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族

作者:苏诚忠  于 2018-2-17 12:23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中共在收集民众隐私方面,可以说是全球之冠。但另一方面,这也使他们对遗传基因的研究受益匪浅。就好象当年纳粹德国与日本在活体解剖方面,领先世界一样。一位资深的中共学者到未庄旅游的时候,买到了一缕阿Q的头发。经过数据比对,他发现,中国出现了一类人,与阿QDNA特别相近。学界大惊,因为,根据记载,阿Q没有结过婚,哪来的后代?研究表明,当年那位别问我从哪里来,也别问我到哪里去。的阿Q还有不为人知的近亲,他们将类阿Q的群体繁衍成今天的规模。

本来阿Q的儿子辈应该是阿R,孙子辈是阿S,再往下是阿T。但是,这类人称自己是p族。他们认为自己具有先进性,怎么能排在Q的后面,应该往前排才对。阿Q当年因为自己脑后的小辫,像是英文字母的Q而得名。其实,人们能够从侧面清楚的看出pq的辫子是一样长的。无论怎么排都一样。

自从中共建政以后,p族就一直活跃在各个舞台上面。为所有政治斗争中的胜利者叫好,为所有被打倒的人叫坏。P族与阿Q的共同点都是对于赵家人无限崇拜;但从不受赵家人待见。此外,见到怂人压不住火儿也是他们的共性。阿Q喜欢说,“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而p族喜欢说,“我现在比你阔多了,你算是什么东西。比钱,我在世界上的综合力量,已经是老大了。”

Q是先为杀革命党叫好: “你们可看见过杀头么?”阿Q说,“咳,好看。杀革命党。唉,好看好看,……”他摇摇头,将唾沫飞在正对面的赵司晨的脸上。这一节,听的人都凛然了。但阿Q又四面一看,忽然扬起右手,照着伸长脖子听得出神的王胡的后项窝上直劈下去道:“嚓!”王胡惊得一跳,同时电光石火似的赶快缩了头,而听的人又都悚然而且欣然了。从此王胡瘟头瘟脑的许多日,并且再不敢走近阿Q的身边;别的人也一样。可是有一天,突然传来革命党进了城,于是,阿Q立刻转变思想:“革命也好罢,”阿Q想,“革这伙妈妈的命,太可恶!太可恨!……便是我,也要投降革命党了。” 然后再吹自己是革命党。与阿Q不同的是,P族则是在八九民运开始的时候,标榜自己是民主斗士。可后来,民运被镇压了,P族翻脸就说民运是暴徒,是动乱根源,杀民运人士好看哪。

老实说,p族在中国大陆根本算不上是一个族,更像是一种帮派组织,但是,如果叫做xx帮,那不就给人一个类似丐帮的印象,低端人口,太不雅观。于是他们改称自己是Q讳说“癞”以及一切近于“赖”的音,后来推而广之,“光”也讳,“亮”也讳,再后来,连“灯”“烛”都讳了。而P族的‘讳字’不但比阿Q多很多,而且检测的手段也先进许多,只要谁敢在网上使用这种词或者字,他们立刻就给你点颜色。阿Q尤其“深恶而痛绝之” “假洋鬼子”,是他的一条假辫子。就凭这一点,阿Q就能确定他是“里通外国的”。辫子而至于假,就是没了做人的资格;他的老婆不跳第四回井,也不是好女人。仿此,P族开始骂所有出国的人都是‘卖国贼’,之后,又亲自跑到日本成田机场,伊朗德黑兰机场闹事,高唱国歌,宣扬‘虽远必诛’。直到后来发现赵家人也往国外跑才不敢说了。

Q当年就喜欢欺负小尼姑,“和尚动得,我动不得?”。到了p 族时代,赵家人的势力大了,随便扔给P族一块骨头就是好东西。p族的成员做了某地派出所长后,将妓女游街示众。嫖客可以看你的身体,我们为什么不成?至于逼女人上床,那更是拿手好戏。阿Q看什么都有等级,比如小DON的等级就在王胡之下,他阿Q的等级在王胡之上。而p族中则是等级森严,不但说话的用词不同,而且享受的待遇也不一样。阿Q靠着偷盗,在镇上着实的火了一番,而P族偷的是专利,也很风光。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3

支持
3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6-5 11:4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