是自身消费,而且还关系名誉。也就是说,不择手段的获取财富可以理直气壮,美其名曰,为了家中年迈的双亲。这样一来,国家就不是一个整体,损公肥私是一种光荣。父亲包庇儿子,儿子包庇父亲的做法,被儒家说成了正能量。中国彻底变成人情社会,秘密组织的天下。所以,韩非说,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它的危害之一,就是没有科学的治疗,导致生命的缩短,皇帝也不能免俗。1900年,中国人均寿命是35岁。2017年,即使考虑虚报的因素,也不会低于70岁。这是科学的功劳还是人情学的功劳?直到今天,中国哲学似乎就等于孔子。其实,他是诸子百家中最没价值的那家。可是,已经被宣传成这个样子。如果改变,那么,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就变成中国花钱,让人贻笑大方的现眼学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3 02:0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