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肺炎看自治

作者:苏诚忠  于 2020-2-8 17:19 发表于 最热闹的华人社交网络--贝壳村

通用分类:文史杂谈|已有1评论

集权的确可以办大事,但分权可以防患于未然。对于突发事件,中央绝对没有地方了解情况。就算李克强亲临武汉,那也仅仅是蜻蜓点水,只有象征意义。更不要说那位不是男儿的一尊了。只有省、地自治,才能彻底杜绝一切人为的灾难。为什么被逼急了就封城,封省?还不是让地方自己管自己?今年中国GDP一定会大跌。这完全归因于集权统治。如果中央早把这个权利放给地方,何至于闹得全世界封锁中国?除了突发事件,平时的问题,其实就是经济问题。地方的官员应该由地方选举产生,向人民负责。但集权体制造成地方官员必须向中央负责。这才是各种营私舞弊的根源。因为,真正解决问题的还是地方官员,而中间的各个环节,基本上就是收过路费的。报到中央,最后请示一尊。这位一尊要是掉了链子,那么,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要他何用?除了捣乱,还是捣乱。1975年,河南省板桥水库决堤事件也是集权造成的惨剧。因为当时调集各种资源的权利在邓小平; 872245分左右,李先念给邓小平家里打电话。邓榕接到电话后说邓小平不舒服,已经入睡。李先念说发生了非常危急的情况,必须叫醒邓小平。但邓榕坚持说邓小平已经入睡,身体不好,不能叫醒,有事天亮再说,并挂断了电话。就是邓小平这一觉,24万河南人民死于非命。无论是03年的非典,还是本次武汉肺炎,真正的元凶无一不是最高决策者的拖延。这几件事情如果在其他任何国家,都不会发生,民众自己选举的地方官员在事发之前,或者事发之初就立刻做出了回应。除此之外,没有担当,或者身体不能担当的领导,在民主国家也会主动下台,让民众另请高明。不像集权国家,身体不行,能力不够,却非要尸位。在上述几件事情之前,中共还干了一件大事:大跃进。搞得民不聊生,综合考虑就会发现,中共所做的大事,不是建设时期捅大漏子,就是危难时刻掉链子。正经事情没办过一件。

除此以外,中共外宣已经彻底改变了中国语言的表达方法。因此,任何上面传达的口喻或者文件,下面解读的时候都可以随心所欲的篡改。这种任意更改意思,或者转用其他文字符号代替原词的做法,原本是为了欺骗百姓的,可是没成想,最终伤到的是国家。他使得各级机关的信息不畅,倒霉的还是百姓。

网上看到很多医生、护士,的确辛苦异常,但是中共却拿它来煽情。中国人不能因此而失去理智。一定要弄明白这种煽情就是封建独裁的洗脑。证据就是《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的9位成员中,有三位是管宣传的,王沪宁,黄坤明,王毅,占三分之一。明显的就是将基层工作人员真心的,辛苦的劳动,变成他们完善奴性教育的广告。而奴性才是使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只有当人们觉醒的时候,中国才会有希望。只有人民不再接受奴性教育,此类灾难才不会发生。南京暴行:被遗忘的大屠杀》作者张纯如,在自杀前,跟周围的人说,在访问南京大屠杀时,她发现不仅仅是日本人的问题,还有中国人的奴性。中国人有一种极其恶歹的心理,在世界的民族中也罕见,从来没有一种人,因为不同的主子,可以作践自己的同类,到了极其残忍的地步。张纯如原本想大刀砍向鬼子的,可是发现需要砍的,还有自己的同胞。针对李文亮医生的去世,有人提出: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眼科医生,短短的时间治愈了国人亿万双眼睛。但还有些瞎子,任何眼科医生都治不好。

奴性就是一种鸦片,在岁月静好的光环下面,让你感到一种酥麻的惬意。一旦到了危机关头,所有的苦难都由你来承担。对于中国人来说,千百年的传统已经适应了这种鸦片。在奴性中享受岁月静好,危机来了,有些人肉体消失。有些人侥幸逃脱,却对死者漠视,继续享受岁月静好。就是不肯思考一下未来。而且,往往是这种人,当岁月静好的日子过腻了,就会突然跳起来要称霸这个世界。我把这些人称作阿R,是阿Q的第二代。本来就是满脑子浆糊,却什么事情都想表现一下。被一个个面子工程炫花了眼睛,忘记了,面子工程所花的钱,都是自己兜里掏出来的,本该花在医疗,教育,住房上的钱。到死都不明白人家是怎样把他变成韭菜的。

R心态并不是专指草民,更重的是指一尊。如果他上台以前就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换一顶帽子哪里变出来的能力?什么是一尊的奴性?咱们先看看,中国古代,什么样的人可以被称为大丈夫?《隋唐演义》是杜撰的小说,它为了描写独立人格,设计了这样一个情节,罗成不降李世民,扬言除非李世民让他当马骑。李世民闻言就把马鞍子放到背上让他骑。最起码的人情交往就这么简单。这个故事说明什么?一尊要想让奴才服从,非常容易,找几个打手往那里一站,想听他们说什么,他们就得说什么?但有一条,你得想办法养活他们。可是,想要别人死心塌地给你办点什么事情,给你真正的实惠。那首先就要把身段放得比别人更低,才有可能。三顾茅庐的事情,未必是真实的,但作者这样写,就是要告诉君主,想要别人相信,必须放低身段,放得越低,别人越能为你卖命。因为,你的权利太大了,有生杀大权。有点像你去野外遇到一只鹿,你只有放低身段,不断的亲近它,才能取得信任。所以说,更大的权力需要更低的身段获得;只有这样才能达到平衡。《聊斋》里面有一段‘崂山道士’,里面那位道长对王七说:你要嫦娥听你的摆布,先要下足功夫,搭个梯子上天去接她。这就是中国封建时代总结的经验。什么是奴性领导?就是那种,未上位时,只看到上级吃肉,没看到上级放下身段的时候,以为下级天生就是奴才。结果,到了他当领导的时候,自然漏洞百出,这种人就是天生的奴性领导阿R。或者说,他连自己都管不好自己,必须有人强迫才能学会生活,一旦没人强迫了,就变成昏君。在古代,生活简单,这种封建思想也许有几分合理性。但是,时代变了,当咨询发达,人民觉悟提高以后,它就失去了价值。中共想要恢复古代的封建统治,那么,当务之急不是教育人民,而是‘一尊’学会放下身段。按老聃的说法: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或者说权利有多大,身段就要有多低,才能平衡。

相反,在民主国家,领导根本不必做得这样过分,因为,公务员也是人民的一员,既然人人平等,就不必把身段压得低于正常人。大家都是有理智的正常人,只要讲求正常的礼貌就可以了。因为,两者之间没有生杀大权。而且,对方看你的心态,就是一般朋友,因为你有权发话,他有选票制约,两者已经达到了平衡。


高兴

感动

同情

搞笑

难过

拍砖

支持
1

鲜花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9 回复 休里 2020-2-8 20:48
所见略同,先生分析透彻,佩服。所谓中华文明其精髓是专制文化,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中国历来的改朝换代都是换汤不换药的,我们如不从根子上除去奴性文化,还谈什么变革呢?遗憾的是,无论左派右派,他们的思想深处依然是专制的,极力强调自己,否定他人。即使他们成功,难免会走回头路。看看今天的中共,还不是捡起那把被自己推翻的旧椅子坐了上去?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本站 | 隐私政策 | 免责条款 | 版权声明 | 联络我们 | 刊登广告 | 转手机版 | APP下载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华人中文门户:倍可亲 (http://www.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统基于 Discuz! X3.1 商业版 优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更新:GMT+8, 2020-8-9 17:56

倍可亲服务器位于美国圣何塞、西雅图和达拉斯顶级数据中心,为更好服务全球网友特统一使用京港台时间

返回顶部