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事儿文化

作者:苏诚忠  于 2019-11-30 16:00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评论

北京方言汤事儿意思是说,一件事情不好解决了,就想办法敷衍了事。这个词准确地表达了集权统治下,各级官员的行事作风。

举例来说,中共要求统战系统掌控台湾政治。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怎么办?统战人员就是把过气的政客吹得天花乱坠,然后,再让他们表个态。上级领导一高兴,大笔的资金就下来了。再比如,一带一路,中共高层发话要搞定,于是,经办人员就把国内贿赂上级那套做法照方抓药,搞定了总统,事情就顺利通过。科技搞不好,也因为汤事。几个月前,大吹大擂的烧水汽车如今被揭发出来是个骗局。最近,南开大学曹雪涛校长涉嫌40多篇论文PS数据事件正在持续发酵。翻开曹校长的履历,用“惊为天人”形容一点也不过分。17岁上大学,硕士答辩却意外拿到了博士学位,这就不是一般的聪明了。28岁正教授,31岁博士生导师,42岁成为最年轻的工程院院士,谁都不能否认曹校长天资过人。那么,这样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蠢事?其实是被制度所逼迫。一个只认权利,不顾道义的制度,结果就一定会是这样。这是大跃进的遗风,封建统治的必然。不仅中共如此,晚清的时候,也是这样。鸦片战争时,皇帝收到的奏折,天天都是胜利的消息,突然有一天告诉皇帝,全线崩溃。皇帝气蒙了,但是,气蒙了又能怎么样?

为了防止这些现象的发生,西方国家从制度上解决;那就是,相信人民的力量。如何相信人民?让民办的媒体,自由发声,然后才有可能总结出真实的消息。权利交给人民,就等于信任人民。不交就是不信任,回报当然就是汤事。本次香港事件中,最可耻的莫过于以断水断粮对待理工大学的学生,算得上是史无前例。已经完全站到了人民的对立面上了;如果当初真的战胜了理工大学的学生,那就等于失去了道义,失去了香港的民心,那还如何相信人民?主要责任当然非邓炳强莫属,但中共对于香港警察的无理行为坐视不管,就等于断绝了以后与香港人民沟通的可能。难道习总希望以后的官民之间永远这样剑拔弩张吗?

几个月来,北京的做法,无一例外的是想要证明抢杠子比选票更加厉害。从北京到内地,从新疆到西藏,从上海到香港,只要能让百姓反感的事情,北京一定会做。一个政权行将就木的时候,都会出现这种事情。明末宰相杨嗣昌说那些造反的百姓不作安安饿殍,效尤奋臂螳螂意思是说 “不安安静静的做一个饿死鬼,却效仿奋臂螳螂(意思是象螳螂挡车一样抵抗朝廷的官兵)。”狄更斯在“双城记”中,描写的那位侯爵叔叔就认为:人民的仇恨是对贵族最好的赞扬,也正好说明了他们的卑贱。今天,中共官场上的人都有这种想法,否则怎么会驱赶低端人口,挖掘突然祖坟的事件?他们的子弟到海外骂别人‘穷X’正好说明这一点。

本文是想借汤事儿告诫泛民,汤事的来源就是特权。所以,应该谨慎行事。严格地说,本次泛民的胜利,其实不是建制派能力的不足,而是中共干扰的结果,并非泛民的真本事。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港大一名主修政治和公共管理的大学四年级学生彭家浩,在西环选区打败这次选举中吸睛的政治明星之一张国钧;后者是香港最大的亲北京政党民建联副主席。彭家浩是港大学生会领导人之一,以辩才无碍与激情的形象参与香港示威活动而声名鹊起。这位21岁的年轻人也是受到匿名威胁信息的几位知名学生领袖之一。彭家浩说,他被告知要向警察投降,否则将面临死亡,但他仍继续竞选活动。他以近800票击败了45岁的律师张国钧。张国钧自2011年起便代表区议会西环选区,是一个在区议会、立法会和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会议成员都担任职务,被称为三重议员的政治人物。

当年,中共也曾有一丝不苟的时代,但最终被权利腐蚀成了今天这个样子。再有一个例子就是俄罗斯的第一任总统,叶利钦,当年,他也是高票当选。但几年后,他的支持率就只剩下百分之十几了。台湾的陈水扁也有过类似现象。东欧和南美多个国家都有过类似的总统。所以,泛民的胜利,实际上就是历史对他们的一个考验。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关键看你们是否愿意真心和人民站在一起。

从东欧及南美国家的选举看,一般敢于冲破旧制度的人容易当总统,但同时,这样的人思想不严谨。而像普京、李显龙这样被别人提拔起来的人,有过长时间的思考经历,思维则比较周密,但比较专制。要在两者之间选择平衡的确非常困难,这就是泛民需要回答的考卷。泛民如果明白这一点,就会前途无量,甚至可以帮助中国大陆实现民主。不明白这一点,很可能后患无穷。希望泛民从现在起就赶紧忘掉刚刚的胜利,踏踏实实的为选区民众做事,认认真真调查居民的实际生活情况。

习总也应该从这次选举中看到,在一个集权统治之下,所有的人,其实都在汤事儿,都在为混饭敷衍。没有人真心干工作,无论是法律、经济、财经、科技、政治、文艺、实业等等,既然无一例外,难道监视网络的情报机构就不汤事吗?想一想,一个什么都在汤事的国家,如何能够真正的崛起?如果习总真有远见,就应该跳出固有思维,寻找新的答案。坚持目前体制,无非就是维护一、两千个大家族的特权。习近平如若自己没有腐败,那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习总敢动这些权贵的利益吗?当然不敢,因为他的权力就依靠这些人的支撑。但是,不动的话,就等于将习总一同拉下水,迟早会身败名裂。古今中外的经验都告诉人们,要动权贵的利益,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合基层群众。古希腊的僭主这么干,战国时,田氏代齐这么干,历代农民起义这么干,中共起家也这么干,就连文革都是这么干。只不过,当时搭上了共运的便车。如今的世界潮流是民主,选择宪政,就是即发动了底层民众,又贯彻了法治精神。

如果北京不再继续与香港人民为敌,那么,将会出现一个自下而上的民主道路。挫折会有,失败会有,但那是中国人自己的民主探索。中共延续的时间长,绝对不是好事。但是,有压迫,就能多思考,有效地利用这个统治的没落过程,就能将坏事变得好一点。或者说,苏联解体前,人民没有经过长久的对民主体制的思考,没有充分理解民主体制的不足之处。因此,突然解体后,没过多久,又回到了一党专制的状态。因为,如果改变体制的目标距离一个民族太远的话,基本上没人思考具体的民主过程。如今,香港的投票结果会导致更多的人思考民主程序的操作,及其利弊。这将唤起更多的人对民主的思考。此外,还有许多海外华人,不受中共控制地,认真对比民主与集权体制的优缺点,这就能够在中国恢复民主以后,有效地防止各种,再次陷入集权统治的骗局。民主社会的治理,更像是把所有人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人人都有权利发挥,但谁也不能越轨。而市场行为使得没人愿意汤事。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数据分析 2019-12-1 06:32
想法不错,但书生气!那一两千富可敌国手握重兵的赵家,会有任何道理人物说的动?更何况老习是什么人还没看出来? -- 人能拿贸易协议做诱饵换在香港开杀!现实点,好好看戏,真正能好使的还是人民战争!过程当然会非常非常地血腥,关键词俺必须要重复一下:是,是”非常非常非常地血腥“! -- 一定是从流氓政权血腥屠杀开始,然后被”夺过皮鞭抽敌人“,然后,就没有什么悬念了,毕竟赵家寡不敌众嘛,就是杀绝啦,然后就翻篇了!中国历史就是这样一篇一篇地翻过来的嘛!(”人民战争“是同样事情的非常好的说法而已,而且科学处甚多,其实换其它说法也行)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19-12-1 06:32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