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堕落

作者:苏诚忠  于 2018-5-5 18:3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创新与守旧从来都是历史的斗争焦点。在中国,曾经有过大禹治水,仓吉造字,发明纺织与犁地等一系列的创新。但当有人把前人的发明、创造收集起来,并用它们教导别人的时候,创新精神就受到了束缚,文明开始堕落。因为,学习别人,比自己发明更加容易和有效。在信息时代以前,学习条件不足,人们看到是那些未经学习,只凭空想的人四处碰壁。因此,他们只推崇虚心学习。时间一长,人们忘记了什么是创新,仅仅把它看作是圣人的行为,与自己无关,有那么多的知识需要学习和记忆,为什么还要花时间创新呢?这样一来,封建文明就开始了。回顾历史,古埃及、古巴比伦、玛雅文明、古罗马以及古代中华文明,最后都死在了这种追求已有知识的风气上面。现代文明之所以这样朝气蓬勃,是因为人们明白了,没有创新,文明就会消亡。因此,现代文明的最高道德标准就是创新。与个人的修齐治平,仁义礼智信没多大关系。因为创新能改变总财富的数量和各种分配方案的质量。

集权主义与创新是势不两立的。由于它们凡事都要讲究对、错。所以,应该称这类哲学为是非哲学。我们举儒家的例子。齐宣王问孟子:汤放桀,武王伐纣,有诸?孟子答,于传有之。齐宣王问,臣弑其君,可乎?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翻译过来就是,孟子说:坏人杀好王叫弑君,好人杀坏王叫除害。这就是典型的是非哲学。要害在于,谁来判定好坏?未经讨论,孟子就先判定了对错,就是说,我的等级比你高,我活着,你死了,我就可以判定你。由此看出,有等级,就没有真理。

要想跳出这个怪圈,就要寻找一种中性的判别标准-对等关系。因为人类从来都是在混沌之中摸索前进。《道德经》中说,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在这种情况下,无法找到一个支点以建立对与错的体系。唯一的方法就是建立对等关系,相互对照。对比是非哲学,后者应该称作对等哲学。它的前提是,无论对谁,都一视同仁。对于桀纣的审判,不由孔、孟说了算。因为,桀纣也该有发言权。假设孔孟生在桀纣时代,他们还敢这样说吗?如何实施对等判别呢?最初欧洲人企图用数学实施,毕达哥拉斯提出了万物皆数的概念。他认为,可以用数字表达世间所有事物,比如一根木棒上的所有点都代表一个数字。这样,就可以计算出各种的对错。很快,毕达哥拉斯的学生证明了,木棒上的某些点,无法用数字来表达。但没关系,不能解释一切事物,总可以解释局部事物。亚里士多德就用数学描绘物体的飞行。考虑到当物体被抛出那一刻,它具有的速度应该与人手施予的力相等。于是,他想到,力的数学表达应该是:力=重量x速度。后来,这个公式被牛顿修正为:力=质量x加速度。可以说,有了亚里士多德的想法,才促成牛顿去思考如何用数学来表达力。牛顿第三定律则说得更加清楚。当两个物体相互作用时,彼此施加给对方的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在法律上面,最开始出现了对等的原则是所谓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经过实际操作,发现,即使把加害者牙打掉,对于受害者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于是出现了用财富来赔偿的办法。在社会上是以公论为标准,就是说,参加评判的人是平等的。用这种思路寻找对错,就是欧洲人强调人人平等的原因。只有建立在人人平等观念上的哲学体系,才是最稳定的思维方法。如今,小粉红无法判断对于美国芯片是该抵制还是欢迎;刚刚放完厉害了,我的国转眼就骂别人掐自己高科技的命脉,就是因为掉进了是非哲学的陷阱。当今世界,由于创新的能力追不上抄袭的能力,人类又处在了与古人相同的境况。是非哲学轻率而多变的操作破坏了对等哲学认真而不变的思考。当抄袭压倒创新时,封建时代就会来临。人类将再次回到风急啼乌未了,雨来战蚁方酣,真是真非安在,人间北看成南的困惑。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鲜花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2-4-28 07:18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