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平等付出的代价

作者:苏诚忠  于 2020-1-11 16:0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

苏莱曼尼被杀以后,有人说精准炸弹就是血滴子;传说中一种取人首级于无形的暗器,武侠小说幻想用它来伸张正义。实际上精准炸弹的发明,将人类的平等概念又推进了一步。上一次是火枪的发明,没有火枪以前,贵族可以凭借充足的营养,良好的发育,各种武打训练,外加优质的兵器,占有绝对的上风。但有了热兵器,贵族和贫民的差别就消失了,抢一响,无论什么身体条件,什么高深的武功,都抵挡不住。因此,很多反对禁枪的国家认为,枪支代表了平等的意识,老百姓手里的枪就是和不讲理官府说话的工具。记住一点,我指的是不讲理的官府,但如果官府讲道理,让大家和平相处,谁也不会随便开枪,毕竟,杀人是要偿命的。所以说,真正的平等是一个危险的动态平衡;任何人想要打破它都会付出血的代价。

我们谈过祀与戎,也就是谎言加军队是独裁统治的两个支柱。如今,血滴子让这两个支柱中的一个军队失去作用。随着科技的进步,这是必然的结果。过去独裁者对抗民主政治的最大武器就是绑架人民。失去了这个屏障,独裁统治早就灭亡了。独裁者也许能够盗窃民主国家的这项技术,但就算拿到手,又能怎样?真的要与民主国家的全体人民拼命吗?民主国家的总统是由人民的意愿选举的。动了他就等于触犯全体国民。相反,独裁者不代表人民,他一死,可能政治版图立刻改变。体制也使得独裁国家的研发能力,无法与民主国家相提并论。相信经过美国的这次表演以后,中、俄两国会想方设法获得这个能力。美国当然知道这个结果。因此,所有的国家将开始新的一轮竞争。而失败者一定是独裁国家。原因是我们从前一直在讨论的问题。民主的发达国家,实际上是用全民的力量发展科技。这种国家有一套合理的选拔和识别方法。使用这种方法就能够以最快,最便捷的方式发觉和开发一切新思想和新技术。这就是新技术必然出现在民主国家的原因。反之,集权国家的各种选拔方法都是根据一个人的好恶来决定。用一个人的大脑,外加官僚主义解决问题,什么事情都简单划一。换句话说,国与国的对抗是,独裁国家用一个人的大脑对抗民主国家全民的大脑,这就决定了独裁国家必须落后。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的特长。若一个国家的主权在民众手中,那么有特长的人,在一个地方无法发挥,就会在另一个地方冒出头来;迟早会被人承认并发扬光大。而当权力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那么,所有人的个性只有被磨练成单一的,迁就这位独裁者的,才有可能生存。网上看到有人这样描写文革的生成条件:一位不许怀疑的领袖,一个不能批评的政党,一种不容制衡的权利,一国极端暴虐的体制,一群奴性十足的国民,一批思想单一的媒体,一伙横行霸道的酷吏,一堆歌功颂德的文痞。”具有这样制度的国家,怎么会不穷,怎么会强大?文革除了对各行各业的破坏以外,更重要的是有成就的学者无法生存。比如,1983年去世的数学家陆家羲;除了中国以外,全世界的数学界都知道他的名字。最近,网上看到一篇《两首血泪斑斑的七言诗》说的是一位名叫钱宗仁的学者,在学术上一生奋斗,无果而终,1985年离世,年仅41岁。当年我回老家安徽的时候,也遇到一位有为青年,一表人才的学霸,就是因为出身不好,高考不被录取,精神失常。直到今天,不民主的学风导致各种学术腐败。这种国家,怎么能出现重大的发明?我们反复强调过的,现代科学的生成条件是:“实验科学的巨大成就是由各种不同类型的人完成的。他们有的兢兢业业,有的坚持不渝,有的富有直观洞察力,有的善于创造,有的精力充沛,有的老成持重,有的机智灵巧,有的细致周密,也有的具有灵巧的双手,有的只喜欢使用简单的设备,而另一些人则发明或制作了许多极为精致的,大型或者复杂的仪器。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仅有的共同点是:诚实,真正作了他们记录上写的那些观测;他们发表自己工作结果使得其他人有可能重复这些实验或观测。”--《伯克利物理学教程-力学》前言。

当民主国家极力保护每个人的个性,并使这些个性发光发热的时候,中共却在想方设法管控学生的思想让所有的人都只能想一件事,那就是听话(高校新章程)。墙内学者一定奇怪一个问题;没有思想管控,是什么力量使得民主国家中,具有独立思考的人团结到一起,共同完成一个目标?答案:一个人人平等,言论自由,希望建立公平公正大同社会的愿望。就是这个心结,激励着无数正义的人们奔向同一个目标才有了科学技术的巨大成就。

上个世纪,当原子弹出现的时候,很多科学家为人类的命运感到担忧;害怕它成为独裁统治的工具。这并不奇怪,科学的历史上曾经有过无数次迷茫。毛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曾经利用了原子弹的这个特性,在世界上和别国赌命,他说:六亿中国人,被炸死三亿,没什么了不起。正是毛绑架了中国人民,所以,民主国家不愿意与他计较。现在,这个问题有了解决方法。这个方法就是血滴子。如果当年有了它,中国人民就不必死一半,只要拿毛一条命去赌就够了。或者说,无论是东风41,三叉戟2还是白杨R-36M2都失去了价值。因为,真的发生了战争,下达发射命令的那些人,可能在下达命令以前就被血滴子干掉了。当年,唐睢见秦王的时候,秦王说,如果我发怒,就会有百万人丧生,血流成河。唐睢说,如果我发怒,死的就是咱们俩。如今,血滴子说话了,一个不尊重科学,不讲民主的独裁者,迟早会和我同归于尽。也就是说,无论独裁者有什么主义思想等等,如果你真的认为那是真理,就不必在乎被斩首: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我一个,自有后来人。民主国家的总统也是一样。而且,这场竞争的结果,一定是人民的胜利。因为,独裁国家的统治者被消灭后,整个制度会崩溃。那么,他数十年的努力为的是什么?上次,美国对香港、新疆,台湾的《人权法案》就使得很多高官不再胡说八道了,难道这种人还能为了发声而贡献生命吗?可以预期,随着中、俄的加入可以预期,这种小型的精准炸弹会变得更加隐蔽,更加袖珍,攻击的距离也会更远。而竞争的结果就等于把执行死刑的权利交给了无人机的操控人员。民主国家的总统,可以放心大胆的信任自己的无人机操控人员。他们不会袭击自己的总统。因为,他们若不喜欢总统,可用选票让他走人。可是,集权国家的独裁者就没有这种信任。一旦操控人员认清了独裁者的真面目,那么,只要几个字母的更改,就能要了独裁者的性命。民主国家保证操控人员的忠心是,一份安稳的生活,外加自由的言论和平等的环境。独裁国家保证操控人员的忠心是,谎言与欺骗,外加高工资。哪个更可靠呢?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2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2-2 16:37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